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诸天无限 诸天 从辟邪剑法开始纵横诸天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九章:要宫斗了?

  杨莲亭处理完手头上的事情准备回住处吃午饭,一出堂口驻地迎面就看到不远处的猿飞日月,

  他马上转身想退回屋子,却已经来不及了。

  猿飞日月轻功极高,一个闪身手已经搭在杨莲亭的肩膀上了,低声用扶桑语说道:“杨桑,有个事情要嘱咐你一声。”

  “猿飞将军请说,不管多难,杨某一定照办!”杨莲亭心道,这个扶桑矮子果然要拿这事要挟我。

  猿飞日月道:“昨天的事还请杨长老千万不要说出去,这個小礼物就当是赔偿给杨长老的。”说着他就把一个古拙的玉佩挂在了杨莲亭的腰带上。

  ???

  杨莲亭有点蒙,这扶桑矮子什么意思?他怎么不要挟我了,还给了我好处。

  摸着腰间的玉佩,再看着猿飞日月远去的背影,杨莲亭突然悟了:难道说,这个扶桑矮子也喜欢穿女装的美男?和自己是同道之人。

  杨莲亭有点感动,甚至想哭,原来自己不是一个人,吾道不孤啊!

  杨莲亭决定,以后要和这个扶桑武士多多交流,昨天那个极品,杨莲亭光是听白三娘的描述就很兴奋,可惜连看都没看一眼。

  要是自己多和猿飞日月应酬,等两人成了朋友,说不定他就会邀请自己一起,来一场三人之间的交流。

  嘿嘿嘿,杨莲亭笑得越发猥琐,路过的教众都绕着他走。

  猿飞日月如果知道杨莲亭在想什么,肯定会飞起来一个居合斩将杨莲亭当场斩成两截!

  ……

  此时,杨莲亭口中的极品正枯坐在屋里无所事事,正当他考虑要不要冒险拿出《百战罡气》练一练的时候,婢女敲门了。

  两个婢女送来一堆胭脂水粉,还带了一个老裁缝过来,准备给李适做几套新衣服,毕竟六尺高的女子可太稀有了。

  不能让教主喜欢的侍妾,老是穿露半截小腿的裙子吧,主要还露了一双大脚,确实有碍观瞻。

  李适反正也是闲着,便和老裁缝讨论起衣服的款式、材质,还提了一些要求,一折腾就是半天。

  最后老裁缝很开心地出门了,嘴里嘀咕着“有意思,有意思。”

  然后李适再次陷入了无所事事,看着两个婢女打扫房间,做个豪门贵妇就是这种感觉吗?

  李适便和两个婢女闲聊起来,“还没问过你俩的名字呢?”

  “曼玉姑娘,叫我小花就好”另一个婢女则说,“我叫小鹿。”

  嗯,李适现在改名叫李曼玉了,毕竟有句老话说过,“唯有青霞和曼玉能与之抗衡。”

  李适道:“小花啊,你们教主现在在干什么?”

  小花道:“曼玉姑娘,你这可难倒我们了,我们不过是小小的婢女,怎么可能知道教主在忙什么?”

  小鹿突然道:“不过上午我去叫裁缝时,听到一些教众说,有一些东厂的人快来了,教主应该在忙这些事吧。”

  李适道:“东厂的人经常来吗?”

  小鹿道:“以前没听过,好像这是第一次。”

  李适心道,也就是说电影的剧情应该是还没有开始,要归隐牛头山的令狐冲还没到这里。

  之后李适通过旁敲侧套了一些话,从两姐妹的只言片语中大致了解了这个世界的日月神教。

  小花和小鹿的祖上是广西的苗人,大概五十年前,有个朝廷大官调了不少苗人到沿海一带打倭寇,慢慢地很多苗人就在当地扎根。

  但苗人不受朝廷信任,作为客军又受到当地人的排挤,日月神教自然而然就在苗人中诞生了,帮助苗人对抗朝廷和当地势力。

  而当戚大帅被调往辽东后,日月神教得以迅速发展,短短二十多年间势力就已经辐射整个东南六七个省,教众大部分都是苗人,也吸纳了不少其他民族的底层人群,不管是高层战力还是教众人数,都是当世第一大派。

  当东方不败成为新任教主这半年来,又吸纳了大量的扶桑浪人。

  小花和小鹿对这些扶桑浪人非常讨厌,自从这些浪人来了以后,东方教主的变化越来越大,她们感觉教主已经不是他们苗人的教主了。

  李适默默吸收这些信息,此时的日月神教性质已经不再是简单的武林门派了,东方不败练成《葵花宝典》后信心膨胀,想的已经是造反的事了,这也招致了东厂、锦衣卫的注意。

  李适记得电影一开始,就是东方不败指挥扶桑浪人屠杀东厂官员。

  突然,李适听到门外一阵脚步声,有三个人正向这边走来。

  “听说教主又新纳了一位侍妾,恰巧路过就来看看新姐妹。”人未到,声先到。

  小花急忙给李适打眼色,“是诗诗姑娘,教主最宠爱的侍妾。”说罢就和小鹿小跑到门口,主动帮这位诗诗姑娘开门。

  唉~宫斗这就开始了吗?李适也只得站起来迎接一下这位“前辈”。

  “我倒是以为有多漂亮呢,原来也不过……你怎么这么高!”这位诗诗姑娘想要先声夺人,还没进门就开始说话,但等她转过屏风看到李适后,一下子就愣住了。

  一米八的大姑娘,确实有点吓人!

  “见过诗诗姑娘。”李适笑着给她行了一礼,有一说一,这位诗诗姑娘被吓到的表情还挺可爱。

  “啊,那个,什么,你叫什么名字?”下马威失败,诗诗有些不知所措,但还是努力摆出一副“正宫”的派头。

  “李曼玉,曼妙的曼,玉石的玉。”看来这个诗诗应该不是那种心机深沉的宫斗高手,这就省去了好多麻烦。

  诗诗主动坐到榻榻米上,她带来的两个婢女站在她身后。李适也顺势坐到了对面,却将小花小鹿去外面候着。

  感觉到李适身高带来的压迫感减轻了一点,诗诗才稍微从容了一些,“妹妹以前是做什么的?哪里的人啊。”。

  李适道:“诗诗姐姐,我是福州府人,家里开了一间小小的铺子,几天前遭恶人绑架,等我醒来后就已经在这里了。”

  诗诗一愣,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眼眶瞬间就红了起来。

  李适道:“难道姐姐也是这般来的?”这话一出,对面的诗诗一下子就哭了出来。

  完蛋,剧情居然走的是“相同命运的姐妹,为了霸道教的宠爱而斗得伱死我活”这种剧情吗?也太狗血了吧!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