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落幕为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落幕为雪

頔落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9.05.12上架
  • 6.15

    连载(字)

14位书友共同开启《落幕为雪》的现代言情之旅

学徒静禾微雨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中途的车祸

落幕为雪 頔落 3058 2019.06.20 20:38

  砰,一声震响。正开车的徐煜辉急忙踩了刹车,就瞧见侧方的一辆小面包车斜冲向路边的护栏,这才停了下来。

  “操,这也太倒霉了。”徐煜晖打开车门,下了车,检查自己哪儿有没有受伤,幸好只是握方向盘的左手受冲击力比较大,受了点小伤,其它还好。

  看不远处的那辆旧车撞的更严重,也没见车上有人下来。他连忙给路边放了个警示牌,就走向那辆事故车。

  “爸,爸……”他听见前面车上有人喊。

  走近了,隔着撞碎的玻璃车窗,他看见副驾驶座一女孩脑袋上有血渗出,已经晕了过去。驾驶座还有一中年男人,看着伤的比较重,鲜红的血浸湿了薄薄的衬衣。

  徐煜晖拿出手机,“120吗,这里是闵兰高速路中段,发生一起交通事故,有两人受伤,目前昏迷中,伤势较重。……”

  完了又拨了122电话,“你好,这里闵兰高速路中段,刚刚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一个小面包车因车轮爆胎,导致车辆失控,撞了我的车后,撞向护栏。对方车上有两个人受重伤。”

  挂完电话,他又看看车里的人,探出手试了下,那个中年男人还有呼吸。徐煜辉长吁一口气,他真的不想看见这么惨烈的画面,更不想亲眼看见死亡事故的发生。心里像蒙了一块黑色的布一样,压抑的他喘不过气来,眼里又闪过葬礼的画面,黑色,都是黑色。

  路上有车辆过去,看到这边发生事故,有人放慢了车速,缓慢通行过去,有人拿出手机对着事故现场拍照或是拍视频,徐煜晖转过脸,给了个背影,他不想被拍上。如果说国外的十多年让他曾经魂牵梦绕故国的一切,哪怕是抬头深深的一个呼吸,他都觉得贪婪。如今,他在这里只想做一个穿行的隐者,何去何归。

  二十分钟左右,交警的车和救护车同时到了,下来几个穿制服的人,现场拍照的,勘量尺寸的,做询问笔录的。

  “您好,麻烦口述下事故经过。”交警拿着录音笔,并在本上记录着什么。

  徐煜辉淡淡的说,“电话里已经说过了。”他的眼睛落在远处的某个点上,没有看交警。

  “事故具体时间?”交警又开始详问。

  “我车上有行车记录仪,你们拿了自己看吧。我也是受害者,这会不想说。”

  交警听此人语气很不耐烦的,还想教训几句,“虽说对方是车子爆胎引起的事故,可也有你的责任,车速这么高……”抬头却看见一张漠然而又英俊年轻的脸,再看看另外一辆车,即便不是豪也是价格不菲,不是一般中产阶层能买得起的。也是有钱人家的孩子,难怪脾气那么差。

  “你也受伤了,一会同其他两位伤者一块去医院。”说完嘴里又嘀咕着,“还好这辆车性能不错,真是万幸。”

  “好。”徐煜晖答应着,他这几天没有目的地的行程,因为这起交通事故暂停,那就暂停吧,反正他也没想好要继续去哪,就当休息了。

  徐煜晖拨通了宋睿的电话,“喂,你在哪?”

  “我,当然还在上都市,美国那边虽有事但也不着急回去。你?不会这么快就回家了?”宋睿接到电话很是惊讶。医院的一切还历历在目,徐煜辉心灵感应的奔回家见母亲,却不想是最后一面,甚至没来得及最后的告别。他崩溃到没有去参加母亲的葬礼,就此消失在大家的视线。

  “还没有……”徐煜辉话没说完。

  宋睿就说,“如果你需要喊我一声,这么多年的交情还是无人能及的。若是没有,那我可要去赴我的约了,夜幕即将降临,我得挑一件合体的衣服,约美女去。”说话的间的宋睿正穿着宽松的浴袍,在衣帽间挑着穿哪套衣服好。又继续问,“你这会流浪到哪了,需要我找人给你安排不?”

  “回国了你也不能安分,应该入乡随俗,收敛点。宋伯的心脏病就是被你气出来的吧。”

  “此言差矣,山高路远的我有那想法也没那能力。还有啊,你来了你就知道,我当初怎么没早点回来呢,真有点虚度光阴的感觉啊。”

  “别想了,安排你个事。我这里出了起交通事故,一会留你的电话,交警那边你看着处理,再就是顺便把你的车修理了。”

  “交通事故!你没事吧?”

  “没有,擦破一点皮。”

  “谢天谢地,不然我就是你们徐家的罪人了。”宋睿倒吸一口凉气,确实得谢天谢地,当时是自己给了徐煜辉车和卡,以致于徐先生派出去的人还没查到徐煜辉的行踪,还好一切平安。

  “好了,不多说了,有事再电话联系。”

  “剩下的事,你就放心吧,我来处理。”

  急救车那边有人喊了:“这位车主,请你现在上车,我们马上就走。”

  “好,就这样。”挂了电话,徐煜晖走近急救车。

  那个中年男人被抬上一辆急救车,就迅速启动离开。女孩被抬上另外一辆急救车,徐煜晖也跟着上了车。

  车辆在急速行驶,徐煜晖忍不住问,“医生,这女孩严重吗,那个男人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一个医生头也没回的说道,“庆幸你伤的轻。安静。”

  ……

  徐煜晖闭上眼睛,脑子里有一条疾驶的公路在飞奔,前方没有尽头,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沉淀,可能是心吧,因为飞速的时光抛弃了它。

  医院里医生观察着徐煜辉的手伤,“看着是擦伤,有碰撞后的浮肿,不能确定是否无内伤,再做个全面检查。”

  “医生,我的伤确实不严重。”他说着还转转手腕,活动了下手臂。

  “一般交通事故中的人,对自己的伤情都不具有可辨别性。”医生对徐煜辉的判断直接否定,说完已经将几张检查单放到了他面前。“去一楼缴费厅缴费,完了后在五楼检查。”

  徐煜晖拿起检查单往外走,迎面碰见交警走过来。

  “伤势怎么样?”

  “还好,现在去做检查。”徐煜晖晃晃手里的几张单子。

  “是这样,鉴于你是事故的三者方,也要负部分的责任。现在伤者的亲属联系不上,这个车的保险也购买的少,能预支的金额少的可怜,我的意思是,你在这起事故中也负有责任,让你的保险公司先垫付其中一部分,救人要紧。有困难吗?”

  “听明白了,我这就去缴费。”徐煜辉拿过交警手里的单子,往缴费厅走去。

  交警还愣在原地,这人也太直爽了吧,他还没说要缴多少钱。

  徐煜辉来到缴费窗口,将刚才交警手里拿到的单子,递进窗口,又递进去了一张小黑卡。一会医务人员又将卡递了出来,“您好,这张卡余额不足,您看是换张卡还是先刷一部分?”

  这金额得是多少啊,徐煜晖这才看了眼医药单上的项目和金额,立马就明白了,重症室,抢救,要立马做手术,看来这个中年男人还是生命垂危。

  脑子里又浮现出刚才的画面,中年男人在危急一刻用身体护住了女儿,应该是女儿。

  徐煜晖将小黑卡放回了钱夹,将旁边的金卡抽了出来,仔细端详了几秒钟之后,还是将它递给柜台后面的医务人员。“那就换这张刷吧。”

  此时在上都市的莱利集团,会议室正在开会,宋管家接到一个银行的电话,他匆忙退出会议室这才接通电话,“是有消息吗?”

  “对,我们后台跟踪到徐少消费了一笔款项。”

  “快说,在哪里消费的?”

  “在司林市科大医院。”

  “好的,继续监控,有最新消息及时告诉我。”

  ……

  宋管家返回会议室,俯身在董事长旁边小声说,“徐先生,有少爷消息了,但情况可能有些不妙。”

  “今天会议就到这,散会。”徐董事长匆匆结束了会议,儿子离家出走,已经消失了三天,虽然他之前几年也是独自在国外,但还是和这次很是不同。

  看其他人都散去了,会议室就徐董事长和宋管家。宋管家才开口说,“少爷在司林市科大医院刷卡了,金额的数字,对于治疗一般疾病是绰绰有余,莫非是生病了?或者……”宋管家也不敢将猜的结果说出来。

  “查下科大医院院长电话,了解下情况。并安排在外面的人立即赶往科大医院。”

  “好,我马上查。”宋管家开始拨电话。

  几分钟后,宋官家汇报,“徐先生,已经问清楚了,您可以放心,是一场交通事故,少爷轻伤无大碍,几天即可恢复。刷卡的医疗费是给对方伤者付的钱。”

  徐董事长听完宋管家的陈述,起身走到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灰蒙蒙的天,心头的郁结散了些。

  “徐先生,要不我亲自过去吧,少爷一时心情不好,我再劝劝。”宋管家开口说这些,是觉得少爷还是个非常识理的孩子。

  “老宋,那你过去吧,代表我的意思,我允许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任性完了就回家,不用躲着我。”

  “好,知道了徐先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