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同人衍生 故纸堆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三章 勾上

故纸堆 闲听落花 3051 2019.04.23 09:05

  第二天一大早,林仙草就抱着手炉进了秦王正院上房。

  秦王刚洗漱好,衣服还没换,看着被林仙草紧紧抱在怀里的手炉,好奇的抬了抬下巴道:“你要冷就多穿点,斗蓬是不是薄了?手炉抱的再紧也没用。”

  “我有话跟你说。”林仙草极其认真郑重。

  秦王上下打量着林仙草,这个样子的林仙草,在他眼里好笑极了。

  “出事了?”不管怎么好笑,秦王还是立刻挥手屏退了众人。

  林仙草轻轻呼了口气,双手抱着手炉一点不敢松,用肩膀顶着秦王站到炕前,小心翼翼怕将手炉放到炕几上,又是兴奋又是紧张的紧盯着秦王,猛一下掀开了盖在手炉上的帕子。

  秦王看到手炉里塞满了金饼子,轻轻’咦’了一声,指着手炉笑道:“难道你走到哪儿都带着你的金子?为什么放手炉里?怕被人偷了?”

  “不是。”林仙草眼睛一刻不离那炉金子,搓了搓手道:“这是昨天夜里人家送给我的。”

  秦王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凝住了,眨眼功夫就晴转阴转雷雨,“谁这么大胆子?竟敢把主意打到你身上,这是要害你。幸亏你万事不瞒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谁敢害你,爷决不饶他。”

  林仙草急忙一五一十的将昨天夜里的事说了,眼巴巴看着秦王道:“王妃交待过,决不能在你面前替别人说外头的事,不然打死。”

  林仙草从来没觉得这个说了打死是吓人的,说了打死,肯定就会打死。

  “谁敢?没人敢怎么样你。别怕,慢慢说。”秦王被林仙草一脸的恐惧勾的心痛,急忙先安慰了一句。

  林仙草随意的点了下头,她心思和用意都不在这上头,“可这不是外头的事,是姨娘们的事,这么大一炉子金子,都是真的,你看,我一块块咬过,我就……那个,没舍得回绝,可抱着这金子,我一夜没睡着,不知道这事是做对了,还是做错了。”

  林仙草绞着手,纠结无比。

  秦王别扭非常的拧着头,想板出幅生气面孔,却忍不住’噗’的笑出了声,抬手在林仙草头上重重拍了下,又气又笑道:“这必定是周氏哥哥让人送来的,你看看你,就这么几块金子,就把你收买了?准备把爷送到夫人那儿去了?爷就值这点金子?”

  “我也觉得卖贱了。”林仙草一脸的不好意思,有意无意说着双关语。

  秦王恼怒的抬手弹了下林仙草的额头,“真是不得了了你。”

  “那现在,怎么办?”林仙草急忙岔话拉回去。

  她今天的绝顶大事是用这炉金子钓出更多的金子,什么都不能阻挡她!

  “你想怎么办?”秦王听明白了这不过是府内争宠小事,闲逸的逗着林仙草。

  林仙草提着口气,紧张道:“那要不,你就去一趟?其实也不算贵,这就是一趟的钱,你就往清远院走那么一趟,就那么点路,一点都不远,就这么多金子,多划算哪。要不我看这样,你就走一趟,别说话,回头我再跟那个婆子谈谈价,说一句话再收一炉金子,你看这样这价钱是不是就上去了?”

  秦王被林仙草噎的瞪着她,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退回去。”秦王总算挤出了三个字。

  林仙草闻言,神情呆滞的看着秦王,这表情她最擅长,别的表情怕万一做不真实让他看出来,对面这人沾毛可就是猴!

  “那您说怎么办?您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只要不退这炉金子。”林仙草低声下气求道。

  秦王这会儿驳谁的面子,也不忍心驳林仙草的面子,咬牙切齿、恨铁不成钢的训斥道:“就这么点金子,你看看你,就把你没出息成这样!你没见过金子还是怎么着?王府里还少金子了?”

  “王府再多金子,又不是我的。”林仙草以确保秦王能听到的声音嘀咕道。

  秦王深吸了口气,只好从另一个方面来说服林仙草:“这金子是那么挣的?人家这是拿你当枪使,当傻子耍。我问你,我要是去了周氏那里,回头觉得她好,把你忘了,你怎么办?”

  林仙草茫然的看着秦王,怎么办?凉办呗。

  秦王看着垂头缩肩、无精打采坐在炕沿上的林仙草,到底不忍心,跺脚叹气道:“行了行了,有多少金子,我补给你,这样总行了吧?”

  “那要是不还,我不就有两炉子了?”

  秦王气的无语望天,林仙草站起来有气无力曲了曲膝道:“拿了银子就得办事,办不成事再多银子也得还给人家,就算托付的人死了,那也得还给人家家人,这道理我懂,你不去看夫人,这炉子金子我就没法收,还就还了吧,不过。”

  林仙草看着秦王,心疼的泪眼婆娑道:“这金子没了,我这名声不能再没了,不能让人家瞧不起我,你替我把这金子还了吧,我自己实在舍不得。”

  林仙草心疼的抽泣了一声:“你得跟他说,拿银子就得办事是做人的本份,没办事就得还银子更是本份,大家都得做到,谁都不能抵赖。这话你得替我传到。”

  秦王搂了搂林仙草:“你这话虽粗却是至理,别心疼了,等回府我就让人再拿十块金饼子给你好不好?这金子真不是值钱的好东西,你呀,行了,我不说了,你喜欢金子就喜欢吧。好。”秦王被林仙草揪着重重答应:“这话我一定替你传到。”

  “传到就行了,别多说,咱得有志气。”林仙草不放心的交待了一句。

  秦王失笑出声,搂着林仙草越笑越厉害,直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周子玉转来复去想着那三十万两银子的事,直想的一夜没合眼,第二天天没亮就眼巴巴守在观音观外。无论如何他今天得见到王爷,等王爷祈福回去,一来他实在等不得,二来,真祈福回去,他还真堵不到他了,这一阵子王爷根本不给他面见。

  从天边的第一缕曙光破云而出一直等到日上三杆,才看到秦王安步当车,一只手搂着林仙草,低头专注的看着林仙草说着话缓步而来。

  “王爷早,姨娘早。”周子玉急忙抢上去,堆着满脸笑容长揖见礼。

  林仙草忙闪到秦王身后,秦王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温声道:“外头冷,你先进去吧。”

  林仙草头也不抬,微微曲膝应了,转身就进了观音院。

  秦王背着手,一脸笑容的看着林仙草进了观音院角门,林仙草看不见了,秦王脸上的笑容也不见了,冷着张脸转过半边身子斜着周子玉。

  周子玉被他看的心里突突乱跳,急忙拱手刚要开口,秦王一脸厌烦的抬手制止道:“不用多说,我都知道了,你以为我府里有能瞒得过我的事?哼!”

  秦王一脸讥讽的斜着面无人色的周子玉,勾了勾手指,示意小厮将那炉金子塞给周子玉,转身走了两步,才想起来林仙草交待的挣脸场面话还没说,只好顿住步子,声调极其不耐烦:“你听着,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若不能消灾成事,拿多少就得还多少,听明白了没有?”

  周子玉身子重重晃了几下,几乎一头扎倒在地上。

  “爷!”秦王刚要一脚踩进观音院大门,周子玉突然扑过去一把揪住秦王的斗蓬,声音哑的没人腔的嘶叫道:“求您宽几天,银子……那银子……”

  周子玉喉结一阵阵抽动,仿佛用力全身力气才能挤出一个字又一个字:“求爷宽……宽,银子太多。”

  “放屁!”秦王一向高雅,除林仙草外,从不跟人谈钱,见周子玉揪着他一句一个银子,恼的恨不能一脚踹飞他:“爷能贪你那点银子?你那点银子也就够爷给仙草买几声乐子。”

  说完,用力甩开周子玉,头也不回的进了院门,护卫小厮一层层守在院里院外,将周子玉和秦王隔开不知道多少层。

  周子玉失魂落魄的站在院门外,王爷果然一清二楚,只怕从宁氏死后就等着自己幡然醒悟,都怪自己太大意了,事已至此,银子是还也得还,不还……

  明儿被关起来的只怕就不只妹妹一个了,王爷什么时候吃过亏?

  都怪自己大意了,爷那脾气,提到个钱字都觉得耻,看来这银子还得转个圈送回去,爷话里话外的意思是让自己把银子送到那个林姨娘手里?

  唉,那么个蠢货知道什么,爷不过借她倒倒手,省得失了脸面。

  天哪,自己怎么能这么大意呢?当初要是及早留心到这个,三十万两,二十万两给王爷,自己准能留下十万两……

  周子玉懊悔的不停的拍打着自己的头,这三十万两已经用了至少小十万出去,这窟窿怎么补上?

  周子玉跌跌撞撞离了观音院,卖田卖铺子凑那三十万两银子去了。

  观音殿内,云秀寻机会挤到林仙草旁边,紧张的低低问道:“姨娘,钓到金子没有?到哪儿搬金子啊?”

  林仙草斜着云秀,半天没说出话来,她还真当这钓金子跟钓鱼一样,甩勾下去就能拿篓子背鱼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