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诸天无限 诸天 从辟邪剑法开始纵横诸天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怀疑

  这天晚上,李适就睡在新家,而且一整晚都没有睡着,只是在床上打坐练功,佩剑横在膝上。

  傍晚和江阿生谈妥了,李适给江阿生每个月二两银子,江阿生负责照料那匹马,江阿生还要搭建一个马厩,置办养马用具和搭马厩的钱李适另行支付。

  明天先置办东西,后天早上开工。

  江阿生询问完李适是否练武之人后也没在这个话题上继续追问。

  但李适总觉得不对劲,也许是因为李适看过电影,知道剧情,先入为主地认为以江阿生的机敏深沉,很可能是看出了点什么。

  毕竟江阿生可是电影里扮猪吃老虎第一人。这让李适怀疑自己今天接触对方的行为是否合适。

  李适就整晚都没睡,等待江阿生可能的“拜访”。但直到日出鸡鸣,也无人上门,李适才对自己的紧张感到好笑。

  一夜未睡,李适精神反倒神采奕奕,没有丝毫困顿,辟邪真气居然还有这样的功效他是没想到的。

  而且还有意外之喜,一整晚的修炼,越到后面神智越发清明圆融,似乎进入了一种神而明之的状态,不用李适刻意引导,辟邪真气就自行运行了十几個周天,等李适察觉时又马上从这种状态中跳了出去。

  他无意中竟然进入了修习内功者非常渴望的入定状态之中,可惜维持的时间太短了。

  但也就是这短短的十几个周天,李适身体里过量的燥药药性竟然被彻底吸收,能清晰的感觉到辟邪真气又壮大了一些,身体也更加灵动了。

  这也意味着,李适又可以继续服用燥药了。怪不得练武之人,尤其是精修内功之人,都非常看重“入定”。

  要是以后每次修炼都能入定,那我岂不是可以无限制地磕燥药修行了?但他也知道这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岳不群在教导林平之内功时也曾说过,内功修为越深厚越容易入定,同时对心性也有很高的要求,以他修炼了几十年“紫霞神功”的内功修为,入定也不常见。

  午后,李适来茶摊找蔡婆,边喝茶和边和蔡婆聊天。

  蔡婆的茶摊不大,茶的种类却不也不少,竟然有来自武夷山的团茶。

  在林平之生活的那个时代,大明朝廷在朱元璋时期颁布禁令,禁止碾揉蒸青团茶,废了龙图茶,改制散茶。

  但林家三代豪富,自然能买到稀有的龙团茶,林平之从小喝的便是龙团茶。蔡婆这里的团茶品质虽然一般,但也让林平之这幅身体的味蕾感到了久违的家乡味道。

  “蔡婆,之前听您说有个木匠打的家具很不错,我想给屋里的家具换一换,要不麻烦您带我去看看?”

  “哎呀,李公子有眼光,那老王打家具的手艺确实不错,据说他师傅曾经给皇宫里做过木工活。”

  “那太好了。”

  “你顺着街往南走,如此这般,这般如此便是王木匠的家了,到了提老身的名字,肯定给你一个物美价廉的价格。”

  “唉,蔡大娘,我一个小后生什么也不懂,要不您跟我去一趟?帮我长长眼,我呢额外给您添一些茶钱,保证蔡大娘不白干。”

  “哎呀,什么钱不钱的,老身这点小茶摊,一天能挣几个钱。主要是老婆子担心李公子买不到称心的家具。”

  蔡婆正要起身,去突然想到了什么,“不行,我一会儿要去拿点药材,给江家娘子。”

  “蔡大娘,什么药,很急吗?”李适一边说,一边从袖子里掏出几张银票,当着蔡婆的面规整起银票的边角了,每张银票的面额都是上百两的。

  “哎呀,也不是很急,明天给她也行,走走走,今天老婆子的茶摊就打烊了。”说罢,蔡婆便拉着李适,往王木匠家赶去,连茶摊都没整理。

  李适估计,今天黑石差不多就能找到曾静的住处了。毕竟江阿生去钱庄取钱时出示过存票,那种小额存票上一般是会记录储户的姓名的,黑石恐怕早就找到这条线索了,只是要等叶绽青吓彩戏师进京汇合才会开始行动,毕竟细雨曾是黑石自转轮王下的第一高手,不得不谨慎对待。

  按剧情发展,雷彬找到曾静后,为了给她下马威会出手杀了蔡婆。李适对蔡婆的印象不错,不忍心她为此丧命,于是支开了蔡婆。

  等两人到了王木匠的家里后,李适又装作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样子匆匆离开,嘱咐蔡婆一定要认真选家具,他傍晚的时候会回来,和她一起商量最后的结果,并提前支付了蔡婆十两银子。

  之后李适晃悠去了之前住的那间客栈,锦衣卫和黑石都没有给自己回信。

  看来锦衣卫目前对黑石不感兴趣,而黑石“清理门户”的行动也不打算让自己这个外援参与了。

  ……

  曾静今天出摊比往常要晚了小半个时辰,来了之后却发现蔡婆不在茶摊上,本来她是要向蔡婆打听一些事情的,关于新邻居李公子的。

  那位李公子拜访曾静时,她就发现对方右手虎口是有茧子的,那是常年练武之人才会有的痕迹。

  而她自己当年找李鬼手易容时,也是特意将一些练武之人常常有的痕迹给去掉了。

  前天曾静在钱庄时不得已暴露了武功,昨天便马上有个习武之人成了自己的邻居,真的会有这么巧的事吗?

  她之所以晚来了一会儿,便是确认那李公子不在家后,潜入起房中查找了一番,但并未发现任何可疑之处。

  所以她决定问问蔡婆,看能否打听出一些蛛丝马迹。

  突然,一道极细微的破空声打断了细雨的沉思。

  曾静霍然转身,只见蔡婆茶摊前煮茶叶蛋的锅翻在了地上,茶汤和鸡蛋滚得满街都是,结果在街上游荡的小孩子一拥而上,不顾鸡蛋还很烫手,一手几个抓了就跑。

  曾静朝着破空声来的方向看去,对面商铺的屋顶上正有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朝自己招手。

  雷彬!黑石三大高手之一,擅长钢针杀人。

  黑石终于还是找到了自己,下一刻雷彬一个跳跃,消失不见。

  曾静想起了自己的丈夫江阿生,急忙跑回家中。打开屋门,映入眼帘的便是三颗黑色的鹅卵石。

  黑石不但找到了她,还知道了她的家,也意味着她的丈夫此刻身处危险之中。

  “娘子,今天这么早回来?”江阿生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曾静急忙将鹅卵石收入袖中,转身说道:“我东西忘了带。”

  江阿生走向曾静说道:“我把给小李盖马厩的东西都买齐了,他不在,我就都堆在他家门口了,正好饿了,就回来找点东西吃”

  看着丈夫走向厨房的背景,曾静觉得自己必须要做些什么。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