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同人衍生 故纸堆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七章 遍身寒意

故纸堆 闲听落花 4370 2019.03.31 09:05

  林仙草睡到午饭时间,起来吃了饭,躺下再睡,直睡到要去请安了才起来,还没梳洗,一个婆子就过来传了话,今晚上的请安免了。

  林仙草怔怔的站了一会儿,吩咐小桃出去打听打听,府里是不是又出什么事了。

  没多大会儿,小桃脸上带着惶恐,冲进正屋,迫不及待的压着声音叫道:“姨娘,宁姨娘吊死了!死了!”

  林仙草虽说吓了一跳,却并不怎么意外,早上她离开前,宁姨娘身上就已经没有了活气,一身的鬼气森森,那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没打算再活下去。

  林仙草心情低落怅然的呆站了片刻,转头看着小桃问道:“阮姨娘那里有什么信儿没有?”

  “那倒没听说,早上哥儿没了,这会儿宁姨娘又上了吊,这两件都是不得了的事了,谁还有功夫管阮姨娘。”小桃撇了撇嘴道。

  林仙草长长叹了口气,可不是,光这两件就够下人们八卦了,谁还有功夫理会一个挨了打的姨娘,不过,没人理会有时候也是大福气。

  林仙草裹上银狐斗篷,抱着手炉站到廊下,仰头看着天边斜挂的夕阳出神,宁姨娘那里还是得去一趟……

  那里还有块宝,得过去和宁姨娘告个别,祭拜一下,看看能不能把那块宝拣回来。

  有了那块宝傍身,跑路这事,就算是迈出头一步了,嗯,去寻吴嬷嬷,最好让她陪着去一趟……

  林仙草又细细盘算了一会儿,转身往后园找吴婆子去了。

  吴婆子听林仙草说要去给宁姨娘祭拜送行,拧着眉头踌躇了片刻,轻轻叹了口气道:“走吧,我陪你去,快去快回,唉,都是可怜人。”

  吴婆子说着,进屋取了一把檀香,出来关了门,和林仙草径直往宁姨娘的院子过去。

  吴婆子在前,两人也不进院子,只在院外寻了僻静处,吴婆子正要打火镰引火燃香,林仙草拉了拉她低声道:“嬷嬷且等等,我去问问那个云秀,宁姨娘叫什么名字,咱们就知道她姓宁。”

  吴婆子迟疑了下,轻轻叹了口气,苦笑道:“你倒讲究,不过是个心意,这院子里只怕没人了,你去看看吧,别多耽误。”

  林仙草点了点头,急步走到角门外,轻轻扣了扣门环,等了一会儿,门里悄无声息,林仙草失望的后退半步,正要转身离开,却听到一阵脚步声从院子里传来。门从里面打开,云秀眼睛红肿,从门缝里探出头来,见是林仙草,微微有些意外。

  林仙草看着她低声问道:“姨娘……后事办了没有?”

  云秀的眼泪一下子涌出来,“抬出去了,不让留,姑娘是在这屋没的,我再给姑娘守一晚。”

  “节哀吧,你家姑娘走了,未必是坏事,总是解脱了。”林仙草低声劝道。

  云秀用力吸进口气道:“姑娘也这么说,她说不想熬了,要不是……”云秀的话说到一半又咽了回去,看着林仙草问道:“您来?”

  “我来送你们姑娘一程,在那边寻了处僻静处想祭拜,这才想起来竟不知道你们姑娘名字,只知道她姓宁,所以过来看你在不在,好问一声。”林仙草低声解释道。

  云秀惊讶的看着林仙草,推门出来,郑重的曲膝谢道:“姨娘好意……我替我家姑娘谢姨娘,我家姑娘叫宁采苹,我陪姨娘去。”

  “嗯,”林仙草忙答应一声。

  云秀回身关了门,和林仙草转过墙角,和吴婆子见了礼,两人燃香祭拜了。

  眼看着香渐燃尽,林仙草转身看着云秀问道:“你有什么打算?”

  云秀茫然的看着院子里的古树,低低道:“能有什么打算,我想送姑娘回乡,可是……唉。”

  “唉,”吴婆子也跟着叹了口气,低声劝道:“云秀姑娘就想开些吧。”

  “要不,你到我这里来吧,咱们做伴儿。”林仙草看着云秀,诚恳的低声道。

  云秀怔了。

  吴婆子瞄着林仙草,又瞄瞄云秀,想了想道:“仙草姨娘倒是个好相处的,心也不坏,你要是想来,就去寻寻柳嬷嬷。”

  云秀迟疑的看着林仙草。

  林仙草上前半步,拉着她的手低声道:“来吧,总比去别处强。”

  云秀深吸了口气,点了下头,干脆道:“行,我去找柳嬷嬷说一声。”

  林仙草舒了口气,解下腰间的荷包递给她,“这里头有五两金子,你拿去打点用。”

  “不用不用,我有银子,姑娘留下不少银子,都留给我了,我有。”云秀忙推了回去。

  林仙草也不客气,将荷包又系回腰间,看着云秀道:“事不宜迟,要是柳嬷嬷分派好,再改就难了,要不你这会儿就去找她吧。”

  云秀点头,“那行,我把门关上,这就去找柳嬷嬷。”

  云秀关了角门,林仙草看着她径直往前院找柳嬷嬷去了,暗暗舒了口气,和吴婆子往回走。

  吴婆子瞄着她笑问道:“看上云秀了?倒是个好丫头。”

  “嗯,我也是可怜她。”林仙草半真半假道。

  吴婆子轻轻笑了片刻,才接着说道:“你也是该寻个贴心的丫头,小杏实在倒是实在,可人太实在了,托付不得,小桃,那丫头还不如小杏,小荔和小桔两个又不能用,这云秀在府里没根没基,又是个忠心的,看样子心眼也有,倒正经不错。”吴婆子自顾自替林仙草分析。

  林仙草嘿嘿干笑了几声,这吴婆子什么都好,就是心眼太好使。

  晚上吃了饭,林仙草自在的躺在炕上晃着腿看她的话本,心思却从话本上飘出几万里外。有了云秀……云秀想送宁姨娘回乡,好,那就先送宁姨娘回乡,反正自己只要能出去,去哪儿都成……

  有了云秀,先把金子统统换成银票子,这云秀能一路混进观音院,再买了百事吉结儿回来,府里竟半分动静没有,根本就没人查觉到这事,可见,对云秀来说,在这府里来进进出出不在话下,她缺的就是这样的人。

  先把金子银子换成银票子,然后再让云秀出去打听打听……都不用打听,这外头的情形,说不定云秀早就明白了。

  嗯,得想法子再多搞些银子,然后,找个机会,就能跑路了,带上云秀,先送宁姨娘回乡,然后去哪儿呢?

  算了,这个以后再说,天大地大,哪儿不能去……

  林仙草越想越兴奋,随手将书扔到一边,从炕上跳下来,胡乱拖了鞋就往里间奔,她要再去点点她的金子。

  刚出了西厢,兴奋的林仙草一头撞在了酒气熏天的秦王身上。

  秦王被她撞的趔趄着往后连退了两三步,伸手扶着桌子才站稳,本来就满肚子的邪气被撞的七冲八撞,抬手指着林仙草恶声恶气呵斥道:“你眼睛呢?撞了爷,混帐东西!”

  林仙草一身兴奋被酒气浇灭的干干净净,错牙看着秦王,恨不能一脚把他踹到院子外头去。

  喵的,见不得她心情好是吧,好不容易高兴一回,他就来祸害,这货是天底下最讨人嫌的主儿,没有之一,就是最!

  “过来,扶爷进去。”秦王指着林仙草命令道。

  林仙草烦恼的指挥小桃,“你来扶他,我脚伤了筋,痛的很,一个人扶不了。”

  小桃又是兴奋又是小心的凑上前,却被秦王一巴掌拍到了一边,“滚。”

  拍滚了小桃,秦王摇晃跌撞着,一路冲进了西厢,往林仙草刚才那个舒服的窝里一头跌了进去。

  林仙草跟进来,仔细打量他,看样子这回是真醉了,嗯,真醉了也就好打发了,就让他在这炕上睡一夜算了。

  林仙草招手叫过小桃小杏,自己先上炕,抱着秦王往上拖了拖躺好,小桃忙上前给秦王去了鞋子,小杏帮林仙草拉下秦王的斗篷,三个人折腾的差点出汗,总算把秦王安置妥当了。

  秦王两只手胡乱划拉了几下,嘴里也不知道说的什么,醉的眼睛也睁不开了。

  林仙草示意小桃抱了床被子过来,两人拉着给秦王盖好。

  秦王舒服的长舒了口气,醉睡过去。

  林仙草和小桃小杏拿着灯,小心翼翼的出了西厢。

  林仙草站在外间发一会儿呆,要数金子的兴致也没了,叹了口气,踏踏沓沓懒散的往净房沐浴去了。

  半夜里正睡的香甜,林仙草突然被人重重的打了一巴掌,直打的林仙草一声尖叫,直挺挺跳了起来。

  秦王倒被她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训斥道:“叫什么叫?”

  林仙草已经跳下了床,光着脚站在床前,惊魂未定的指着秦王叫道:“人吓人,吓死人,你不知道啊?这府里已经死了两个了,你想把我吓死当第三个?”

  “混帐东西,你这是跟爷说话?”秦王曲起手指重重敲着林仙草的头训斥道。

  林仙草歪着头往后躲过,看样子是酒醒了。

  林仙草吸了口气,忍着气问道:“你昨晚上喝醉就睡了,这会儿要不要沐浴洗漱?”

  “这还象句人话,当然要,快去。”秦王横着眼睛,极其不善的答道。

  林仙草低头穿了鞋,从衣架上拿了件厚长袄胡乱穿了,打着呵欠叫小桃小杏她们去了。

  院子里灯火通明忙了一大通,才算把秦王上上下下洗干净,打发他再次睡下。

  林仙草呵欠连天蜷在床边上,裹了裹被子正要闭眼睛再睡,秦王伸手揪着她耳朵道:“陪爷说说话。”

  “求您啦,大半夜的,说什么话啊,现在说就是鬼话了,睡吧睡吧,您明天得起来早朝,我得起来侍候您早朝,都有事,睡吧,啊。”林仙草又是求又是哄道。

  秦王哪里理会她这个,用力往上揪着林仙草的耳垂道:“让你陪爷说话,你废话倒不少,明儿不用你起来侍候,爷明儿也不去早朝。”

  “好吧,说什么,您说吧,我听着。”林仙草两只手并用,从秦王手里夺回耳朵,两只手一边一个捂在耳朵上。

  秦王头枕在胳膊上,另一只手又揪了缕头发,用力拉了拉道:“你说说,爷哪点对不起你们?一个个锦衣玉食,想吃什么想要什么没有?还想要什么?要在爷这院子里上吊?爷哪点对不起她了?”

  林仙草伸手往回拉着头发,“您先松了我的头发行不?痛的没法说话。”

  秦王手下松了松,胳膊落到林仙草身上,追问道:“你说,爷哪点对不起她?”

  “您哪一点都对得起她。”林仙草沉默了半晌,隐隐透着些冷淡的答道。

  秦王又捏起林仙草的胳膊来:“她吊死了自己。”

  “那是她的事,跟您有什么关系?那是她自己想不开,锦衣玉食,吃喝不愁的日子她还不满意,一根绳子吊上了,谁也管不着不是,是她没福。”林仙草语气里透着掩不住的讥讽。

  秦王皱了皱眉头,伸手抬起林仙草的下巴,目光凌利的审视着她,“你有怨气?阮氏敢残害哥儿,打也打过了,还要怎样?”

  “阮姨娘怎么会害哥儿呢?”林仙草伤感的看着秦王,“阮姨娘那个人,浑身上下就一个心眼,那个心眼里就装着你,她一门心思就想着你能多去她院里一趟,旁的,她不会有别的心思了。”

  秦王怔了怔,松开林仙草,低声道:“你不知道,她把钻天雷扔进了哥儿院子里,这不是存心……”

  林仙草微微抬头看着秦王,犹豫了一会儿道:“您这么精明的人……我笨,我就是觉得,阮姨娘没这个心眼,她也……不犯着。”

  秦王失神的呆了好一会儿,垂着眼皮低声道:“阮氏已经埋了,回头让人给她做几天水陆道场吧。”

  林仙草惊愕的半张着嘴,几乎要失声尖叫出来,忙用手堵在嘴上,恐惧的看着秦王。

  秦王忙伸手搂住林仙草,连声安慰道:“吓着你了?别怕,没事儿,别信那些鬼神之说,没事。”

  他不说还好,这两句话说的林仙草只觉得脑后阴风习习,阮姨娘……也死了……

  秦王紧搂着浑身冰冷的林仙草,扬声叫人进来点了灯烛,轻轻拍了拍林仙草,柔声安慰道:“别怕,咱们点上灯,你看,没什么好怕的。”

  林仙草打着寒噤低低道:“我不怕鬼,怕人,怕哪天,我也就这么死了。”

  “怎么会,你这是中什么邪了?谁敢怎么着你?你放心,有爷护着,绝不让你吃半分亏,谁也不敢动你一根指头,你是爷心尖上的人,爷怎么会让人伤了你?好了,别怕,有爷在,有什么好怕的?”秦王一边笑一边安慰着林仙草。

  林仙草挪了挪,又挪了挪,低低道:“我累了,要睡了。”

  “累了就睡吧,”秦王示意小桃熄了灯。

  林仙草又挪了挪,转身面朝外,蜷成一团,闭上眼睛一动不动。

  秦王手支着头,探过去看了一会儿,笑着摇了摇头,挪了挪,伸手将林仙草搂在怀里,下巴在她头发上蹭了蹭,低声笑道:“你也有胆小的时候?有爷护着你,别怕。”

  林仙草遍身寒意中,终于迷糊迷糊睡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