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同人衍生 故纸堆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三章 正宗宅斗

故纸堆 闲听落花 3149 2019.04.13 09:05

  林仙草搬到王爷院里,她那份饭菜自然也送到了王爷院里。

  送饭菜的婆子被小丫头指进明翠屋里。

  明翠端庄坐在炕上,冲婆子抬了抬下巴吩咐道:“打开我瞧瞧。”

  婆子忙陪笑答应,掀开提盒,将林仙草的份例菜全数亮出来给明翠看。明翠扫了一眼,脸色一下子变了,指着一碟子黄瓜炒虾仁,看着垂手侍立在炕前一个小丫头冷笑道:“你不是说厨房说今天没有新鲜黄瓜,这是什么?”

  小丫头扑通跪倒,带着哭腔答道:“黄嬷嬷是说没有新鲜黄瓜了,我都说了,明翠姐姐想要碟子凉拌黄瓜丝,黄嬷嬷说今天没有新鲜黄瓜,没法做,不是我,是黄嬷嬷说的。”

  “你起来,没出息的东西。”明翠厉声喝斥了一句,转头盯着送饭菜的婆子呵斥道:“既然没有新鲜虾仁,这是什么?”

  婆子陪着满脸笑容、连连躬身道:“我只管往各处送饭菜,真不知道这些事,等回去我问一声黄嬷嬷。”

  明翠脸色铁青,突然往那碟子黄瓜炒虾仁里呸了一口,拍了拍手吩咐道:“送过去吧。”

  送饭菜的婆子圆瞪着眼睛,咽了口口水,一句话不敢说,急忙收拾好提盒退出明翠的屋子,顺着门口小丫头的指点进了林仙草所在的西厢房。

  林仙草和云秀两人折腾了一天,中午饭又没吃好,这会儿早饿得前胸贴后背,云秀正将窗户开条缝,眼巴巴盼着送吃的来,见婆子进来,云秀急跳起来掀帘子接过去,飞快的摆好了满桌饭菜,林仙草坐在炕上,一眼看到那碟子黄瓜炒虾仁,眼睛就亮了:“黄瓜炒虾仁,看着真清爽。”

  “咳,那个,”婆子怜悯的看着林仙草,含含糊糊道:“那虾仁……也不知道新鲜不新鲜,看着好,就是……许是极新鲜的。”

  林仙草楞了下,转头看着婆子,一句话接的极快,“虾仁这东西最容易不新鲜,也不知道别的菜有没有容易不新鲜的。”

  那婆子象是舒了口气,曲了曲膝笑道:“除了黄瓜,旁的都是极常见的菜疏,没有不新鲜的理儿。”

  “云秀,拿二两银子给嬷嬷买酒吃,嬷嬷辛苦了。”

  云秀楞呵呵的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听话的’哎’了一声,进里间取了银子递给婆子。

  那婆子接过银子,笑的不见眉眼,往前进了一步耳语道:“明翠姑娘想吃凉拌黄瓜丝,可巧鲜黄瓜用完了,姨娘这是最后一碟呢。”婆子说完,捏了捏银子,这才退了出去。

  “出什么事了?”云秀见林仙草几乎要咬牙切齿,急忙问道。

  林仙草指着那碟子黄瓜炒虾仁道:“端下去倒掉!”

  “啊?倒掉?这是黄瓜,还有虾仁!我告诉你,冬天里这黄瓜不知道多贵,跟银子打的一样贵,今天大厨房发善心了,要不然哪轮得着咱们吃这么贵的东西?”云秀心疼万分。

  “你既然知道轮不着咱们吃这么贵的东西,那这黄瓜是怎么回事你就不想想?刚才那嬷嬷是个好心人,特意点给咱们听,你没听到啊?这碟子虾仁有问题。”林仙草点着云秀,恨铁不成钢。

  云秀愕然的凑上去,细细闻了闻道:“清香啊,难道有人下毒?谁有这么大胆子?”

  林仙草气的翻了个白眼:“下毒倒不至于,可这碟子虾仁肯定有问题,万一让人放了巴豆什么的,犯得着吧?就算没有这些东西,吐口口水恶心你总行吧?”

  “呃!姨娘说的真恶心。”云秀听到吐口水三个字,恶心的往后退了一步,急忙将那碟子黄瓜虾仁端到了一边。

  这么一打岔,林仙草倒不怎么饿了,吃了半碗米饭,云秀收拾好碗碟放到提盒里,林仙草靠在炕上,看着云秀一长一短的连叹了好几口气道:“刚才那嬷嬷说的什么凉拌黄瓜丝的事,你听到了?听出来什么没有?”

  “听出来了。”云秀胸有成竹:“明翠想吃黄瓜丝,偏偏最后一根黄瓜给姨娘配虾仁炒了,明翠恼了,就拿姨娘的黄瓜炒虾仁出气。”

  林仙草无语的看着她,好一会儿才问道:“我问你,在这府里,你家姨娘我,和明翠相比,谁更有体面些?”

  云秀怔了怔,同情的看着林仙草道:“我实话实说,姨娘别生气,明翠姑娘是王爷身边的大丫头,比你有体面多了。”

  “那就是了,明翠比我有体面,厨房为什么要驳了明翠的话,非要给我炒这碟子黄瓜虾仁?再说,咱们从前什么时候有过冬天吃黄瓜这么的待遇?”林仙草接着问道。

  云秀更怔了,好一会儿才答道:“许是看姨娘正得宠……”

  “别做梦了,你家姨娘是今天才开始得宠的?这府里得宠的姨娘多了,排排坐我还排不到前头呢,这明明是有人挑事,你怎么这么不通窍呢?”

  “挑事?”云秀其实不算笨,就是不点透就想不到别人的坏心思,听林仙草这么一说,恍然大悟道:“我知道了,明翠想吃黄瓜,厨房偏拿这根黄瓜给姨娘,这是挑着明翠恨姨娘呢,谁这么坏心眼?”

  “我哪知道。”林仙草闷声闷气道。

  真是个笨丫头,还能有谁?能在厨房插上手的,除了王妃还能有谁呢?

  唉,步步艰难,越来越艰难。

  两人正嘀嘀咕咕说着话,门被人从外面‘咣’的推开,一个小丫头掀帘子探进头来叫道:“明翠姐姐让跟你们说一声,爷院子里不比别处,没有吩咐不许多说一句、多行一步,还有,辰初就得熄灯歇下,不管外头什么动静都不准出来,这也是规矩!”说完,不等林仙草答话,摔帘子就走了。

  云秀听的一肚子气:“爷院子里的丫头,一个个怎么都这幅德行?都跟螃蟹一样。”

  “那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算了,不值得计较,咱们也计较不起,反正咱们是来生孩子的,又不是来争着抢着侍候人的,好了,你赶紧收拾收拾,辰初咱们准时歇下,先去给我拿本书,就那本前朝的演义。”

  云秀答应一声,起来关了门,先替林仙草寻了书,就进屋收拾床铺去了。

  秦王醉熏熏回来的时候,已经快到辰末了,院子里除了西厢房,一片灯火通明。

  明翠乖巧非常的接在垂花门内,满院子丫头忙而有序,很快侍候王爷沐浴洗漱,换了衣服,王爷舒舒服服的坐到上房榻上,喝着鲜梨汁问道:“林姨娘搬过来没有?”

  “都搬好了,正正赶着吉时。”明翠语笑如花:“爷吩咐的事,哪会错了一丝半点。”

  “嗯,”秦王满意的点了点头:“嗯?林姨娘呢?”

  明翠脸上的神情很是为难,话语有些含糊道:“想是累了,刚辰初就歇下了,姨娘身子娇贵,这梨汁是我一颗颗选了梨子,亲手榨的,爷要不要再喝一杯?”

  “不用了,去把林姨娘叫起来,叫她过来见我。”

  “爷,”明翠拖着长音正要劝,秦王突然跳下炕摆手道:“算了,别叫了,我过去看看。”

  说着抬脚就走,明翠急忙跟在后面,几步抢到秦王前面吩咐道:“快叫姨娘起来!赶紧穿戴整齐了!爷去看她了。”

  “爷说了不用叫,都退下。”秦王皱了皱眉,不怎么耐烦的摆手道。

  明翠紧咬着嘴唇,满眼恨意的死盯着西厢房门,却一动不敢再动,也不敢再发一声。

  秦王步子不怎么稳当的晃到西厢房门口。

  林仙草睡着了,云秀当丫头当惯了,听到动静就醒,这会儿已经爬起来,正犹豫着要不要开门,秦王已经抬脚将西厢房的门踢开了。

  这下把林仙草也吓醒了,一咕噜从床上爬起来,正看到秦王晃着两只大袖子深一脚浅一脚踩进来,一头扑到林仙草床上,伸出手,用力捏着林仙草的下巴道:“爷还没回来,你就敢歇下了?谁让你歇下的?啊?”

  明翠早轻手悄脚躲到西厢房窗户下听壁角,听到此话,只吓的一颗心提到了喉咙口。

  “谁知道你回不回来。”林仙草被他捏的生疼,用力拍开秦王的手道。

  “什么叫谁知道我回不回来,我不回来能到哪儿去?”

  “你不是各个姨娘院子里轮着歇的么?今天好象该歇到周夫人那里,你还不赶紧过去?”

  “哈!不得了了你,竟敢管爷歇到哪里,爷想歇哪里就歇哪里,你管得着?”

  “管不着,你今天喝了不少酒?什么酒能让你喝这么多?”林仙草不动声色开始岔话。

  秦王正要答话,只听云秀在外面叫道:“那贴到窗户上的是明翠姐姐吗?你站成那样怪难受的,姐姐想听话还是进屋听吧。”

  秦王身子一僵,松开林仙草一跃而起,几步冲出屋子。

  明翠无论如何没想到云秀竟光棍至此,一点也不怕得罪她,就这么干干脆脆的喊破了她的行藏,先是窘,再是害怕,看到秦王红涨着脸冲出来,吓的抖如筛糠,勉强稳着神,指着云秀叫道:“你胡说……胡说什么?我就是经过……经过,天不早了,爷早点回去歇下。”

  “滚!”秦王暴呵道:“再有下次,爷一脚踹死你!”

  明翠劫后余生一般,急忙退了下去。

  云秀一脸得意的看着她,哼,敢往姨娘那碟黄瓜虾仁里吐口水,这回知道厉害了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