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落幕为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只想安静住院

落幕为雪 頔落 2875 2019.06.22 17:44

  “医生,我要住院,给我安排一个安静些,单人的,病人少些,医生也少些的房间。”徐煜晖又出现在刚才那位医生的房间,他坐在医生办公桌的对面。

  医生抬眼看了看眼前这位青年,斜坐在椅子上整个人靠着背椅,微仰着头,长的很是帅气,眼里却都是不耐烦。医生继续低头,在医院这种地方真是看尽千奇百怪的人,什么样的都有。“你的检查报告单我看过了,没有什么大问题,就是一些外伤,回家静养最多十天就可以完全恢复,不用住院。”

  “不可能,我是在车祸中撞的,脑子有点恍惚思路不太清晰,还有点什么来着……我也说不清楚。况且你说的伤情也很不切实际,就是表面的我也能看到,那要你们医生干嘛。现在脑袋开始有点晕,我觉得自己需要留院观察做个全面的体检。”

  医生看他这张好看的脸,出口竟然还能这么胡乱东说西说,就义正言辞的说,“不可能,医院床位都是给需要的病人,没有闲置多余的。”医生说完,就低头写自己的诊疗报告单,没有再看青年,她不想和他多纠缠。

  徐煜晖坐着没动,只是懒懒的说了句,“真的么,我怎么就不相信呢。如果……”

  “铃……”医生桌子上的电话响了,医生看电话号码是领导的,就迅速接起电话。

  “院长您好,对的是在我这治疗,好的……好的……知道了,明白您的意思,具体我来安排。”是院长的电话,他没有说这位病人的身份,只说是很重要的人,要非常用心的看护好,不能有一丝一毫的闪失和不满。

  医生挂完电话,用简直不可相信的眼神看了看眼前这位青年,停顿了一会才以询问的口气说,“要安静的,人少的?“

  ”对。“徐煜辉确定的吐出一个字。

  ”我这就给您安排,如果有什么问题还请及时给我说。”

  “看吧,我就说不相信,还真是。”徐煜晖心里想,果然不出自己所料,徐家人已经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消息迅速,动作快捷,估计要不了多长时间那伙人应该就快要到了。

  “那就顶层的贵宾套间吧,环境人员都符合您的要求。”

  “贵宾室可以,用心安排就行。”

  医生叫了一位护士带这位青年去贵宾室。

  贵宾套间,在住院部的十六层三零三室,环境比较安静,空气中弥漫的药水味也淡了很多,楼顶还有个单独的小花园供病人出来散步用。

  徐煜晖看了看套间,挑了一间大些的房间,就躺了下来。这会的天已经黑了,他有点困,也懒得理一会要来的人。他想徐家安排的人肯定会来的,在来之前他只想眯会眼。

  刚眯上眼睛一会,“咚,咚,咚。”有人敲了三下门,徐煜晖也只是翻了个身继续睡。

  来的一行人有八个人,统一的黑色西装革履,为首的男人在门前俯身静听,听到门内无任何声响。接着他又提高嗓音说,“少爷好,徐先生安排我们过来接您回家。”

  “……”

  “少爷,那我们就进来了。”

  四五个人的脚步声散落在床的周围,白色的灯光打开照亮整个屋子,徐煜晖皱了下眉,半睁着眯开的眼睛说,“徐先生说让我别睡觉?”

  “少爷,您说的这玩笑话,徐先生吩咐有您的消息,我们第一时间接您回家。无意打扰您休息。”

  “那就是有意打扰喽,我怎么听着这话的意思是让你们把我绑架回去?我现在可是重症伤者,进来的时候没看门牌么,你们把我带走你们能负责得起吗。”

  “少爷身体康健,我们刚才也都和医院方了解清楚,您可以回家,回去到上都市也有更好的医院。”

  “我说,再好的医院也治不了将死之人,你们说对吗。”

  “少爷,您开玩笑了。”

  徐煜晖不耐烦的吼道,“少爷的话没听清楚吗,给我滚。”

  “少爷……”为首的人话还没有说出口,门口又传来了宋管家的声音,“少爷的话没听清楚吗,都出去吧。”

  “宋管家好,我们马上出去候着。”几个人退出了房间整齐的列队在门口。

  宋管家四处打量了下房间,在一张单人沙发上坐下。“这里环境还行,能休息,但不宜居住。”

  徐煜辉的脸色恢复正常,他看宋伯风尘仆仆的赶来,也是辛苦他了。“宋伯,这么晚辛苦您跑一趟。”

  宋管家像看着自家儿子一样,眼里都是温和的关切,“不辛苦,看见你好着徐先生也就放心了。这么多年在国外,我都没有好好看看你,前几天也是匆匆一瞥,回去我们也好好聊聊这些年发生的事。”

  “宋伯,您可以回了,这里没事,我自有我的事要处理。”

  宋管家看少爷状态还不错,手上的纱布医院也早早给他说了不碍事。“这次来,先生是有话让我亲自带给你。他说: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任性完了就回家,不用躲着他。”

  “嗯,就当我人还在国外,没有回来就好了。”

  “夫人是个好人,可世事难料,她一定不愿看见你和先生现在这样。”

  “嗯,宋伯早点回吧。”

  “那好吧,宋伯走了,有什么需要你随时给我打电话。”

  “宋伯,慢走”,徐煜晖下了床,看宋伯和一行人离开病房。

  房间又归于安静,徐煜晖正准备回卧室就听见隔壁有动静,他停下脚步大声问,“这儿怎么还有人?”

  隔壁房间里的护士急急走出来,“您好,这姑娘还在昏迷中,目前身体的各项指标是……”她慌乱中翻着本上的记录。

  “我不是问你这些,我问她怎么会在这?”

  “不好意思没记住,但各项指标正常,您放心,不出什么差错的话最晚明天就会醒。哦,对了,是王医生安排的房间,我是负责这里的护士,您有什么问题尽管找我。”

  “王医生!”徐煜晖大概猜可能是之前那个医生吧,“为什么要安排她住我的房间?”

  护士听着这语气不对呀,有点兴师问罪的感觉,难道是搞错什么了。“你们同时来的,不应该是一起的么,而且她的缴费都是你处理的。”

  “什么鬼逻辑,你们尽快将她送到其它病房,你也不用待在这。”

  “好的,我马上处理。”护士开始打电话请示,“王医生,十六楼套间这位先生很不满意,他需要一个人住,且不需要护士。”

  “真是……”

  徐煜晖伸个懒腰回到自己床上躺着,这几天真是太累,他躺了一会,却压根就睡不着,能听到外面电话里几番周旋的声音。

  大概有十多分钟的电话,护士无奈的挂上电话,她准备和这个患者再沟通沟通。

  “您好,睡了吗?”

  “……”

  “你好……”护士准备敲门,话还未说完。

  门已经从里面打开了,探出一张不耐烦的脸,“说……”

  “你好,我已经尽力安排了,真的。但是确实没有空的床位了,你就发扬下美德?”

  听到这徐煜辉还是一脸的不耐烦,但已经懒的计较了,“好吧,好吧。”砰,又关上门。

  这么快就答应了,护士还没反应过来,对方已经关了门。“谢谢,谢谢啦!好人有好报。”护士对着关上的门给里面的人说。

  护士感觉这人的态度,自己像是碰了一鼻子灰,但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结果还不错,至少自己不用两为难,本来她只是试探的问下,如果他不同意她已经做好准备将女患者转出去,没想到他却同意了。就继续回房间守着监控数据,又将是一个不眠之夜。

  徐煜晖还是了无睡意,他从行李箱中拿出一个包装袋,打开了是一个画册。他凝视着画中的景象,皑皑白雪绵延天地间,画中坐落着几栋小房子,铺盖着厚厚的雪,窗户里透着温暖的灯光,背景是蓝色的夜空点缀着非常多的星星。再翻开一张,是夜,梦幻般的色彩,是极光,吸引着视线久久不能离开。

  母亲喜欢画画,她画了一幅又一幅,堆在角落里,徐煜辉是在整理母亲遗物的时候,他拿了这本画册随身带上,其它的都封锁在画室里。

  母亲给他打的最后一个电话是,小晖,你长大了,而我已经不年轻了,你可以照顾好自己。

  他接到电话后的第一反应就是提前回国,他努力的奔跑,跨越了半个地球,还是面对这样的结局,回到家的那一刻,他参加的是一个黑白色的沉沉葬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