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进化变异 我为地球打补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第二次入门指导

我为地球打补丁 摸鱼哈士奇 3317 2019.12.10 17:37

  经过两个礼拜的的努力练习,加上狸花猫给予的灵光一闪,纪白的马步功夫终于迎来升级。

  “叮,宿主基础马步技能达到融会贯通,解锁入门指导后续。”

  光是一个马步功夫就让他受用无穷,不知道后续还会给他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纪白回到卧室往床上一趟,对脑海中系统下令开始入门指导。

  眼前画面一转,又来到熟悉的演武场,看到站在演武场中心的长衫男子。

  纪白按照记忆中看过的武侠电影的印象,笨拙的行了个弟子礼,不管对方是何种原因,总之对他有教导之恩,这个礼纪白行的心服口服。

  没想到长衫男子一个侧身躲开,摆了摆手说:“不必如此,我也是受人所托,当不起此等大礼。”

  “几日不见不知你马步功夫进展如何,扎来看看。”长衫男子吩咐道。

  纪白听后立马四平八稳的一蹲,身体一起一伏,配合绵长舒缓的呼吸,如同骑着骏马奔驰。

  长衫男子绕着纪白走了几圈,走到纪白身后的时候,突然朝着纪白腰部一掌拍下。

  纪白身形微微一晃,但很快调整过来,如同不倒翁一般。

  长衫男子满意的点点头说:“看来你记住我说的话了,马步功夫已经融入身体,剩下的就靠水磨工夫了。”

  听到对方的夸奖,纪白久违的有种学生时期被老师赞扬的兴奋感,当下不自觉的站直身体。

  “咦?”

  谁知长沙男子看到纪白站立的姿态,不禁露出感兴趣的神色,绕着纪白转了好几圈。

  正在纪白有些紧张的时候,长衫男子突然爆喝一声。

  “看掌!”

  纪白被爆喝声吓了一大跳,视线中一巴掌就冲着自己脸部袭来,电光火石之间身体下意识的用起记忆中狸花猫的步伐。

  之见纪白双腿微微一屈,脚掌一紧一松,瞬息之间向后跃出两米有余,一动一静之间,甚至有那么点静若处子动若脱兔的味道。

  长衫男子看到纪白的动作,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欣赏。

  他只不过教了最基础的马步功夫,纪白居然能靠自己练到行、卧、躺、坐之间无处不是马步,着实出乎他的意料。

  “不错不错,你能靠自己将马步修炼到如此境界,看来的确是下了功夫了。”

  纪白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连忙将自己看狸花猫动作才灵感爆发的事情告诉长衫男子。

  长衫男子听后更是赞许的点点头说:

  “很好,练功也要靠脑子的,只是一味的傻练,到最后也只能是个厉害的打手,上限不高。

  真正的大师从来都是将自己思想融入武道,在前人的基础上开陈出新。

  你能在自己思考,从生活琐事之中领悟武道真意,有点武道大家的意思。”

  “废话就说到这里,今天我正式教你站桩。”

  “正所谓:要知拳精髓,首由站桩起。万法皆得于站桩。”

  长衫男子负手而立。

  “我要教你的叫做两仪桩,两仪即阴、阳,谓之乾、坤,天、地,父、母。”

  长衫男子右手握开口拳,手心向上,曲前肘,置于胸口上方,右腮下处;左手同样握开口拳,手心向下,曲肘挎于胸部乳下方侧处。

  摆出一个姿势示意纪白照着做,同时口中说道:

  “拳诀云:头顶青天,脚踏清泉,怀抱婴儿,两肘靠山。

  这四句话可以概括成四个字:顶、踏、裹、撑,顶与踏是求正,裹与撑是求松、求稳。

  站两仪桩的时候,心里要有托天盖地,内圆外方的感觉。”

  纪白学着长衫男子的姿势,很快就摆出一个两仪桩的架子。

  “不错,用劲和重心调整的很好,这是真正可以长气力的拳架子。”

  长衫男子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根木棍,不时在纪白身上点几下,帮助纪白微调站姿。

  纪白维持着两仪桩的拳架子,感觉全身燥热,似乎有一股热气在胸膛处凝聚,额头也微微冒汗。

  “是不是感觉有点热,全身都有一种想要出汗的感觉,好像泡热水澡一样。”长衫男子问道。

  纪白紧闭着双唇点点头,他怕自己一开口身体里热气就会喷涌而出。

  “人体是一个宝藏,蕴含无穷的潜力,这股气就是武道中最基础,也是最精深的东西,奥妙无穷。

  如何合理的利用这股气,也是所以武道家追求的东西,其中最基础的应用就是能含住这股气,让它为自己所用。”

  为了让纪白有更直观的感受,长衫男子直接用手点住纪白尾椎,自下而上逐渐延伸。

  纪白感觉脊椎随着长衫男子手指移动,一点点伸展开来,如同一只大龙从沉睡中苏醒。一股股热流也随着脊椎的伸展,从身体各处聚集。

  随着热流越聚越多,纪白也感觉越来越热,一股气憋在胸口不吐不快。

  终于纪白到达极限,忍不住一口气喷吐而出。

  “咻——”

  如同一道气箭,一条长长的白气从纪白口中射出,消散在半空中。

  吐出气箭后,纪白浑身汗如雨下,无数汗水从毛孔中流出,伴随着无力的虚脱感,就好像刚泡完热水澡一般。

  长衫男子一招手,流光钻入纪白身体,纪白瞬间生龙活虎。

  “没关系,时间还很长,我们可以慢慢来。”长衫男子笑眯眯的说。

  就这样,长衫男子不断的用特殊手法刺激纪白的脊椎,让纪白试着控制体内翻滚的气息。

  每当纪白憋不住泄气虚脱,长衫男子就招来一道流光帮助纪白恢复体力。

  纪白被这种感觉折磨的痛不欲生,每次泄气虚脱的时候,那种无力,那种仿佛身体被榨干的感觉,纪白只想瘫在地上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

  可是每次流光恢复体力后,那种这次一定会成功的自信,那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狂妄,纪白都不知道自己是谁。

  不过正如长衫男子之前所说的,纪白这个人别的优点没有,就是韧性足。

  所以虽然被不断的一上一下弄得快要发疯,纪白还是咬牙坚持下来。

  殊不知这种纪白这种痛不欲生的体验,是多少武者梦里才会出现的场景。

  一位武道大家手把手的教自己站桩,还不惜耗费体力当工具人帮自己刷桩劲,泄气虚脱之后瞬间恢复体力,不要太梦幻好不好。

  靠着梦幻配置,纪白的站桩功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进步,在不知道多少次泄气后,终于可以在维持桩功动作不变形的情况下,做到气息不泄。

  “很好,你这算是入门了,剩下的就靠你自己勤加练习。”长衫男子满意的望着纪白。

  “要结束了吗?”纪白原本兴奋的心情不由的低落起来。

  虽然只是短短的两次教学,但是作为纪白武道入门的引路人,尤其是这几天细致入微的教学,虽然对方的长相姓名都不知道,长衫男子还是让纪白有些不舍。

  看出纪白有些不舍的样子,长衫男子心中一暖,不过随即板起脸说:“休要做小女儿姿态,天下无不散之宴席。”

  长衫男子继续说:“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能教的我都教了,之后能练到什么境界全看你自己。”

  “还是那句话,切记不可有丝毫懈怠之心,武道之路荆棘满布,唯有保持恒心才可披荆斩棘!”长沙男子面色一正说。

  纪白恭敬的点点头,双手抱拳深深一拜,行弟子之礼。

  这次长衫男子没有躲开,受了纪白一礼,看着这位只教过两次,连茶都没有敬过一杯的“学生”。

  “师者,传道受业解惑也,徒弟还没学够,我这当师傅也不好意思拍拍屁股走人。”

  长衫男子说罢抬头隐晦的看了一眼天空,似乎在揣摩某些东西的想法。

  “不能白受你这一礼,罢了,时间紧迫,能学到多少全看你自己了。”

  “看好了!”长衫男子大喝一声,脚下不八不丁的站着,摆出一个起手式。

  纪白精神一振,连忙聚精会神的观看,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漏了一个动作。

  “我所练的拳法名为八极,用力讲求崩、撼二字,崩,如山崩之势;憾,如震撼山岳。

  头要顶,颈要挺,身要直,胯要坐,动作干脆,发力刚猛,挨、帮、挤、靠无处不到。

  拳似流星眼似电,腰如蛇形脚如钻。

  闾尾中正神贯顶,刚柔圆活上下连。

  体松内固神内敛,满身轻俐顶头悬。

  阴阳虚实急变化,命意源泉在腰间。”

  长衫男子左脚向前猛踏一步,右手如同一柄铁锤猛地向前一砸,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此乃金刚八式第一式:冲锤!”

  纪白在一旁看的目眩神迷,刚才那一拳发出的脆响,宛如平地惊雷。

  “发力瞬间要劲如崩弓,发如炸雷,势动神随,疾如闪电。以刚劲为主。

  再看一遍!”

  长衫男子这次右脚前踏,左手前挥,又是一式冲锤甩出。

  “看我的手臂!”

  听到提醒,纪白连忙将注意力放在长衫男子的露出一截的手臂上,对方外露的小臂上密密麻麻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遇敌好似火烧身,心要急,手要快,好似烈火烧身,人一急立马气息沸腾,这时憋住这股气,用在手上。

  意与气合,气与力合,好似滔滔大江连绵不绝!”

  长衫男子说到这里又是一连串冲锤,炸雷般的脆响在空气中连成一片,好似鞭炮一般。

  就在长衫男子演练武道之时,系统演武场突然传来一阵抖动,好似地震般让人站立不稳。

  似乎长衫男子的做法违背了某些规则,连同着长衫男子的身形也变得模糊起来。

  看到这里长衫男子无奈的笑了笑说:

  “看来只能教到这里了,不过也够你用了,一招鲜,吃遍天,以后有机会还会再见的。”

  周围的演武场逐渐模糊,意识到时间所剩无多,纪白焦急的大声喊道:“弟子纪白,师傅遵名是何,还望告知弟子!”

  一个声音穿过逐渐模糊的演武场,遥遥传来:“李书文!”

  纪白躺在床上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李师傅最后的一串连打,虽然只有一式,但也让他看到一条通天大道铺在眼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