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同人衍生 故纸堆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零一章 说跑就跑

故纸堆 闲听落花 3740 2019.04.27 09:05

  秦王磨磨蹭蹭,他并不介意输给她,只要她高兴。

  林仙草急的头顶窜火,往山上登了两层楼的高度,远远看见往京城方向仿佛有尘烟扬起,看那样子,也就几个眨眼就到山脚下了。

  林仙草一颗心提在喉咙里,急切之下,脑子转的飞快,看样子一时半会摆脱不了这位爷,那就赶紧往山上去,得留出个缓冲的余地。

  林仙草脚下加快,边走边笑道:“你还总说自己练过功夫怎么怎么样,看吧,还没我走的快呢,我可不等你了。”

  秦王哈哈笑着,紧走两步赶到林仙草前面,走两步回头看看,就是比林仙草快上那么两三步。

  林仙草心里如油煎火焚,实在顾不上她那些姨娘工作守则了,埋着头一幅埋头苦走赶路相,眼角却时时留意着路边,云秀说她在那处最合适不过的藏身处的松枝上系了根桃红绳儿。

  山脚下的云秀虽说赶的一头热汗,却兴奋的两眼放光,姨娘真是神机妙算!

  云秀又用力捏了捏袖袋里的那块银饼子,她按姨娘的吩咐,看到周子玉一行过来,装着溜溜哒哒迎面撞上去,那周子玉果然拿银子买她带他先过来见姨娘。

  嘿嘿,又挣了块银饼子,掂着份量,十两肯定足足的。这姓周的狗东西还真是有钱。

  山脚下,秦王和林仙草的马由两个婆子看着,正悠闲的吃草,云秀一脸的显摆体面,示意周子玉站远些等着,自己学着戏台的丑媒,甩着帕子,扭搭着腰走到两个婆子面前。

  两个婆子一看是云秀,忙陪笑见礼,目光却上上下下打量着云秀,纳闷她怎么穿了这么一身,这人也真是的,瞧她家主子生的那般花容月貌,哄的爷五迷三道,偏这个大丫头丑成这样,这一身锦绣,倒比她们还显老。

  云秀问了两句,远远指着周子玉道:“这位周爷,是咱们府上周夫人的亲哥哥,说是爷让人传话过来的,我顺路带他上去见爷。”

  两个婆子没口的答应,云秀冲周子玉招了招手,扭搭着先上山去了。

  云秀系的那根桃红绳儿还真是显眼,林仙草老远看的心里乱跳,赶紧移开目光,双手叉腰气喘吁吁站住:“我得喘口气儿,你也歇一歇吧。”

  秦王神清气爽得意洋洋:“爷早就说过,就你这娇生惯养的身子,跟爷比?哼哼!”

  林仙草哪还顾得上和他调笑,干笑两声,挪了挪,侧过身子,将帕子举的高高的扇着风,目光不停的往山下斜。

  也不枉林仙草这一两年虔心敬佛,她那帕子没扇几下,就看到云秀一身莲青,左手提了个包袱,右手胡乱抱着包衣服,一看到林仙草,忙将左手的包袱递到右手,挥手冲林仙草挥个不停。

  “那是谁?你的丫头?真是越看越丑。”秦王倒比林仙草眼睛还尖。

  林仙草心里一阵霍霍乱跳,大概惊慌的太过,倒光棍了:“就是丑了好,你先上山,秀有要紧的体已话儿跟我说,你不能听。”

  秦王挑眉大笑,一边笑一边背着手往山去:“好好好,爷碍着你的大事了,爷走。你别多耽误。”

  林仙草急忙答应,紧张的脑袋一阵阵发晕,眼看着秦王慢慢悠悠又上了十几步石阶,转个弯,进了处凿开巨石开出的狭道,林仙草忍不住赞叹云秀的聪明,这处地方寻的处处周到,这一转弯可就什么也看不到了。

  云秀看见林仙草的手势,又跑到拐弯处偷偷看了眼老老实实一个人等在下面的周子玉,听说王爷和仙草姨娘没带从人,他也没敢带仆从上山。

  云秀深吸了口气,转身狂奔到林仙草身边,激动的不停的点头就是说不出话,林仙草伸手扯下头上的珠翠,又一把扯下云秀头上的,扬手扔下断崖,云秀兴奋的喉咙咯咯响,用力扯下林仙草的斗蓬,只把林仙草扯的一个趔趄,云秀扔下林仙草的斗蓬,林仙草赶紧将鞋子踢下,两人面对面一起深吸了口气,云秀的狂叫夹着林仙草的尖叫:“救命啊!”一声叫完,云秀一把揪住林仙草的手,拖着她一头扎进旁边浓密的灌木丛。

  林仙草被云秀拖的脚不连地之余,还没忘了顺手扯下那根桃红绳。

  云秀拖着林仙草跑了四五步,猛推了她一把,林仙草叽里咕噜就滚进了不知道什么地方,等林仙草痛不可当晕不辨向的坐起来,云秀已经蹲在她旁边,竖着根手指示意她别出声。

  外面一片惊叫呼喊,中间夹着声声凄厉刺耳的狼嚎。

  林仙草竖着耳朵听了好一会儿,才听出是秦王的声音,真是奇怪,没想到他叫起来这么难叫,怪不得要从容沉着从不乱叫。

  林仙草虔诚求菩萨保佑之余,还分心考虑了下到底是狼嚎难听,还是这位爷叫的难听。

  云秀在洞中不停的抽着鼻子四下摸索,林仙草仰头看着斜上方那片隐约的光亮,再过一会儿天就黑了,她好象是跌下来的,等会儿怎么爬上去?爬上去了能出去么?

  那位爷还正在对她有兴趣的时候,怎么着也得找上一个时辰两个时辰的吧,要是真找个两个时辰,那她们天亮前怎么赶到镇上?

  林仙草正愁的眉头紧皱,云秀拉了拉她,示意她跟她走。

  林仙草忙跟在云秀身后,一会儿蹲在地上挪,一会儿趴在地上爬,挪啊爬啊不知道走了多远,前面竟渐渐阔朗,先是能弯着腰走,然后就能直起身子了。

  可这阔朗之处没多远,就又渐狭,云秀在前,林仙草紧跟在后,又蹲下,又趴下,再挪再爬了又不知道多长时间,前面云秀停下,悉悉索索一阵,一阵清新的风旋转着吹进来,云秀用力撑出半截身子,停了停,双腿一蜷,人就不见了。林仙草吓了一跳,急忙爬上去,爬的猛了,一抬头竟看到了满天繁星。

  云秀正站在洞口借着星光摘头上身上的草根草叶,一边摘一边示意林仙草跳下来,林仙草低头看了看,洞口离云秀站的地方将近一人高,这好象有点高,跳下去万一崴了脚……

  云秀又摘了几根草梗,这才反应过来,笑的眼睛连条缝也没有了,伸手抱在林仙草腰间,把她拔出了洞口。

  “这是哪儿?”林仙草转了个圈,又转了个圈,好象是那边,不对,是那边,人声鼎沸。

  “我也不知道,”云秀仰头找到北斗七星,脚底下前踏后踩转了几个圈。“往那边走。王府庄子在那边。”

  云秀指明了两人前进的方向,又反手指了指补了一句。

  林仙草一颗心还高高提着,没会合到蕴秀门再顺顺当当藏到那个院子里前,她和她,随时都会被人捉回去,然后,打死!

  “咱们赶紧走。”林仙草仔细听了听,那片人声鼎沸就在身后,好象太吵了,吵的她心跳胆怯。

  “嗯,姨娘跟我走。”云秀不摘了,应了一声,边走边用力拍了一遍衣服。

  林仙草深一脚浅一脚跟在她后面嘱咐道:“以后不要叫姨娘了,叫姑娘吧。别说话了,让人听到。”

  云秀’嗯’了一声,顺手从旁边枯树上折了根木棍,一手拉着林仙草,一手用棍子拨着草,一路奔路驿镇而去。

  庄子里出的事,还没到下半夜,就报到了王妃那里。

  王妃裹着件斗蓬出来,脸上的寒气比一路狂奔过来报信的婆子身上的寒气浓多了,出了屋,转身坐到炕上,这一转身急的斗蓬飞起又落下,没等坐稳就盯着婆子道:“林仙草落崖死了?怎么回事?你仔细说!”

  “是。”婆子是个口齿伶俐的,扑通跪下就禀:“回王妃话,爷和林姨娘昨天榜晚到的庄子,今儿爷和林姨娘直歇到午正前一刻才起床。午后,爷和林姨娘先在庄子里逛了一个多时辰,后来,爷和林姨娘就出了庄子,骑了马说要去山顶亭子里看日落。”

  婆子说着,偷偷瞄了王妃一眼,爷和那位狐狸精一样的林姨娘直歇到午正……

  王妃面无表情,婆子无趣的垂下眼皮,言语更加谨慎恭敬接着道:“到了山脚下,林姨娘说骑术不行,爷就下了马,要陪林姨娘走路上山,又吩咐随行的婆子先到山顶铺陈,奴婢就和众人先上到山顶,后来,爷和林姨娘走到半山腰,也不知怎的,就听到林姨娘和丫头云秀叫救命,等奴婢们奔过去时,周大爷正拼死抱着爷,”

  “周大爷?”王妃忍不住打断了婆子的话。

  婆子小心的瞄了王妃一眼解释道:“就是周夫人的长兄周大爷,后来奴婢听说,爷和林姨娘上山不久,云秀就引着周大爷到了山脚下,云秀和山下看马的婆子说,她领了林姨娘的吩咐,拿两件衣服送上山,在庄子门口遇到周大爷,周大爷说,昨天有人传的爷的吩咐,让他傍晚到庄子请见,她正好顺路,就把周大爷带过去了。”

  王妃越听眉头越紧,婆子不时的偷瞄着王妃,接着道:“后来,奴婢们在断崖上的松枝上找到林姨娘的一件斗蓬,”婆子的话突然停住,嘴唇抖了抖,声音也哆嗦了:“后来,不知道周大爷和爷说了什么,爷就……就……一脚把周大爷踢下去了。那会儿崔嬷嬷吩咐奴婢赶紧过来禀报王妃,奴婢正要走,离得远,没听到周大爷和爷说的话。”

  王妃听的脸都白了:“踢下去了?踢到哪儿去了?”

  “回王妃,就是……山崖下头去了。”婆子抖霍霍回了一句。

  王妃惊的倒抽一口凉气,周子玉是朝廷命官,他把他一脚踢下崖了!

  “你们爷回庄子没有?没什么事吧?”王妃想起了最要紧的事。

  婆子磕了个头:“回王妃,奴婢来时,爷还在山上,爷跟疯了一样。”婆子低低的加了句。

  王妃坐在笔直,好一会儿才沉声道:“你这就赶回去,跟爷说,我天一亮就赶过去。”

  婆子答应一声垂手退出。

  王妃不知道在想什么,眼睛眯起又松开,示意春兰拿衣服来穿,穿好衣服出来,顾嬷嬷已经赶过来侍候了。

  王妃冲她微一颌首,一边往外走,一边吩咐道:“林姨娘的东西都搬到爷院子里了?去爷院子里瞧瞧。”

  林仙草的厢房一明两暗两小间,站在中间,左右几乎一览无余,这么小的地方,查起来非常省事。

  王妃皱眉看着堆了满炕的衣服物品,转头看着顾嬷嬷道:“林仙草最爱金子,她的金子呢?”

  顾嬷嬷一愣:“可不是,这两年王妃王爷没少赏赐她,她那金子没有一箱也得有半箱,难不成带到庄子里去了?”

  “糊涂。”王妃横着她一声冷笑:“但凡姨娘出门,要带的东西都得从你手里过一遍,那半箱金子能瞒过你的眼?你不会想着是爷替她带着吧,爷那脾气,会替她偷带那样的阿堵物儿?”

  “王妃教训的极是,那这金子?”顾嬷嬷糊涂了。

  王妃怔怔的有些出神,呆了片刻,慢慢走到炕前,顺手拎起件鸭青裙子,抖了抖又甩回去,自言自语道:“好一根仙草,我竟小瞧了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