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进化变异 我为地球打补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突然出现的团伙

我为地球打补丁 摸鱼哈士奇 2197 2019.12.31 20:30

  纪白看到只剩他和陈队长两人,连忙拦住陈队长离开的脚步,笑嘻嘻的凑到跟前。

  “陈队长,您就和我说说人贩子的事儿呗。”

  陈队长斜着眼瞥了纪白一眼,缓缓吐出四个字:“无可奉告。”

  “上次那伙人贩子还是我抓住的呢,万一他们同伙知道了来报复我呢,我总要知道点消息以防万一吧。”

  纪白锲而不舍的套着近乎:

  “再说我也可以帮你分析分析不是,这几天我的能力你也看到了,说不定就能找到什么蛛丝马迹,早一天解决说不定就少一个孩子被拐卖。”

  纪白那句早一天解决就少一个孩子被拐卖打动了陈队长,陈队长沉默良久,默默掏出一根烟点上。

  陈队长将香烟放到嘴唇边深深吸了一口,红色的烟头昏暗的小巷中明灭不定。

  “你保证不会泄露出去?”

  “绝对不会。”纪白一脸郑重的回答:“孰轻孰重我还是抡的清的。”

  “最近这段时间,失踪儿童的案件突然多了许多,尤其是周边县村,几乎隔三差五就有人报案说自家孩子丢了。

  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伙人贩子,查也查不到,他娘的跟凭空从石头里蹦出来的一样。”

  陈队长弹了弹烟灰,回想起这几天发生的事情,眼中闪过一丝阴霾:

  “这群人和一般的人贩子不同,不像是普通的游兵散勇,而是有组织有纪律的正规军,作案手法十分严谨,明显有个高手在背后掌控全局。”

  “有没有可能是从别的省逃窜来的团伙。”纪白皱着眉头分析道:“试试从警察内部的数据系统查查?”

  现在是信息时代,只要有需求,总会留下一些蛛丝马迹。

  “这个我们早就想到了,这个月内流入本市的外来人口,只要是有案底的我和同事挨个往过查,结果什么都没有发现。”

  陈队长说到这里有意的压低声音:

  “而且每次我们设下天罗地网,都会被他们先一步察觉,我怀疑有人在给这群人打掩护,充当保护伞。”

  “你是说....有内鬼?”这下纪白眉头皱的更紧了:“是警察内部的人吗?”

  “不像,如果是那样,我们压根儿连着群人的存在都不会知道。”陈队长摇摇头:“但是地位肯定不低,有些很多线索查着查着就断了,明显是有人暗地里捣鬼。”

  “那从买家方面入手呢?”纪白思考着:“他们拐了小孩总要卖出去的吧,查查有哪家突然多了小孩,说不定可以顺藤摸瓜查出线索。”

  “这就是最邪门儿的地方。”

  陈队长把烟头扔在地上狠狠踩灭,胸中似乎有一股怒火无处发泄:

  “所有的小孩被拐卖之后,再也没有出现在大众视野中,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也不知道这群人到底图什么”

  纪白有些理解为什么那么多警察殚精竭虑,却迟迟找不到线索。

  这伙人凭空冒出来,作案手段严谨,上面还有大人物做保护伞,而且拐了小孩之后迟迟不卖,一副无欲无求的样子。

  没有欲求就没有破绽,警局查他们就好像一拳打在空气中,让人憋屈不已。

  “查不到这群人的来处,不是从外省逃窜而来的团伙,有高手在背后掌控.....”

  纪白默默重复着陈队长的话,突然脑中灵光一闪。

  “有没有可能是境外势力?”

  “境外势力?”陈队长一愣:“如果是境外势力,那应该会有很多外国面孔,最近市里的外国人没有什么变动。”

  “不一定是非要很多人。”纪白解释道:“也许只是几个从境外偷渡过来的,或者说干脆只有一个人!”

  “一个人?”陈队长明显不认同纪白的判断:“一个人能干什么,这明显是团伙作案。”

  “如果除了首脑之外,其他的成员都是本地人呢?”

  纪白默默分析:

  “有一个外来的高智商罪犯,蛊惑了大量本地人为他服务,这样就说的通了,为什么这群人好像凭空冒出来一样。”

  “怎么可能,就算他智商再高,也不可能短短时间内聚集起如此有纪律性的团队。”

  陈队长反驳道:

  “之前你抓住的那三个人可是宁愿坐牢,也不供出幕后的主使,这是一个外来人员能做到的事吗?

  就算他再有钱,如果是从境外汇来的,我们早就查到线索了。”

  “除非他用什么特殊方法控制住手下的成员,或者说他让手下的人认为只要不出卖他,得到的好处要比坐牢的代价还大。”

  纪白承认他的猜测有点匪夷所思,但是脑海中的知识告诉他,排除所有不可能的因素,剩下的结果,即使再不可思议,也是事实的真相。

  “我还是不认同你的看法。”陈队长摇摇头:“从常理上根本说不通。”

  “要进一步验证我的猜想,还需要更多的信息。”纪白点点头说:“我找机会看能不能查到线索,我不是你们警察系统的人,谁也不知道我的存在,说不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陈队长脸色沉重的思考了半天,最终艰难的点点头。

  作为警察居然让自己保护的对象帮忙查案,这让陈队长十分羞愧。

  如果不是有人暗地里给罪犯通风报信,把他们警察的行动暴露给对方。

  再加上被拐卖的孩子们一直没有消息,时间拖的越久孩子们越危险,陈队长说什么也不会同意这样的事。

  “你切记不要逞强,这群人不是什么善茬,如果遇到什么危险立马放弃,不要被把己置于危险的境地。”

  陈队长离开前还不放心的叮嘱道:

  “说到底这是我们警察的工作,你查不到也没有关系,我就是累死,也要在死前把这群王八蛋绳之以法!”

  纪白和陈队长分开后,也没有心情继续在夜市游荡,和烧烤摊老板打了声招呼便向家里去。

  回家路上纪白还在不断思考,分析着刚才陈队长说的信息。

  突然出现的拐卖团伙,背后有人做保护伞,有可能是境外偷渡者蛊惑本地人组成,手下宁愿坐牢也不愿意出卖首领,拐卖了小孩也不卖出....

  将对方表现出来的特点一条条列出,纪白的眉头越皱越紧,大脑疯狂运转。

  纪白总感觉很奇怪,这些条件有些单独拉出来并不奇怪,但是全部组合在一起,就什么奇怪,总给他一直巨大的违和感。

  一定有一条线索藏在暗处没有发现,一条可以把所有东西串联在一起的线索。

  纪白相信只要他找到这条线索,一切都将迎刃而解,罪犯必定无所遁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