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超级大忽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超级大忽悠

常书欣

  • 现实

    类型
  • 2011.04.13上架
  • 161.27

    完本(字)

3.36万位书友共同开启《超级大忽悠》的现实之旅

盟主陆超1976 掌门月消费300大钞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章 问卜中州 公园邂逅

超级大忽悠 常书欣 3447 2011.04.13 09:29

    

  太行山上太行关,出关百里不见山。

  民谚表述的很形象,巍巍太行在这里绵延到了尽头,自南麓过太行关下山便是一马平川的大平原,沿路第一站便是中原的心脏:中州市。

  这座位列八大古都之一,有“九州通衢”、“中华腹地”之称的城市,漫长的历史留下了隽永的印记,自然与人文景观一路看过,不管是中岳道庙的香火,还是轩辕之丘的凭吊;不管是少林古刹的晨曦,还是嵩阳书院的暮霭,不管是中岳嵩山的巍峨,还是九曲黄河的浩荡,会从中清晰地感觉到千年一瞬的沧桑。在这座历史积淀和现代元素胶合的城市里,更吸引世人的是这里的现代气息,三横三纵的铁路枢纽,贯通东西南北的公路动脉、辐射全国的航空运输网,华中最先进的国际会展中心、最大的国际小商品城,以及领航商业模式的大型购物中心,无不在吸引着四方来客,极大的交通便利带来了商业的极度繁荣。

  故事,便发生在这座繁华的都市。主人公,是这座逾七百万人口城市中普通的一员……

  故事开始的地方是一座公园,对,是位于中州市中州大道中段的人民公园里。

  时间是春天的清晨,晨风微拂的时候还带着丝丝凉意,拂过人工湖边的垂柳,青绿的柳枝飘飘摇摇,在起皱的湖面上倒映着不规则的影子,深绿色的湖水看不见底,不过可以看得到清晨氤氲起来的雾汽,湖周边十几条长椅上散坐着几位早起的市民,或说笑、或小憩、或看看随身的报纸、或拿着收音机听着铿锵的豫剧片段,边跟着哼叽边在清新的空气中沿湖边漫步。

  好一派静谧详和的画面,如果身处此间,会让人联想到什么呢?

  这大清早的,当然不会发生才子佳人湖畔邂逅的低俗故事,更别指望有英雄救美的狗血情节,事实上在高节奏的城市生活里,有闲功夫来这里晨练的以中老年居多,你看不远处的草坪,是一群老头老太太在慢悠悠地挥舞着太极剑,还有在假山掩映着的背后,响着轻柔但欢快的音乐,那是老年秧歌队,大红大绿的服装配着满头银发美得很另类,绸巾水袖甩得甭提多喜庆了,即便是偶尔在花间树下散步的,也是三五成群或俩俩一对的中老年人。对于城市生活的市民,或许也只有到这个年龄,才有时间和闲暇来这里弥补一下透支的健康。

  故事,就在这种恬静的环境中开始了……

  还是把镜头放回人工湖边,渐渐升高的太阳在湖面上闪着鳞鳞的波光,绿的树、绿的水、绿的草坪,把这个环境绿得有点春意盈然,如果你不经意地望过,估计会微微诧异湖畔长椅上端坐的一位年轻人,打扮的西装革履,正襟危坐看报纸看得有点聚精会神,斜挎的单肩包就放在身侧,那表情严肃得和这里的闲适环境很是格格不入。

  仅仅是微微诧异,像这种人马上就会被观者无视,因为这类打扮的年青人中州满大街包括早晨公共汽车上都是,不是刚毕业就是还没就业,没准已经失业,否则就不会保持着和年龄不太相符的严肃表情看报纸,要这么聚精会神唯一的解释是在看:招聘广告。

  没错,就是在看招聘广告,看来看去像往常一样没什么结果,高薪的自己不够格、低薪的咱还不想去,薪酬合适的,去了也没人要你。一如既往地让这位年青人来了个生不逢时的叹气动作,正要把报纸叠起收好的功夫,不经意被旁侧的几位不速来客吸引住眼光了。

  是三个大胖子,正朝自己这个方向走来,脚步声很重,边走边粗声大气说话,走到了几步之外的长椅边,最左边的一位一屁股坐到长椅上,招呼着另外俩个,仨人气喘吁吁,那喘息声如同风箱破漏的杂音,呼呼有声,看样累得够呛。

  这仨胖子开会,简直就是脂膘汇萃……旁观的年青人咬着嘴唇眯着眼睛吃吃直笑,心里暗道着,生怕这仨哥们发现似的脸侧过了一边,不过还是忍不住瞥眼瞧着这个难得的景观。城市里美女向妖异化发展,男人向肥胖症过渡,这号胖子倒也见怪不怪,只不过这仨人胖得有点奇也怪哉,左边坐的矮胖,五短身材;右边坐的那个粗胖,一个人占俩人的地方,中间坐的那位就是肥胖了,凸着将军肚斜靠着长椅喘气,正埋怨着走了多长多长的路,而事实上,这里离公园门不过几百米而已。

  正偷瞧着的功夫,那肥胖的像是领头的,埋怨上左边的人了,就听他侧头问着:“锉炮,消息准不准呀?这都来三天了,天天起大早,我谈对象都没有这么勤快过,人呢?”

  哦,是找人?年青人一看这锉炮是指那矮胖的,心里揣度着,这个绰号满形象的,就听这位锉炮劝着身边肥胖的那位道:“许哥,别急呀,心诚则灵,这事得机缘凑巧,古铁卦那可是个小半仙似的人物,咱们这个圈子不少人找他算过,挺准的。”

  “真的假的,老肉你也算过?”肥胖的问粗胖的,估计这老肉也是外号,也蛮形象,光腮帮子那两块肉就有斤把重,一侧脸却是满脸横肉的大脸盘,摇摇头否决了,不过却是神神叨叨把话题引向了道听途说的事:“没算过可我听说过,许哥,你记得开上岛咖啡那刘么吗?”

  “上个月不都死了,人都火化了。提他干嘛?”

  “对,就是他……他那辆丰田霸道还是咱们给他倒腾的,我听人说,这小子几个月前找古铁卦算卦问财运来着,一见面那老头就看了看面相,又摸了摸手相,很失望地叹了口气就走了……咦?这事搞得大家都迷懵得不行,谁知道没过多长时候,刘么觉得浑身不舒服,去医院一查,咦哟,胰腺癌,动了手术没过仨月,得,人没了……后来才知道,老头早看出他命不长了,算都不给他算了。”

  粗胖的老肉说得绘声绘色,形神兼备抑扬顿挫,直说得肥胖的许哥似乎被吓了一跳似的,瞪着大眼回头问锉炮:“真的!?就这么算死了?”

  “当然真的……不是算死了,是老头算出他活不长了,人家不好意思说不是……还有更玄乎的呢,许哥,金河区区长您知道不,也慕名来求过卦,那老头还真给他卜了一课,就说了句什么‘前无通衢路、后无回头岸’,扭头就走……都不知道什么意思,还就这么一句话把区长打发走了,结果没过几天,你猜怎么着……”锉炮那哥们也同样神神叨叨地说着。

  一让猜把肥胖的许哥吓了一跳,脱口而出:“又算死了!?”

  “没有……先双规后双开,进去了,全曝光了,比死好过不了多少……后来这事传出来大伙才弄明白,‘前无通衢路、后无回头岸’是说那丫已经走投无路了……真的,这事好多人都知道,都传神了。”锉炮也在绘声绘色形容。

  “扯淡吧,你什么东西,人区长搞封建迷信能让还知道?”许肥哥在置疑消息来源,两眼一瞪蛮有老板派头。

  “你看你说的……区长不认识我,可他司机跟我是发小,要不我还不知道咱中州有这号神人呢……一打听才知道,比我知道的还神。”锉炮极力辨称着,一旁老肉那男子附合着。看来这俩都捧着这位许哥。

  不料这么一说,肥许哥坐不住了,腾声站起来叱着:“那算了,妈了个X的,一个算死了、一个算进去了,哥我现在都赔得提不起裤子了,你们是想把我折腾过去是吧!?”

  “别别,许哥,我们就是说老头算得挺准。”

  “对对,许哥,碰着咱就问问,碰不着咱就当出来煅练煅练,老窝在家也不是回事……”

  “坐,许哥,再等等……”

  “来,抽棵烟……”

  俩胖子把中间的肥胖子又强拉着坐回到长椅上,仨脂膘继续开会,那许哥明显心里有事,连抽烟都抽得紧张兮兮,旁边坐着的年青人听到了“铁卦”、“半仙”、“心诚之灵”之类的话,猜得出这仨胖子一大早来公园找半仙算卦来了。听着仨胖子在嘀咕着万一找着古铁卦,怎么怎么问,怎么怎么考考以辨真伪,千万别上当怎么地。这下子更让这位年青人诧异了,越听越觉得离谱,越觉得离谱人家越说得起劲,不但起劲,而且还郑重其事,据说这古铁卦看阳宅阴宅、算男人发财破财、算女人嫁穷嫁富、甚至于连孕妇生男生女都算得准,比那B超还管用……听到了此节那年青人捂着嘴直偷笑,半信半疑地四下望望,除了老头就是老太太,你说这里都是城市里的贫下中农有人相信,说这里头有半仙,谁信呀!?

  可有些事呀,你越觉得邪性,还就越往邪性的地方发展,那年青人心里只觉得这仨胖子八成是道听途说被人蒙了,十成要扑空,却不料不到一支烟功夫,又跑来一位气喘吁吁的哥们,披着夹克衫撒丫子往这方向跑,看样是仨胖子一路的,边跑边兴喜若狂地手向后指喊着:

  “……来了……来了,真来了,卦仙真来了……”

  旁座的年青一愣,也跟着所指方向看过去了,实在按捺不住好奇心,虽说中州大得去了,什么鸟人都有,可就没见过长翅膀的,难不成今儿还真来一会飞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