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进化变异 我为地球打补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三章:武当山(6)

我为地球打补丁 摸鱼哈士奇 2099 2020.01.16 21:59

  对方的面相,分明不像是在世之人,亦或说不像是此世之人。

  就且先不论是不是在世之人,此人面相也称得上惊天地、泣鬼神。

  保寿繁霞,分明长生久视之人;眉交半分,却又有早死夭折之象。耳白如面,垂如棋子,当可名满天下,富贵永存;山根截筒,凖头尖薄,却又孤贫削弱,客死他乡。目秀而长,眼似鲫鱼,必在君王之侧,位列公卿;唇红端中,如仰角弓,又要劳苦奔波,一事无成。

  看到最后李会长只觉得精神一阵恍惚,好似用脑过度一般,连忙闭上眼睛把头瞥向一边。

  不能再看了,再看下去他就要精神错乱了。

  纪白发现李会长的小动作,微微摇头浅笑一声,一副对少不更事的年少晚辈善意宽容的样子。

  随即纪白轻轻一抖衣袖,朗声说道:

  “自古术数有三大绝学,并称为“三式”:一曰太乙神数、二曰奇门遁甲、三曰六壬。其中太乙以天元为主,测国事;奇门以地元为主,测集体事;六壬以人元为主,测人事。

  太乙测国事,为帝王所忌,故声名不显;奇门测集体事,声名远播;六壬测人事,鱼龙混杂,声名已损。”

  太乙,又称太乙神数,为三式之首,是古代最高层次预测学,相传产生于黄帝战蚩尤时,预测之时,乃是以阴阳、三才、四季、五元、六纪、八卦、九宫、十六神等排盘;奇门,又称奇门遁甲,在古今都被誉为“帝王之学”,融周易、天文、律历、地理、数学、阴阳、五行学说为一体,主以三才排盘,诸葛亮的“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就是靠的它;六壬,又分大六壬和小六壬,小六壬暂且不说,只是个算吉凶的小窍门,任谁都一学就会,大六壬则以天干、地支、时辰排盘,以月将加时辰,立四课,排三传,观阴阳,辩生克,以决凶吉成败。

  说罢纪白似笑非笑的盯着李会长说:“不知道兄学的是哪一式?”

  李会长听出对方话里的意思,苦笑一声拱手道:“学艺不精,让道兄见笑了。”

  “如今正午时辰已过,之后的香客们也都快要上山了。”

  说罢李会长伸出右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到时候恐怕人多眼杂,多有不便之处,道兄不如随我去后庭客房,那里清静无人,正适合谈玄论道,正好让我尽尽地主之谊。”

  纪白微微颔首表示同意,李会长便一马当先在前面带路,期间不时回头小心翼翼的招呼着纪白。

  两人刚刚离开大殿来到后殿的庭院中,就看见矮个知客拉着一个中年道长急匆匆跑来。

  期间矮个知客不停的催促着身后的中年道长,中年道长则是打着哈气,慢悠悠的吊在后面,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钟师叔,你快点儿啊,方丈说了让你赶紧过去,晚了他可能就坚持不住了!”矮个知客一脸焦急的说。

  中年道长,也就是知客口中的钟师叔,则是不紧不慢挽着衣袖,一边挽一边说:

  “你别急,我师兄我还不了解,贼着呢,上次那个拿剑的不也气势汹汹,最后连他半根毫毛都没挨着,放心吧,出不了事。”

  两人的对话传到李会长耳朵里,李会长原本和煦的表情顿时黑了大半。

  看来他平日里还是对这些师弟们还是太宽容了,整天除了吃就是睡,要不就是练武打架,其他啥事不管,武当山上大大小小的事那个不是他在操持。

  想到这里李会长心累的叹了口气,板起一张脸准备好好显示一翻掌教师兄的威严。

  钟道长此时看到从大殿出来的两人,发现走在前面李会长从容不迫的样子,钟道长给一旁的矮个知客撂了个眼神,意思我说什么了来着?肯定没事的。

  随后钟道长挽起袖子,做出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冲到李会长面前说:

  “师兄,是哪个敢在紫霄宫闹事?有没有对师兄你不敬?反了他了。”

  钟道长拍拍胸脯一副义薄云天的样子:

  “师兄你放心,只要你一句话,我肯定把那人打得半个月下不了床!”

  看着自己师弟慷慨激昂的样子,李会长扯了扯嘴角,只想说一句。

  我信了你的邪!

  要不是听到之前的话,李会长说不定还会感动一下,现在他只觉得辣眼睛。

  “行了行了,都是误会,现在没事了。”

  李会长无奈的摆摆手,说罢还冲纪白尴尬的笑了笑,他感觉今天起床没看黄历,怎么事事都让别人看笑话。

  纪白则是豁达的笑了笑,转头饶有兴趣的观察对面的钟道长。

  作为李书文的亲传弟子,吸取了李书文和王重阳记忆的人,纪白的眼里自然也跟着上涨。

  这位钟道长看着身形清瘦,但是朴素的黑色道袍下是隐约露出结实的肌肉线条,明显能看出是那种同时兼备的力量和敏捷的流线型肌肉,而不是那种追求所谓健美练出的死肌肉。

  行走之间也极有章法,下盘极稳,动静之间浑然天成,一看就是把功夫练成本能的高手,起码在接收李书文记忆之前的纪白不如他,一对一估计要被打成麻瓜。

  古时候但凡是稍微大一点的门派,不管是寺庙也好,道观也罢,为了保护自家道统,都会有意识的培养专门修习武艺的弟子。

  既有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钻研先人经典书籍的弟子,也有刻苦修习武艺,保护门派安全的弟子。

  双方一文一武,一刚一柔,就好像太极图的阴阳相辅相成。

  只有这样才能在保持自己道统不灭长盛,最出名的例子应该就是少林寺武僧了。

  历史上少林寺可不是电影中演的只要是个人就会两手功夫,而且越老的和尚越厉害,而是只有专门负责守护寺庙的武僧才会练武。

  这个钟道长应该就是武当山中专门负责武艺修行的道人,虽然现在时代不同了,但是该有的还是会有。

  纪白想起自己今天是来装逼的,顿时眼睛一亮,这不是上好的工具人吗?

  虽然钟道长一看就不是善茬,练武的有一个算一个,比他能打的估计选不出几个。

  但是纪白表示。

  算了,我不装了,我是修仙的,我摊牌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