首页 轻小说 同人衍生 故纸堆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二章 深坑

故纸堆 闲听落花 3266 2019.04.13 09:00

  看着林仙草出了门,顾嬷嬷忐忑不安的低声道:“王妃心慈,可这要是让爷知道?”

  “怕什么,爷知道了又能怎样?牛不喝水强按头有什么用?”

  “老奴的意思,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傻子?这林姨娘要么是个实打实的实傻,要么这心机就太深了,王妃让她到这里饮汤药,这实在是太冒险了。”顾嬷嬷越想越不安。

  王妃似笑非笑的斜了她一眼,“人和人不一样,所谓大智若愚。林仙草看样子真有几分慧根,爷身边那个明翠不是个好相与的,她那药根本藏不住,这样知福安份的姨娘,我自然要替她担待几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事就交给你,先去拣一张调理血脉以利受孕的方子出来,两张方子该怎么熬怎么喝,这就不用我交待了吧?”

  “是是,老奴明白,王妃尽管放心。”顾嬷嬷急忙躬身答应。

  王妃眼睛微眯,好一会儿才开口道;“周氏想要的那个方子,让人放给她,听说明翠想替她哥哥求义庆庄庄头的缺?”

  “是,明翠家兄弟姐妹多,也就明翠是个出息的,明翠除了想替她大哥求义庆庄庄头的缺,私下还托了周嬷嬷,想让她二嫂去管台盘司,又托了老奴,想把她三妹妹送到大爷院子里侍候,这是大事,老奴没敢应。”顾嬷嬷将明翠的托付兜底说了个干净。

  王妃冷笑了几声:“这种不知轻重、贪得无厌的贱人,跟爷上了几回床,就拿自己当王府主子了。唉,”王妃悠悠叹了口气,“你看看,跟林仙草一比,就比出高下了吧。”

  “林姨娘是自小卖给人家的,一个亲近的人都没有,想照应也不知道照应谁去,要是象明翠这样,哥子姐妹一大群……”顾嬷嬷的话说到一半,被王妃盯的冷凌凌打了个寒噤,不敢再往下说。

  王妃又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突然冷声问道:“听说你家小子看上明翠的妹妹了?”

  顾嬷嬷吓的膝盖一软,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连连磕头不止。

  “我只告诉你一句,明翠在爷身边侍候不了几天了,你也别指着府里会添个明翠姨娘,这门亲结还是不结,你自己衡量好了,做人要守本份,想得太多就是祸事。你替我交待下去,该交待谁就去交待谁,在这府里当差要凭本事,林姨娘是没有亲眷,难不成别的姨娘也都是孤身一人?就连我,可往府里塞过一个人没有?她还没混成姨娘呢,手就伸这么长了?”

  顾嬷嬷听的大气不敢出,只不停磕头答应,好一会儿,才听到王妃冷冷的吩咐道:“去办差吧。”

  顾嬷嬷膝行退了几步才敢爬起来,躬着身子一路退出了上房。

  王妃让人换了热茶,托在手里,想着林仙草想的出了神,由林仙草又想着周夫人,想着明翠,想的弯起了嘴角。

  自己正愁没有入手的地方,有了这个林仙草,有了这份汤药,王爷那个院子里就有了缝。

  明翠这个蠢货,看样子是想下狠手整治林仙草,这可是求之不得的事。

  王妃嘴角往下撇了撇,这林仙草看着傻,可进府这几年,除了那回落水,哪吃过一回亏?便宜倒占了不少。

  林仙草搬进王爷的院子,周氏正在发疯,明翠一圈请托碰了钉子,自然要转头另寻人联手,都不用穿针引线,就凑一块儿去了……

  王妃越想心情越愉快,说不定这回能一起拔掉这两根令人厌恶的钉子,特别是周氏,这根钉子在她心里扎了这么些年,直扎的她血肉模糊、痛不可当,这回总算有机会了。

  林仙草深一脚浅一脚回到王爷院里,一头扎进西厢房。

  云秀急忙迎出来,林仙草连连摆手,将云秀到嘴的话摆了回去,指了指桌上的杯子道:“先给我倒杯水,一会儿再和你说。”

  小桃离桌子近,急忙倒了杯水递给林仙草。

  林仙草接过一饮而进,一屁股坐到椅子上,将杯子塞给云秀:“再倒!你们两个过来。”

  云秀接过杯子重新沏茶,小桃和小杏忙站到林仙草面前。

  林仙草看看小桃,又看看小杏,长叹了口气道:“我来到这个世……这个府上,就是你们两个陪着,这是咱们的缘份,不管怎么样,没有你们,我熬不过病重那会儿,这份情谊我一直记在心里。”

  这几句话吓的小杏差点哭出来:“姨娘这是在交待后事呢?”

  林仙草一口茶差点噗出来,无语的瞪着小杏,小桃挪了挪嘀咕道:“就是跟交待后事一样。”

  “不是交待后事。好吧,也差不多了,你们就当我交待后事吧,不过我肯定不会死,你们放心好了。”林仙草郁闷的翻了个白眼,好好的气氛都让这两个蠢丫头都破坏了。

  “别再打断我的话。”林仙草先交待了一句,再接着道:“是这么着,咱们……是我,我搬到这个院子里,你们也看到了,这个院子里轮不着我说话,现在我跟你们一样了,都是丫头,就是说,我没办法再护着你们,小桃和小杏也不小了,我就是问问你们的意思,是想回去嫁人呢,还是再到别的地方当差,我就能帮你们这个了,你们说说吧。”

  小桃和小杏四眼相对,林姨娘跟她们许过这话,小桃先反应过来,冲林仙草曲了曲膝道:“求姨娘给个恩典,允我回家自行聘嫁。”

  “好。云秀拿二十两银子给小桃添妆。”林仙草一口答应。

  小桃喜出望外,姨娘这么抠门、这么死爱银子的人,居然给她二十两银子添妆。

  “你不是一心想着侍候王爷的么?怎么又要回家嫁人了?”小杏拉了拉小桃,楞呵呵的问道。

  小桃一把甩开她恼道:“你胡说八道什么,侍候王爷?你当我傻啊?”

  云秀重重咳了一声,小桃忙咽回后面的话,踢了踢小杏道:“该你了,快回话。”

  “我也不知道该嫁给谁。”小杏犹犹豫豫,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林仙草早有打算,看着小杏道:“你不象小桃,有父母作主,我看这样吧,我替你求份恩典,让吴嬷嬷替你掌眼挑个人嫁了,你看怎么样?”

  “嗯嗯嗯!”小杏连连点头:“姨娘也给我二十两银子添妆吗?”

  “嗯,一样给。”林仙草一口答应。

  小杏长舒了口气,心满意足的退后半步,和小桃站到了一起。

  林仙草也松了口气:“我明天就去求王妃,你们往后一定要好好过好自己的小日子,今天也别在这院子呆着了,连厢房门都不让出,跟坐牢一样,先回去咱们那个院子,跟吴嬷嬷凑和一天吧。”

  小桃和小杏答应一声,提上自己的小包袱出门去了。

  云秀跟在小桃后面,装着送两人,左右看了看,关门进屋,也不说话,只忧虑万分的看着林仙草。

  林仙草长长的叹了口气,将刚才在王妃那儿的事说了。

  云秀眼睛睁的溜圆,突然抬手捂住嘴巴,内疚万分的看着林仙草,好一会儿才说出话来:“姨娘,这事都怪我,我光顾着找最大最好的药铺,忘了……我刚想起来,京城最大最好的药铺,是王妃的陪嫁铺子。”

  林仙草不敢置信的看着云秀,耳边嗡嗡作响,仿佛有一百万只苍蝇在围着她打转,她的心情已经不是欲哭无泪、痛不欲生什么的所能形容的了,这世间还有比这更坑爹的事么?

  “那个,也算因祸得福。”云秀自知罪不可恕,绞着手,吭吭嗤嗤安慰道。

  林仙草恨的牙根酸,一指手指点着云秀,长叹一声,象个泄气的气球般软在椅子上,有气无力道:“你放心,是福你我一起,要是祸,我要是死了,你放心好了,我肯定先把你垫棺材下面。”

  “姨娘放心,我指定给姨娘当好垫子。”云秀小意无比的陪出一脸讨好笑容。

  林仙草仰天长叹,她就这一个帮手,是可忍孰不可忍,忍了吧。

  “姨娘,咱们怎么办?”云秀凑上去忧心忡忡道。

  林仙草举起双手揉着太阳穴,这王府就是片污糟糟的沼泽地,时间一长,再好的轻功也得踩一脚烂泥,然后陷下去,自己这会儿脚脖子都埋的看不见了,得赶紧想法子拔脚走人,再晚,就真来不及了!

  “能怎么办?凉拌!”林仙草放下手咬牙道:“就你和我,远的也管不了,先顾眼前,眼前的事就是那个明翠,一看就是把咱们看成到她地头抢饭吃砸场子的了,后头指定有事等着咱们,你眼睛睁大打点好十二万分的精神,千万别踩进她的圈套,先稳住阵脚再说。”

  “那王妃?”云秀的忧心没减去多少。

  林仙草吸了口气道:“王妃那边没事,你动脑子想想不就明白了,对王妃来说,有多少个姨娘没关系,王爷宠那个姨娘也没关系,再宠又能怎么样?美人也会老,老了还是美人么?到时候,自然有新人进来替代旧人,可这孩子不能多生。

  庶女还好,就是多一份嫁妆,可多一个庶子出来,到时候就得分走一份家产,再说,这姨娘有了儿子,母以子贵,一个诰封是少不了的吧,有了儿子,有了诰封,这心思就大了,人都是这样,这山望着那山高,永远没有知足的时候,只要我不要孩子,王爷对我再好,她也不会放心上。”

  “姨娘看的真是明白,那咱们还跑不跑?”

  “当然要跑啦,不跑早晚得被人害死。”林仙草没好气的答道。

  “那我得提醒姨娘一句,咱们这几个月一点进帐没有,今天还倒贴出四十两银子。”云秀提醒道。

  林仙草一声哀叹,只觉得头大如斗,这日子怎么越过越艰难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