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落幕为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回徐宅

落幕为雪 頔落 2161 2019.08.15 16:50

  “赵医生,我有个朋友想麻烦你,她是前段时间出过车祸,自己失忆,父亲随后离世,她家的情况是母亲在她八岁时就不知道去了哪儿,她有个哥哥后来也失踪了。她的症状是记忆留在八岁前,日常影响不大,就是晚上失眠做噩梦,噩梦就是她哥哥失踪的场景。大概情况就是这些。”

  “这是你的朋友?听着经历很凄惨,我会尽心的。你和她一起来我家?还是医院?”

  “我不方便过去,赵医生只需要将诊疗结果给我说下。”

  “那我就让人过去接她,到我家里来。”

  “谢谢赵医生。还有个情况她因失忆,错将别人当成哥哥,就这么将错就错了,您知道就行不要告诉她。”

  “听明白了,我知道怎么处理。”

  徐煜晖将这些给李锦安排妥当,就出门了。

  今天是桑婆婆生日,徐煜晖买了一盒蛋糕里面有六个口味。

  “桑婆婆,在哪?”徐煜晖一进徐宅的大门,就边往里面走边问旁边一个剪绿植的人。

  “少爷回来了,徐先生这个点应该在书房。桑婆婆在厨房忙活吧。”工人答着话,看少爷迈着轻快的步伐,已经上了台阶。就继续剪自己的绿植。

  书房里,徐先生看见徐煜晖走过房门,就只是抬了下眼。徐先生知道今天是桑婆婆的生日,这小子肯定会回家,本来刚才看见他的影子闪在眼前的时候,他是准备说,煜晖你过来。可是话到嘴边的时候,他还是将话吞了回去,眼看着他走了过去。

  徐先生继续低头看书。

  徐煜晖进了厨房走到桑婆婆身后,“桑婆婆,祝您身体康健,永享天伦。”

  “是煜晖啊,谢谢你这么多年还记得桑婆婆的生日,桑婆婆很开心了。”

  “这是御尚楼的糕点,我第一时间就给您带来了,味道很不错,您尝尝看适合口味么。”

  桑婆婆已经起身洗完手,接过煜晖手里的蛋糕,“好,都好。第一时间就来啊,徐先生可一直在书房里等你,快去见徐先生,人啊上了年纪,心里就对小辈那点惦念,别让你父亲失望。”

  “记住了桑婆婆,徐先生的心思都在莱利集团……”

  桑婆婆不等煜晖说完话,就说“我见过徐先生的日子都比你多,我能不了解。”

  煜晖笑着说,“桑婆婆说的对。我这就去。”

  “快去,我这就去做你小时候爱吃的煎排,一会就好。”

  徐先生听着脚步声由远而近,目光依然停留在书上,只是抛出去一句话,“来了。”

  “是的,回来看下桑婆婆。”徐煜晖坐在离父亲不远处,他看着父亲依然看那页书。

  “是你去和张总签的合同?”

  “是的。”

  “做一件幼稚的事情,你觉得符合你的身份吗。”

  “我是什么身份?”

  “你不说你姓徐,还能办的成这件事吗。怎么想好面对媒体,入莱利集团了。”

  “还没有想好。”

  “我不管你想好没,自己惹的事自己善后,公司里没有闲人给你收拾烂摊子。”

  “可我要说我不愿意呢。”两人的目光对事,一个是经年的犀利,一个是冷漠的寒光。

  “你有什么资格给我说这句话,你是忘了上次谈过的话,提的要求。还用我给你提醒吗。”

  “统原的项目,你把这个项目交给我,我会看在这个项目大的份上,考虑考虑处理善后的事。”徐煜晖是故意这么说的,他还记得统原项目的新闻发布会,父亲应该不会答应,他也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推掉一切事。

  这个项目在徐先生的心里确实有点份量,至今还未确定一个项目负责人,是因为集团内部各方势利斗争。徐先生想,煜晖这样随意的提出口,应该是既不明白也没有什么准备。

  良久,徐先生才开口,“好,这个项目交给你了。”

  这个答案有点出乎徐煜晖的意料。

  “你什么时候回家住呢?”

  “欣怡园也是我的家,不需要回来。你不会是要说这是接统原项目的条件。”徐煜晖说这话的时候,心里是满满的鄙视。

  徐先生不屑于回答儿子的话,继续问,“和那个女孩住在家里,你的帮助是包括给她家吗?”

  “李锦是我的朋友,我邀请我的朋友暂住自己家里,没什么毛病吧。”

  “要真如你所说的话正好,这些都不影响你回家。有个事我需要提醒你一下,你母亲生前的时候将她的股权转让给了你,其中有一部分是在你婚后生效,这个事只有集团内部重要的几个人知道。”

  徐煜晖的电话响起来,他看是赵医生的。“说完了吧,我先去接个电话。”

  他出了书房,路过母亲的画室时停了一下,推门进去,这才接通赵医生电话。“赵医生,李锦情况怎么样。”

  “刚才安排人送她回去,她坚持自己走,我也就答应了。我诊治的结果是,她的失忆确实是车祸导致的,抑郁是因为脑部存留的潜意识造成的心理障碍。这点潜意识可能随时会被激活,也就意味着会恢复记忆;这个潜意识也可能会走向死局,既忘不掉又恢复不了。”

  “对她的影响呢,会不会加重。”

  “很抱歉煜晖,你是否想到了你母亲的病情。”

  “没有,就是替李锦多关问一句。”打电话的徐煜晖,坐在画室的一张椅子上,满眼都是母亲的画,画上都用布蒙了起来。

  “我觉得李锦现在的状态还不错,看你朋友的态度,要么让她直面现实,要么你朋友继续做好事,但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她的好转还得随缘,眼前失眠噩梦的事,建议让她忙起来,既然忆不起往事,那就深入眼前的生活。”

  “谢谢赵医生了,后面还有什么事我再向您请教。”

  “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

  徐煜晖挂了电话再看一眼画室。

  拉开门的时候看见一位穿着工作服的女孩站在门口,可能太突然她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少爷好,桑婆婆给你做好了吃的,是桑婆婆让我过来找你的。”

  “知道了。”

  徐煜晖吃了桑婆婆做的煎排,还是小时候的味道,又陪桑婆婆聊了会天。聊的居多的还是徐煜晖的母亲,因为她的一声桑姨,让桑婆婆从心里待她如女儿一般。

  最后桑婆婆还是问煜晖,在家里多住些时日,煜晖只说,改日接桑婆婆去他的欣怡园住段时间。桑婆婆欣然答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