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故纸堆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一章 接客

故纸堆 闲听落花 2686 2019.03.18 09:06

  当天下午,秦王院里的婆子态度傲然的过来传了话,爷晚上要过来林姨娘院里歇着,好好准备准备。

  林仙草呆傻了半天,都没能反应过来,这是哪跟哪的事?怎么还有这一出?这是什么意思?

  没等她怔过神来,王妃院里又过来了一个婆子,倒是笑语颜颜,先表达了王妃的关心,又传达了王妃的交待,最后话里话外说了这次机会的来历,这可是王妃搭了无数心思,劝了王爷无数句,才替她林仙草争取来的难得机会,林仙草务必要把握好,用心伏侍,一定要让王爷欢欢喜喜巴拉巴拉。

  林仙草送走那个巴拉巴拉个不停的婆子,用力揉了揉笑僵的脸,深一脚浅一脚的回到正屋,小桃和小杏正在屋里东一头西一头的乱窜,一见林仙草进来,急忙叫道:“姨娘,快!来不及了,都得换了,统统得换干净的,咱们熏什么香?唉哟,这可怎么办?咱们一块香饼子也没有了。”

  “行了行了,别乱窜了,窜的我头晕,先跟我说说,这爷来了,怎么个侍候法?怎么侍候?”林仙草纵身跳到榻上盘膝坐下,不停拍着榻几,一脸焦躁的叫道。

  小桃拎着只靠垫,小杏举着块抹布,愕然呆住,面面相觑了好一会儿,两人一齐转身对着林仙草,呆呆的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总算答出话来:“姨娘得好好侍候。”

  林仙草气的闷哼了一声,盘着腿,直直的往后倒去。

  小桃往前挪了挪,探头看了看林仙草,小心道:“姨娘从前最会小意侍候爷。”

  “我病的重,都死过一回了,忘了!”林仙草极不客气的叫道。

  小杏上前拉了拉小桃,嘀咕道:“姨娘真忘了,那么大碗虾都砸爷身上了。”

  “你还敢提这事?不要命了?”小桃急的脸都白了,厉声呵斥小杏。

  小杏急抬双手紧捂着嘴。

  林仙草烦躁的挥脚道:“行了,行了,你们忙你们的去,把你们该做的做好,该准备的都准备好,我这会儿没心情管你们,要是有哪一处不好,我是不跟你们多计较,只要王爷能饶得过就行。”

  小桃、小杏的应诺声中有几分紧张,却夹着更多的兴奋,爷总算又到她们这个院子里来了。

  林仙草哪里躺得住,不过片刻功夫,就跳下榻,拖着鞋大步出了门,转个弯就要往后园去寻吴婆子商量,没走几步,又硬生生转了个身,径直回去了,这事跟吃斋念佛的吴婆子怎么个商量法?再说,吴婆子又没……侍候过王爷。

  照规矩,侍候王爷过夜的姨娘,头天傍晚的请安不用去,次日早晨的请安也不用去。

  林仙草这会儿才明白,为什么王姨娘啊、孙姨娘、小赵姨娘这些人要是哪天早上没去请安,等傍晚去了,王妃就不给她们好脸子看,敢情不是嫌她们懒。

  一前一后两个婆子走了没多大会儿,几个粗使婆子抬了七八条分的整整齐齐的极大冰块送过来,四下摆在屋里,林仙草这间午后桑拿房温度骤降,头一回,林仙草下午坐在屋里不觉得烤人,还能有丝丝凉意,躺长了,都得盖条夹被才行。没等冰块化完,就又有人来换了新冰块。

  这样凉快的屋子里,小桃和小杏却忙的满身是汗,两人把屋里屋外擦的处处发亮,所有被褥、坐垫、帘子,能换的全换上了最好最干净的。

  林仙草头一回知道,这两个丫头还有这么勤快能干的时候。

  林仙草心里七上八下,纠结万千的在凉爽的屋里不停的团团转着圈。头一条纠结着要不要侍候,第二条纠结着怎么侍候。

  现在的仙草不是原来的仙草,现在林仙草远不如原来的仙草姨娘……

  林仙草手指按着太阳穴,第二条不用想了,第一,从前的仙草她肯定学不来,其二,想学也没地方学啊,别的事还能在小桃、小杏那里打听打听,这事,找谁打听去?王爷?呃,还是算了,不打听还能死的慢些。

  反正她大病过一场,算死后余生,因为这个性情大变的,照吴婆子的说法,那是比比皆是,这一条不想了,可到底要不要侍候呢?

  晚饭没用去提,早了一刻钟,大厨房里几个婆子就提着送过来了,远比平时丰盛许多,可林仙草对着一桌子美味,头一回,竟然一点胃口都没有,用筷子戳了半天,也没塞几口进去。

  撤了晚饭,林仙草细细致致的沐浴洗漱干净,挑了件石青素绸短衫,一条素白纱裙换上,吩咐小杏简单的绾了头发,一件首饰没用。

  小桃和小杏故意嘀嘀咕咕的说给林仙草听,“这么素怎么行?这不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

  嘀咕了好几遍,见林仙草面无表情无动于衷,也就不敢再多说,两人又四下看了一遍,见处处妥当了,才一人去院门口守着,一人在正屋门口垂手立着,院子里的几个粗使丫头也头一回恭谨的垂手站到了院门两边。

  林仙草站在屋门口发呆,这头一条还没纠结出头绪呢,人就要来了,到底要不要侍候?喵的,要是不侍候,有什么法子不侍候?虽说这会儿了,可小命她还是要的……

  林仙草深吸了口气,跳了两下,隔着隐约的纱帘,看着一下子整齐漂亮起来的院子和小丫头们,屋里是舒服的凉气,眼前,是几乎能看的见的傍晚热浪,林仙草几乎有了从前空调屋的感觉,怪不得都想着王爷来,王爷一来,四季如春。

  唉,其实侍候什么的也都容易,就是,难道真要滚床单?这可怎么个滚法?她都不认识他,要不,就当一夜情了?一夜情这玩意儿,她过去一直有贼心没贼胆,从来没敢尝试过,今儿有机会了……喵的,这心里怎么这么别扭,简直有种接客的感觉,也不知道接客是不是这种感觉,还不如接客,接客还有钱呢,这个肯定没钱,自己这种算什么?批发?可批发的钱,让谁拿去了?

  林仙草越想越远,倒分散了那份浓烈的紧张和不安,正胡思乱想间,小桃在院门口被捅了一刀一般冲林仙草舞着胳膊,林仙草知道是王爷来了,深吸了口气,一脚踏出屋门,视死如归的迎了出去。

  秦王摇着折扇,脸上也看不出什么表情,冲曲膝曲的快挨着地的林仙草伸出一根手指头抬了抬,步子丝毫没停,越过林仙草径直往正屋过去。

  林仙草满身柔顺的迈着小碎步跟在后面,微垂一点点头,眼珠却从天花翻到地板,将秦王从发髻一路细看到脚后跟,头两回她都没敢打量他,这回能好好看看了,从后面看,至少身材不错,个高腿长,肩宽腰细,跟帅哥滚床单……帅哥么,凡事好商量。

  秦王突然停步猛转头,冷着脸紧盯着林仙草,把正盯着秦王腰间乱琢磨的林仙草吓了一跳,急忙垂手站住,下意识的往后挪了挪,屏着气一声不敢吭,这也太敏感了吧,不过看了两眼,秦王从喉咙深处‘哼’了一声,转身大步进了正屋。

  林仙草小心翼翼的奉了茶,秦王接过看了看,顺手放到几上,抬了抬手指示意道:“坐吧。”

  林仙草继续缩着肩膀,拘谨的欠着身子坐到榻沿上,低眉顺眼简直象个新嫁娘。

  秦王无语的皱了皱眉头,伸手托起林仙草的下巴。

  林仙草吓了一跳,眼神直怔怔愕然的看着秦王,嗯,果然,这张脸很配得上那幅身材,皮肤好极了,剑眉星目,可惜眼神不够清亮,略失于浮躁。

  “你敢这么直视爷,还装什么楚楚可怜?”秦王嘴角带出丝讥笑,手下用力,重重捏着林仙草的下巴。

  林仙草被他捏的眼泪都要出来了,真想一巴掌打过去可又不敢,只好往后仰着上身,把下巴从他手里挣脱开。

  秦王慢慢搓了搓两根手指,眯着眼睛看着林仙草,端起杯子喝了口茶,吩咐道:“更衣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