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青春日常 泉清镇之云上的日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新生——泉清镇,我回来了

泉清镇之云上的日子 江村云 4470 2020.04.22 09:08

  孟夕夏的病房里,陈枫一直坐在床边,握着孟夕夏的一只手,等待她行醒来。

  “咚咚咚!”轻柔的敲门声响,陈枫回头,是陆槿。

  陈枫放下孟夕夏的手,用被子帮她盖好,起身说道:“你还没回去啊?”

  陆槿把手里的袋子递给陈枫,说道:“给你打包了点吃的,你赶紧吃吧。照顾夕夏之前也要好好照顾自己。”

  陈枫接过袋子,道一声“谢谢”,然后坐到餐桌边吃饭。

  陆槿走到病床前看看孟夕夏,她仍安然睡着。然后就走到陈枫对面坐下,跟他说话。

  “这是我们第一次这样单独坐在一起吧。”陆槿看着陈枫说道。

  陈枫抬眼对他笑一笑。

  “你知道我喜欢夕夏吧?”

  陈枫对陆槿的话一点也不惊讶,平淡回应道:“嗯。”低头继续吃饭。

  陆槿对陈枫讲述起小时候和孟夕夏相处的情景,陈枫一边吃饭一边静静听着。说道最后,陆槿看向熟睡的孟夕夏,脸上不禁流露出无奈的笑容,说道:“我原本以为,像夕夏这样对人冷淡,不谙世事,大概只有我能真正了解她的好吧。我想等我长大了,等我有能力了,就可以去找她,然后一直和她在一起。陪她,理解她,保护她。”他把目光收回来看向陈枫,“对我来说,你是个意外。不过可能也是夕夏的意外。”

  陈枫已经快速吃完了饭,早就抬头看着陆槿,认真听他说话了。此时看到陆槿脸上无奈却又释然的笑容,陈枫也报以微笑。

  “夕夏才是我人生中最大的意外。”陈枫看着陆槿的眼神满是幸福,“我也从来没有想过,可以这么幸运地遇到她。”

  “是啊,你比我幸运多啦!”

  对于陆槿这句话,陈枫听着,与他相视而笑。这是同样爱着孟夕夏的两人的默契。

  陈枫接下来的话,像是给陆槿一个承诺:“以后有我陪着夕夏,我会理解她,保护她,好好爱她的。”

  听到陈枫的话,陆槿爽朗一笑,欣慰点头。

  “那我就先走了,有需要叫我。”陆槿起身,看几眼孟夕夏后,朝外面走去。

  “陆槿。”陈枫叫道。

  陆槿回头,听到陈枫说一句:“谢谢你给我带的晚饭。”

  陈枫的这一句谢谢,自然不只是对他带晚饭表示感谢。

  “客气了,走了!”说完,陆槿潇洒地大步离开病房。

  陈枫重新回到孟夕夏床边坐下,静静注视她安宁的脸。

  窗外,天已经完全黑了,陈枫不知不觉趴在孟夕夏的床边睡着了。

  孟夕夏的眼睛转动着,但是眼皮好重,怎么也睁不开。过了好一会儿,眼皮才慢慢变得轻松一些,她努力地睁开眼睛,通过眼睛张开的一道缝,看见手边趴着一个人,自己的手也被他攥在手心里。

  孟夕夏的手动了动,床边的人被惊醒了,他抬起头,看到孟夕夏的眼睛微微睁开,激动不已。

  “夕夏!夕夏!你醒了!”陈枫轻声呼唤,“夕夏,你听得见我的声音吗?知道我是谁吗?”

  “陈枫,”孟夕夏的声音微弱无力,但意识已经完全清醒,虽然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力气,但她还是努力微笑着对陈枫说道,“放心吧,我没事儿。”

  陈枫按响了床头的呼叫铃,然后开心说道:“你等会儿,医生一会儿就来。”他不停地抚摸着孟夕夏的脸,脸上溢满了喜悦,笑得跟个孩子似的。

  孟夕夏实在是没有更多力气说话,但是重新看到陈枫的笑容,她心里也无限地高兴。

  护士很快就来了,赵庭芳也在护士之后进入病房。她查看完各项设备的数据后,弯身靠近孟夕夏,笑着问道:“夕夏,现在感觉怎么样?”

  孟夕夏用气若游丝的声音回答:“赵阿姨,除了浑身没力气,其它没什么感觉。”

  赵庭芳轻抚着孟夕夏的鬓角,温柔说道:“夕夏,你很坚强,手术很成功,你好好休息,很快就会恢复的。”

  “嗯,谢谢赵阿姨。”孟夕夏露出欣慰的笑容。终于,她战胜了病魔。

  赵庭芳站起身,对陈枫嘱咐道:“陈枫,晚上就让夕夏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情就叫护士帮忙。”

  “知道了,赵阿姨。”陈枫笑答。

  赵庭芳俯身看孟夕夏,轻声说道:“夕夏,阿姨先走了,如果有不舒服的地方,马上告诉陈枫,知道吗?”

  “嗯。”

  待赵庭芳和护士离开,陈枫俯身问道:“夕夏,要喝水吗?”

  “嗯。”

  陈枫小心地给孟夕夏喂了一些水,然后继续坐在床边握住她的手说道:“夕夏,你再睡会儿,我给叔叔阿姨打个电话,告诉他们你醒了。”

  “嗯。”孟夕夏应着,轻轻闭上眼睛。

  陈枫帮孟夕夏盖好被子,关了灯,走出病房,轻轻关上门,到走廊的尽头给陈澜拨去电话。

  “喂,阿姨。嗯,对,夕夏醒了,赵医生来看过了,你们放心。好,明早见。”

  陈枫挂了电话,独自下楼,一个人在夜空下漫步。抬头看着天边最亮的那颗星星,陈枫凝视着它,笑着流出了眼泪。

  这段时间,他忍耐得太辛苦了,他有多爱孟夕夏,对她的手术就有多担心。但是他一直都不能表现出来,他要做的是给孟夕夏力量,是给她坚定和勇气。就在今天下午,在手术室外听到孟夕夏大出血的情况时,他几乎就要忍不住了,几乎就要崩溃了。但是现在好了,孟夕夏做到了,他们一起做到了!一切都过去了!从今以后,他和孟夕夏,会一直开心快乐,会一直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陈枫转头看向六楼中间的那间暗着的病房,流着泪笑着。

  让自己把压抑的情绪宣泄出来后,陈枫回到病房里,摸着黑走近病床,趴在孟夕夏床边休息。

  “陈枫,陈枫。”

  迷迷糊糊中,陈枫感觉到有一只手触摸着自己的头,又听见孟夕夏的声音。他睁开眼睛,打开床头的灯,孟夕夏已经醒了,正看着他。

  “夕夏,怎么了?你想要什么?”陈枫柔声问。

  “几点了?”

  陈枫看一眼手表,回答:“快半夜十二点了。”

  “你别趴在这里,到沙发上去睡吧。”孟夕夏的声音听起来,比第一次醒来时有力气了些,“你这样太辛苦了。”

  陈枫坐回床边坐下,双手握住孟夕夏的手,微笑说道:“没事,你别担心我,好好休息,我一点都不累。”

  孟夕夏看陈枫无意离开她的床边,于是便跟陈枫说起话来:“陈枫,你知道吗?我在梦里见到你了。”

  “刚才吗?”陈枫问。

  孟夕夏摇头,然后说道:“在手术室里的时候,我做了一个好长的梦。”

  “你都梦到什么了?”陈枫一直温柔地微笑着,轻轻抚摸孟夕夏的脸。

  “我梦到在泉清镇发生的所有事情,好像在梦里,把在泉清镇的日子又重新过了一遍。”孟夕夏虽然已经恢复了不少精神,但是话一说多还是有些累,她只能放慢说话的速度,说几句话就休息一会儿,然后再继续说,“我梦到我要离开泉清镇,车子都开了,但是你一直跟在车子后面追我,哭着喊着叫我不要走。我看到你在后面拼命地跑着追我,哭得好伤心。我不想看你那么难过,我想下车,可是无论我怎么请求,车子就是不肯停下来。”

  孟夕夏说得有些多了,声音也越来越弱,只好停下来休息,缓缓精神。

  陈枫拿来水,给孟夕夏喂了些,然后说道:“夕夏,别急,休息一会儿再说。”

  孟夕夏喝了点儿水,稍作休息,继续说她的梦境前,还语气调皮地问陈枫道:“你猜后来怎么样了?”

  陈枫放下水,坐在床边,微笑注视孟夕夏,认真问道:“怎么样了?”

  孟夕夏面露得意的笑容,继续告诉陈枫她的梦境:“车子不肯停下来,我就只能跳下车子了。摔在地上的时候感觉好痛好痛,但是你跑到我身边了,紧紧抱住我,对我说‘夕夏不要走,不要走,回来,回来’,然后我就突然不痛了。”

  听孟夕夏讲述着这样的梦境,回想起下午她手术时出现的突发危险,陈枫心有余悸。他紧紧握住孟夕夏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眼眶含着热泪,哽咽说道:“夕夏,谢谢你回来!谢谢你回到我身边来!”

  孟夕夏帮陈枫抹去脸上的眼泪,含着泪玩笑说道:“怎么样?我说话算话吧!答应你的我都做到了,以后我们都不用再担心了。”

  “嗯!嗯!”此时的陈枫,又变成了那个不知道孟夕夏生病时的他,在她面前喜极而泣,又哭又笑像个孩子。

  “陈枫。”

  “嗯?”

  “你是不是说过以后都听我的。”

  “嗯嗯。听你的!什么都听你的!”

  “那你别趴在这了,到沙发上去睡觉吧!我也要睡了。”

  “好,听你的!”

  陈枫帮孟夕夏盖好被子,在她唇上轻轻一吻,关了灯,走到沙发上躺下,面对孟夕夏,带笑睡去。

  孟夕夏在医院住了一段时间,身体恢复得很顺利,便回到家中静养。

  陈泽和刘佳在孟夕夏手术一周后就回国了。陈枫的留学申请顺利通过,自然一直留在了孟家,每天悉心地照顾着孟夕夏。

  陆槿在孟夕夏出院后搬到了二楼住,把四楼的房间让给了陈枫。虽然孟夕夏晚上已经不需要人陪护,但是陈枫还是经常在夜里偷偷溜进孟夕夏的房间跟她一起睡,然后在清早趁大家起床前又溜回自己的房间。

  不过陈枫和孟夕夏是近水楼台,陈澜和孟渊又难得上楼,天高皇帝远的,次数多了,陈枫的胆子也就慢慢大了起来,有时晚上上楼后根本不回自己房间,就直接进孟夕夏房间待着。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有一次就差点被上楼来看看女儿的陈澜逮个正着。于是陈枫还是恢复策略,等晚一点再溜进孟夕夏的房间。

  当然,孟夕夏也不是每次都让陈枫在她房间睡,同不同意,还是要看她当天的心情。如果碰上她心情好,想逗逗陈枫,那么她回房间后,就会把门锁起来,不管陈枫怎么敲门,她都不会开。所以陈枫最害怕的,就是孟夕夏心情特别好的时候,只要孟夕夏心情好,受虐的就一定是他。

  就这样一天又一天,孟家的日子热热闹闹,开开心心地过着。时间转眼到了七月。

  汽车行驶在前往泉清镇的路上。

  “槿哥哥,你看,这条路风景好吧?”孟夕夏对陆槿说完,转向陈枫问道,“诶,陈枫,你看!那里是不是你第一次跟我表白的地方?”

  孟冬正笑了,说道:“我说孟夕夏,你不是说陈枫跟你表白是在路边树下吗?这一整条路,这么多棵树,你还能认得出是那个地方?胡说呢吧!”

  “你懂什么,像你这种猪脑子当然记不住啦!”孟夕夏又对陈枫问道,“陈枫,你说是不是刚才那里?”

  孟冬正看向陈枫说道:“陈枫,你可不能屈服于孟夕夏的淫威啊,你老实说,是记不住的吧。”

  陈枫对孟冬正邪魅一笑,然后看着孟夕夏笑得谄媚,说道:“对,夕夏你说的一点没错,就是那里,你记性真好!”

  孟冬正手指陈枫无语说道:“吼,陈枫,你你你,你这也太假了吧!”

  孟夕夏搂着陈枫的手臂,朝孟冬正得意地做鬼脸,笑道:“怎么样,不服气啊!”

  一直不说话看热闹的陆槿对孟冬正说道:“冬正啊,你说人家两个人秀恩爱,你瞎掺和什么呀?”

  孟冬正叉着双手,靠在椅背上生闷气似的说道:“切,我才懒得掺和呢!这两个被爱冲昏了头脑的人,已经失去了最基本的理智了。”

  “哈哈哈哈!”

  在欢快的聊天中,不知不觉,汽车已经开进了泉清庄园。老远,大家就看见了一个人站在孟家门口。车子减速,在孟家门前停下。所有人下车。

  “孟冬正!”王佳琪大喊着冲向孟冬正,猛地跳到孟冬正身上,勾住他的脖子,双腿盘在他身上,紧紧抱住他。

  “佳琪,我好想你啊!”孟冬正语气撒娇。

  “我也好想好想好想你呀!”王佳琪的语气比孟冬正更甜腻。两个人旁若无人地搂抱在一起,腻腻歪歪好一会儿。

  陆槿站在孟夕夏身边,看到孟冬正和王佳琪的模样,感慨道:“诶,看来我是来错地方的。接下来的日子,怕是要被你们的狗粮给喂饱啊!”

  孟夕夏听着陆槿的话看他呵呵地笑。

  王佳琪放开孟冬正,又冲到孟夕夏面前紧紧抱住她,身体使劲晃动着,喊着:“夕夏夕夏夕夏!想我没想我没想我没!”

  孟夕夏配合地喊着回答:“想你啦想你啦想你啦!”

  “哈哈哈哈!”

  所有人在家里安顿好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上泉清山,在大枫树下眺望整个泉清镇。

  孟夕夏带头,仰头对着整片天空大喊:“泉清镇——我回来啦!”

  所有人一起大声呼喊:“泉清镇——我们回来啦!泉清镇——我们回来啦!”

  湛蓝的天空,飘动的白云,巨大的枫树,灼热阳光下的泉清小镇闪闪发光。

  一切美好的相遇,都在书写着一个个崭新的故事。这群相遇在这里的年轻人,动人的青春故事,才正要开始。

  (本卷终)

举报

作者感言

江村云

江村云

本章小论:亲爱的,一段结束之后的新旅程,将会怎样开始?

2020-04-22 09:0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