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进化变异 我为地球打补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二章:灵气复苏(2)

我为地球打补丁 摸鱼哈士奇 2116 2020.01.21 23:47

  【确定使用补丁灵气初步复苏】

  【补丁加载中.....】

  【补丁加载中.....】

  【补丁加载中.....】

  .....................

  纪白确定使用之后,【灵气初步复苏】补丁开始加载,也许是这个补丁过于重要,系统一直显示加载中。

  终于经过漫长的等待之后,系统刷出了一则提示。

  【加载完毕!】

  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又似乎是纪白一人的幻觉。

  在纪白的感知中,就像是石块砸入平静的湖面,一股无形的波纹以他为中心向四方扩散。

  初起之时还十分缓慢,随着时间发展和波纹逐渐扩大,波纹扩散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到了最后就好像狂风一般迅速扫过大地,一直蔓延到地平线的尽头。

  医院中照看新生儿的护士长意外的发现,今天出声的小孩们格外安静,噙着手指在婴儿房中睡得香甜,眉头舒展似乎是在做什么美梦。

  在武当山中刻苦练武的钟道长身形猛然一段,发现体内一直困顿自己境界的樊笼突然出现一丝裂痕,之前前辈留在自己体内的一丝真气也兴奋的加快运转速度,不在像之前一样只会消耗,反而有一种慢慢壮大的趋势。

  发现自己体内变化的钟道长面色一喜,武也顾不上练了,大呼小叫的冲向李会长的卧室。

  “师兄!师兄!你快出来.....”

  遥远的北方山脉中,经年不化的雪地中,一位提着长刀的赤膊少年无视周围凌冽的寒风,对着面前的老树一下一下的拔着刀。

  呛!呛!呛!

  无形的波纹掠过,赤膊少年突然福灵心至,手中长刀在空中划过一道黑色的闪电,面前的需要两人合抱的大树被拦腰斩断,惊得周围雪地里的傻狍子四散逃命。

  赤膊少年看着面前轰然倒地的大树,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长刀,纳闷的挠了挠脑袋,索性又找了一颗大树开始练习。

  呛!呛!呛!

  龙虎山排衙峰中的某处矮小道观,一名六十左右的老道人正结束一天的功课,准备给师傅的牌位上完香后便去休息。

  老道人一边上香一边还在口中碎碎念道:“师傅啊师傅,徒儿这辈子可叫您给坑惨了,您整体忽悠我说什么咱们正一道的传承都是真的,要我一定替您证明。”

  说到这里老道人苦笑说一声接着说:“结果我练了一辈子,还是啥也没练出来,要不是在道教协会挂了个名,我早就饿死了。”

  说罢老道人细心的拭去牌位角落的几丝灰尘,神情萧索的说:“我不准备找徒弟了,咱这一脉到我这里就够了。

  您也别怪我,毕竟咱不能坑人家孩子啊,到时候找个徒弟像我这样,一辈子抱着一堆奇奇怪怪的符咒研究,到最后连自己都养活不了,这不是——”

  说到这里老道人话语猛然一顿,表情不可思议的望向天空。

  他刚才有一瞬间感受到体内出现一丝异动,那感觉,好像是自己师傅念叨了一辈子的法力!

  想到这里老道人也顾不上说话了,疯了一样冲回卧室,拿出自己平日撰写符咒的工具。

  老道人颤抖着将笔墨朱砂放在案上,整理了一下衣着,口中默念静口、静身、静心三咒。

  “丹朱口神,吐秽除氛。舌神正伦,通命养神。

  罗千齿神,却邪卫真。喉神虎贲,炁神引津。

  心神丹元,令我通真。思神炼液,道炁常存。”

  这三咒老道人学了一辈子,也念了一辈子,就算如此激动的心情之下也分毫不差。

  而后老道人再诵祝笔,祝墨,祝纸真言。

  结束后老道人哆嗦着手拿起师傅传给他的符笔,沾了沾磨好的朱墨。

  随后提气意想画符,手中符笔在黄纸上一阵挥毫,一口气不断将整张符画完。

  画完后老道人拿起一旁的水碗,含住一口清水,噗的一声盆栽画好的符纸上,同时口大喝:

  “急急如律令!”

  一切做完后,老道人一动不动的盯着桌上的符纸,他画的是最简单的敕火咒,是他师傅教他的第一种符咒,绝对没有画错的可能。

  然而随着时间的漂移,老道人的目光从激动,到紧张,再到祈求,最后到失落,桌上的符咒没有任何反应。

  到了这里老道人仍有些不甘心,喃喃自语的说:“可能是我刚才画符泄气了,我再试一试。”

  说罢老道人拿起符笔,在桌上疯狂的画起符咒来。

  “急急如律令!”

  “急急如律令!”

  “急急如律令!”

  “急急如律令!”

  随着一声声敕令想起,桌上的符咒没有任何反应,似乎老道人刚才感觉只是一种错觉。

  老道人慢慢停下画符的动作,看着桌上密密麻麻的符咒,忍不住自嘲一笑:“看来我的确老了,都产生幻觉了。”

  说罢老道人准备就手中的符笔随手丢开,但犹豫了一下后还是小心的收起来,失魂落魄的走向祠堂。

  “师傅啊,徒弟我还是让您失望了,看来咱们这一门,是没有机会——”

  轰!

  突然一阵热浪从身后袭来,老道人猛然回头。

  只见之前堆放着符纸的桌案化作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热烈的火光照亮了四周的黑暗,同时也照亮了祠堂正中央的牌位。

  老道人看着眼前的一幕,颤抖着嘴唇说不出话,想要说些什么却一屁股坐到地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老道人猛然仰天大笑起来,笑得上上气不接下气,眼泪鼻涕留的满脸都是也不自知。

  笑到最后老道人的笑声逐渐转化为呜咽声,伴随着含糊不清的哭喊声:

  “呜呜呜呜呜......

  师傅...呜呜呜呜呜呜,徒弟没给您丢人。

  呜呜呜呜呜....您没错,呜呜呜呜呜,咱们一门有望了!

  呜呜呜呜呜....徒弟我改日就去给您找个徒孙,肯定不让咱们一门的传承断绝,呜呜呜呜呜......”

  在遥远的西边,大不列颠的白金汉宫中,一位驻守珍贵文物的守卫忍不住擦了擦眼睛,他刚才好像看见面前的宝剑抖动了一下,发出一声轻微的剑鸣。

  更加遥远的大洋彼岸,高耸的奥林匹斯山忽然间风云变换,之前还是晴空万里,瞬间便是黑云密布,电闪雷鸣,一位早已痴呆的老人突然指着山顶的闪电狂喊,很快便被周围的护士拉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