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落幕为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书中的文字

落幕为雪 頔落 2159 2019.07.28 11:17

  直到次日中午,徐煜晖睡着还没有醒来。梦里有个熟悉的影子一直在晃啊晃,他想追过去,可那个影子还是离那么远,无论自己怎么追,那个影子总是在不远的前方。

  潜意识里,心底的一个声音说,都是梦,该起床了。可又有一个声音似乎说,我不想,不想走,哪怕是一点模糊的影子,我都要深深的眷恋。

  李锦继续在书房看那本小说,早上她是叫了几声哥哥的,但他睡的太沉了,没有任何的回应,就想着昨晚可能没睡好吧,她也不知道哥哥在阳台上坐到几点才睡的,总之耳边回荡着轻轻的音乐。

  宋睿的办公室,“珺珺,他真没在我这。”

  严珺今天穿了长长的鱼尾裙,长长的发松散着,微微的卷衬托着别样的魅力。她这会是坐在了宋睿的办公桌上,双腿叠在一起,“我才不信呢,我就不走,不信他不出来。”

  宋睿皱着眉笑,“严总,你可是莎洛的形象,不能在我这……”

  “我不管,那你给我出个更好的注意,我就听你的。”

  “我想想啊,稍等我先接个电话。”

  ……

  “蓝美女,你说……好知道了,谢谢啊。”宋睿挂上电话,有些心事凝重,想想该给谁说,还是拨了徐煜晖的电话,电话一直响。“看吧,他也不接我电话,真不是我不帮忙。”他把手机伸过去给严珺看。

  严珺还是一副不相信的表情,傲骄的不看手机。

  宋睿看徐煜晖不接电话,还是拨了李锦的电话,这事着急,耽误不得,他必须得说了,李锦就算不在前一秒知道也会在后一秒知道。

  “锦妹妹……”

  “嗯,宋睿哥,什么事?”

  宋睿又思索了一秒还是说了,“你哥在家没?他不接我电话,我就给你说了,刚医院来电话,说是你父亲病危,需要你去医院一趟。”

  李锦听到病危两字,人已经怔住,眼泪就从眼眶里涌出来。

  “锦妹妹,你说话。”

  李锦已经挂了电话,她丢下书,不顾腿上的伤痛,就奔向哥哥的房间。

  “哥。”

  徐煜晖听到耳旁有另外一个人叫他,是李锦。睁开朦胧的睡眼,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床头的李锦,红着一双眼睛,脸上挂着泪。

  “怎么了,怎么哭成这样。”

  李锦泣不成声,“宋睿打电话,医院说爸爸病危,让我们过去。”

  徐煜晖这才看到未接电话,“我这就收拾,我们去医院。”

  路上,两人都不说话,徐煜晖在加速开车,这一幕似乎又重叠出现在自己面前。李锦也坐在椅子上不说话,相比于刚刚知道消息的心情,她现在已经平稳了些,她只想尽快见到父亲。

  走到病房门口的时候,李锦看着厚厚的玻璃门,她的脚有些沉重的迈不开。

  还是徐煜晖推开了门,李锦才有勇气走进去。

  病床边的各种仪器,还有各种插接的管子,最后才注意病床上奄奄一息的病人,一个瘦的,干巴的老头,头上裹满了纱布。

  这是父亲吗,李锦轻轻的叫了一声,“爸爸。”

  那张布满皱纹的脸,抽动一下。他的手想伸出去握李锦的手,但使了半天的劲,也没有丝毫的动弹。

  “爸,我和哥……”

  “我去叫医生,马上来。”徐煜晖快速的说完话,就走了出去。

  他没有走远,就站在门口,他只是给李锦和她父亲一个空间,这应该就是最后的告别吧,也不想李锦万一说出哥哥俩字刺激到她父亲。

  李父极力扇动着嘴唇,他想说话,“你……好着……”

  “爸,我没事,你要好好养伤。”

  “……我欠你的……别恨你妈……”李父停顿了下,似蓄了好久的力气,“你和她长的一样漂亮,你妈有才华有想法,就是自私了点。欠款,有……你要好好的……”

  “爸,爸,我都知道了,你说话啊。”李锦大声的哭着。

  徐煜晖见状立马进来,他看到李父已经停止了呼吸。李锦抓着父亲的手,已经泣不成声,“哥,爸爸,走了。”

  徐煜晖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只是将手搭在李锦的肩上,感受她默默的哭泣。

  蓝护士走了进来,轻声说,“请节哀……”

  “谢谢,我一会带她出去,再让她多留一会。”

  蓝护士点头算是默认,再没说话,就退了出去。

  “李锦。”徐煜晖轻轻的叫着李锦。

  “哥,爸爸走了。”

  “我知道,我想他不希望你哭的,要坚强。好好的告个别,让他走的安心。”

  李锦似乎听进去哥哥的话,她起身深深的抱了下父亲,然后起身将脸贴在徐煜晖的胸前,深深的埋进去。

  徐煜晖可以看到她颤动的双肩。

  大洋彼岸的徐煜程,今天的课程是滑翔伞,教练带着学生在靠近海岸线的一处高地上试飞。

  今天的风速较之往常有点大,教练说临近课业结束,再剩为数不多的几节滑翔伞课,所以今天的难道系数比较高,也是对之前学的内容一个很大的考验。

  徐煜程将装备背在身上,仔细的扣好,随着教练的指挥,给同学们做示范。他的学业很优秀,教练甚至提议他以后可以来自己的教练团队,先从助教开始。

  徐煜程已经来来回回跑了几趟,感受风速的切合度,熟练场地,他的额角冒着细密的汗珠,手心里多次的操作有一道深红的印。

  教练看大家都掌握的差不多了,就开始今天的飞行。

  预备,开始。

  徐煜程看着身边的几个人陆续起飞,他今天要飞至海的上空,在海与天之间。

  冲着远方的蓝天,他奔跑,逆风,加速……

  忽然脚下一不小心崴了一步,身体的平衡没有掌握好。

  眼疾的教练立马发现徐煜程的的滑翔伞抖动了一下,就迅速喊着,“程,先停下。”

  滑翔伞扑簌簌落了地,徐煜程坐在地上抚着刚才崴过的脚,莫名的心里难受,似有一股思念抽打自己的心。他在心里默念,妹妹你还好吗,父亲还好吗,你们都要幸福啊。

  “程,你今天状态不好,先休息下。”

  徐煜程笑笑,和教练并肩坐着看天空上一朵一朵的滑翔伞,自由,如鸟。

  “程,你是中国人。”

  “对,海的那边就是我的家。”

  “我准备组建一个滑翔伞队,去美丽的中国飞,程,你可以去参加。”

  “有机会我一定参加,我已经有十年没有回过家了。”

  “那真是太久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