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同人衍生 故纸堆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八卦和肉

故纸堆 闲听落花 2706 2019.03.09 16:47

  林仙草轻轻舒了口气,扶着石凳缓缓站起来。

  小桃和小杏挤到林仙草身边,兴奋的抢着低声道:“大姑娘病了!”“那是捧云!我认的!”

  “嘘!”林仙草急忙转头,目光严厉的盯着两人,将手指按在唇上示意噤声。

  小桃和小杏吓得缩着肩膀,捂着嘴一声不敢再吭。

  林仙草左右看了看,沿着花丛下浓浓的阴影,小心翼翼的往大厨房院子摸过去。

  生了这样的意外,小桃和小杏兴奋的早忘了原本出来的目的,揣着满腔旺旺燃烧的八卦之火,跟在林仙草后面往厨房院子摸去。

  在离厨房院子最近的一片浓密花木旁,林仙草停住步子,四下看了看,寻了两个隐蔽的角落将小桃、小杏塞好,自己往前挪一挪,再挪一挪,在离院门最近处隐好,伸长脖子、支着耳朵听着院里的动静。

  先是鸭青斗篷的声音,高声呵叫:“当值的呢?死哪儿去了?”紧接着有婆子答应声,片刻功夫,一声开门的‘吱扭’声在寂静的夜色中极是响亮,院子里灯影晃动,婆子低声下气的陪礼声,鸭青斗篷的呵斥声,中间象是还夹着淡青斗篷的声音,除了鸭青斗篷清亮高昂的声音,旁的都听不太清。

  不大会儿,一串灯影晃动往大门出来,林仙草急忙躲到花丛后面,透过花丛间隙,看到一个婆子堆着满脸笑容,提着灯笼在前,中间是两个丫头,最后面一个婆子一手抱着一只沙铫子,穿过三人隐身的花丛,往来路一径去了。

  林仙草激动的那颗心几乎要跳出来,天哪!难道······厨房里没人了?

  这新年一到,就真这么百事吉利?

  林仙草往前奔了两步,飞快的转身看了两圈,冲小桃、小杏挥手道:“跟我走!快!”

  小桃和小杏晕头转向的跟在林仙草后面,提着裙子一路狂奔冲进厨房院门,小桃这才惊叫一声反应过来:“姨娘到这里来······”话没说完,就被林仙草反手一巴掌打了回去:“闭嘴!”

  林仙草轻轻喘着气,推着两人躲在大门里面的阴影中,两只手紧抓着两人,警惕的四下听了片刻,见四下静悄悄并无半丝声响,这才长长吐了口气,转头狠狠的盯着小桃低声道:“听着,我让你们做什么,就做什么,万事有我!若是错了一丝半分······哼!”

  小桃和小杏头点的如鸡琢米,大病之后的仙草姨娘,是很可怕滴!

  林仙草也不指望两人,提着裙子脚步飞快,提着气小心推开门,一间间探头看进去。

  果然,东厢住人,西厢放谷米等物,正屋东边的耳屋,一推开门,就闻到了浓浓的腊肉香味!

  林仙草顾不得激动,小心翼翼的将门推开半扇,借着透进来的月光,一边仔细查看着一排排挂满各样腊货的架子,一边从腰间用力拉下早就备好的大布袋,从挤挤挨挨的腊肉架上摘下一块放进袋子,再将两边的麻绳挪动一下掩住空档。

  连摘了七八块,袋子里已经沉的几乎拎不动,林仙草抱着袋子急退出屋,将袋子重重砸在小杏怀里,回身小心翼翼的关了门,将吓傻了的两人推到西厢门口,自己奔进西厢,从腰间拉下另一个布袋,挑着袋子粗壮大的,也不管什么,只管用两只手往自己袋子里铲,片刻功夫就铲了一袋,用力抱起出来,砸到小桃身上,回身关了门,推着两人厉声吩咐道:“快!回去!”

  两人如蒙大赦,跌跌撞撞的出了院门,林仙草冲到前头,回头瞄着两人吓唬道:“还不赶紧跑回去!让人看到肯定没命!”

  一阵冷天吹来,也不知道是因为林仙草的话,还是因为那阵冷风,小桃、小杏机灵灵打了个寒噤,好象清醒些了,抱着袋子紧紧跟在林仙草后面,一路狂奔而回。

  林仙草让进两人,用力栓上院门,慢慢转过身,背靠着门,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小桃和小杏一人抱着一只袋子傻呆呆的看着林仙草,过了好大一会儿,两人总算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小杏傻站着不知道该有什么样的反应才合适,小桃紧抱着布袋,两条腿抖如筛糠,软软的瘫倒在地上,小杏看着小桃,急忙跟着倒在地上······

  王府出来的腊肉,味道绝对没话说,林仙草用剪刀小心的剪成一条条,在王府,刀是绝不能出厨房半步的,可林仙草有剪刀啊,剪好的肉条再用筷子挟着放到炭盆上细细烤得焦黄,她没调料,连盐也没有,可那有什么关系?这是腊肉,五味俱全!

  其实就算什么味道也没有,白水煮肉,这会儿吃到林仙草嘴里,那也是无上美味。

  烤肉味道之美,让小桃、小杏和林仙草三人吃得满嘴流油。

  林仙草从来都不是小气之人,就算这肉得来极其不易,那也没有独享的理儿,这一晚上,三个人围着炭盆,且烤且吃且说且笑,一股说不清的气氛在屋里漫延流动,这个元夕节,虽说没有灯看,可还是前所未有的令人满足而充实。

  第二天一早,林仙草洗漱干净,叫了小桃和小杏进来,看着小桃直截了当的问道:“昨天那两个丫头是周夫人屋里的?”

  周夫人其实也是秦王的小妾,认真论起来,应该是秦王第三个小妾,不过周夫人琴棋书画样样俱精,当姑娘时就是有名的才女,出身书香仕宦之家,兄长是秦王自小的伴读,周氏是带着嫁妆,热热闹闹、吹吹打打进的王府大门。

  进门不过半个月,就得了郡夫人的诰封,过了一年又生了个女儿――就是府里的大姑娘,这份尊贵自然非其它姨娘可比。

  “算是,穿鸭青斗篷的,是大姑娘身边的一等丫头书静,淡青斗篷的,是周夫人身边的一等丫头伴月。”

  “都是一个月二两银子的!”小杏抢过小桃的话接了一句。

  林仙草慢慢点了点头,接着问道:“阮姨娘养了什么活的妖物儿?听说过没有?”

  “听说过!”小杏急忙抢过话:“我听说过,上回去大厨房提饭,听专管收拾鱼的苗婆子抱怨,说阮姨娘院里的猫倒比人还难侍候。听说阮姨娘特别爱猫,爷就寻了只浑身雪白的猫送给她养着,还起了个名字,叫什么狸奴。”

  小桃冲小杏撇了撇嘴跟了一句:“听说是爷从宫里特意讨来的,是个极难得的种儿,吃的鱼也极有讲究,就那一两样,旁的鱼送过去,那猫竟是碰也不碰,成了精一样,我听我娘说的。”

  小桃一脸权威的补充道,小桃的娘在厨司下面的菜疏局专管腌制咸菜,厨房里头的事,以小桃发布为权威。

  那看来,是这个入府最晚,如今最得宠的阮姨娘抱着这猫出去,然后撞到了大姑娘,这猫把大姑娘吓着了,估计吓得还不轻,昨晚上都没法去见皇上和皇后了。

  这阮姨娘之所以抱猫去,听伴月那话意,象是被谁给坑了。

  林仙草轻轻呼了口气,抬手按着眉间,这事不复杂,不过是有人哄怂阮姨娘抱猫吓坏了大姑娘,大姑娘昨天就没法去见皇上、皇后了,然后极有可能的诰封就没戏了,要是阮姨娘再因此挨了打,王爷又极有可能会因此责怪周夫人······

  这一团乱麻说乱也不乱,这事,到最后谁得利最多,就和谁脱不得干系,这是判断此类事情的不二法门,这一潭水真是又深又浑又臭。

  “你们两个听好了!”林仙草声音低而严厉,“昨晚的事,就烂在心里!最好忘个一干二净,不然······哼哼,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小桃和小杏不停的点头,林仙草呼了口气,接着吩咐道:“这几天小桃去厨房提饭,多听少说,最好一句话也别说,小杏这几天不准出院门!”

  小桃得意洋洋的扫了小杏一眼,答应的干脆而响亮,小杏扁了扁嘴,委屈的绞着手,低低的答应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