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落幕为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哥哥你好

落幕为雪 頔落 2700 2019.06.24 00:01

  徐煜晖拿起蓝色书包,去了隔壁房间。

  那女孩正在床上半躺着,她正在努力回忆着发生了些什么事,为什么自己在医院,还有刚才那个护士说的事,还有梦里反复不断出现的画面。

  她搞不清楚哪些是在梦里,哪些不是在梦里。

  “这是你的书包,车里也没其它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就只把书包给你带回来。”徐煜晖将书包放在她床头的桌子上。

  李锦没有说话,她仔细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大男孩,纯白的简单短袖,下身是宽松的运动裤和运动鞋,身高有一米八余。

  徐煜晖转身走的时候看见那女孩一直看着自己,就又补充说,“我是你隔壁病房的,有什么需要可以按床头的应急铃,会有护士过来。”

  “你是李程吗?”女孩在身后就简单的说了几个字。

  他继续往外走,没有注意到女孩说的话,也可能女孩声音太小了,他压根就没听到。

  她默默的看他没有任何反应的往门口走,又继续提高声音说,“你认识我吗?听护士说是你付的医院的钱?她说你是我哥?你能给我说下来医院之前都发生了什么?”

  徐煜晖听女孩说的话,就停了下来,对于女孩一连串的提问,他想这个护士到底都说了些什么,怎么就是她哥。

  徐煜辉又仔细看了下女孩反问道,“来医院之前,你不记得?”她短短的头发,清澈的眸子,消瘦的脸颊,在白色墙壁的衬托下,她的脸看不出一丝红润的光色。

  “我只记得我哥哥不见了,可我们还是小孩子,那个画面就像是梦里。你说我是在做梦,还是现在就在梦里?”

  徐煜辉听着有点懵,就避开女孩的问题,帮她捋了捋思路,“首先你眼前看见的不是在做梦,其次你的书包里有东西,可以看看,或许能了解到你想了解的。”

  女孩如梦初醒,起身去拿书包。她从包里把书一本一本的拿出来,自言自语的说着,“我是松才中学高三六班李锦,对,我是叫李锦,可是松才中学在哪?我已经高三了?我怎么什么都不记得了。”

  徐煜辉默默的看着,想,这是撞成什么样了,正准备走。

  “嗨,聊什么呢,我就出去一会。二位今天感觉如何。”昨晚的那个护士端着药盘走了进来。

  徐煜晖问,“她伤情怎么样了?”

  护士看看李锦说,“挺好的,没什么大伤,慢慢恢复不用着急。对了,你手上的伤该换药了,你出来下我马上给你处理。”说完就推着徐煜辉往出走。

  徐煜辉发现护士闪烁其词的神情,他侧身错开护士伸过来的手,往外间走去。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徐煜晖问,“她什么情况,脑袋撞傻了?”

  护士一改刚才的态度,边换药边压低声音说,“太可怜了,她爸爸算是抢救过来暂时保住一命,但还是昏迷不醒,估计也很难醒过来。她是撞击头部一点皮外伤,目前看有点失忆但不是傻,并且不断在噩梦里徘徊,一会哭妈妈一会找哥哥,你说她的其他亲人呢,也没见来。还有一件事……提前说好,我说了你不许和我计较。”护士一副讨好的态度。

  “什么事?”

  “你人这么好,应该不会和我计较的。她老做噩梦,我只能学你安慰她,说她哥哥就在外面呢,一会就来。为她开导是我做为医生的责任,你得帮我,我也是怕她引起其它的不良后果,比如抑郁症什么的,这才是摧人于无形。她爸的伤情我们还都只字未提,你也不许提。”

  “哦,可这不应该是我的责任。”徐煜晖听着护士的陈述,心底一软。

  “你就暂时充当一会她的亲人,好人做事要善始善终。”护士一脸祈求的看着徐煜晖,不希望他就此拆穿。

  “如果,她家确实没有什么亲属,你还继续编吗。”徐煜晖想起宋睿说过的话,反问了一句。

  “车到山前必有路嘛,先解决眼前的要紧,毕竟生命事大。”

  “总之你负责,我不管。”

  护士听到此继续在脑子里思索。“你们没什么私人恩怨吗,事故不是有计划的?为什么你一个路人会给她出这么多医药费……”

  “你什么脑回路,你是想说我是杀人犯吗?”徐煜晖瞬间的恼怒,不小心扯了正在包扎的药棉,“啊!”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瞎猜的,就当我什么都没说。”护士赶紧将扯掉的药棉按上,继续处理伤口。

  “可是,我怎么觉得你就是她哥,不然也不会这么上心。”护士止不住的思考。

  徐煜晖甩出一个无奈的眼神,懒得搭理护士,只任由她换药包伤口。

  “我叫李锦,我确定了我就是李锦。”那女孩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站在门边的。

  徐煜晖抬头看,发现那女孩也在盯着他看,眼睛清清亮亮的。

  “你是李程,是我哥么?”眼前这个陌生的男子,她无法和记忆里的小哥哥联系在一起。

  这突如其来的一问,徐煜晖哑到那,这才想起刚才护士的话,于是就闪烁其词的说到,“我被撞了,脑袋也不好使,想不起来。具体你问她。”他将问题抛给护士。

  护士看俩人都看着自己,心里想自己只是善意的谎言,就算她想起来了,错叫哥哥也没吃啥亏,再说眼前这个人也是给她们父女付治疗费的恩人,她会感激他的叫声哥哥又怎么了。

  想到这里,护士就觉得自己是在做一件无比正义感的事情,“是啊,他是你哥李程,你们都受伤了,要好好静养,都回房间里去。”说完她挥了下手。

  徐煜晖起身往自己房间走,顺手将护士拉了进来,“你还真顺口,我怎么就成她哥哥了。”

  护士还盯着徐煜晖那张帅气的脸,并听说此人来头不小,非贵则富。“啊?刚才你都答应不和我计较,那就是同意,你怎么现在出尔反尔。”

  “刚才我没答应。”

  “你是没答应但也没反对啊,那就是默许。你不许反悔,反悔也没用,你要是说穿了加重她的病情可是要负责任的。”护士说完准备出去。

  “刚才我就没在意你说的话,你叫什么名字?”

  “我姓蓝,蓝护士。你不要投诉我,我好不容易有这份工作,王医生还特别叮嘱我一定要做好三零三室的所有工作。”

  “你叫什么名字?”

  “叫我蓝护士就可以,医院也没第二个姓蓝的。不然这样,这个事我会负责的,你放心,就是需要你多给我几天时间,必须同意。”

  徐煜晖看蓝护士一副可怜样,“我问你,这个抑郁症最严重的情况下会怎么样?”

  “自杀。但是这种是极少数,一般的抑郁症若及时开导,会减轻的。通常我们普通人多少都有点抑郁只是轻重不同,并且自己一般发现不了。说轻了也不是病,说严重了也是要命的病。你没看新闻么,经常有抑郁症跳楼啊,自杀啊……”

  几个敏感的字眼,徐煜辉瞬间觉得头痛欲裂,“你闭嘴。”

  蓝护士还是继续说,“我觉得她就是有这个倾向,且又是个失忆的人,应该都没啥可抑郁的了,也算是祸中求福。”

  “你可以出去了。”徐煜晖示意请她出去。

  “莫名其妙,不许投诉我。”

  看蓝护士出去,他坐到沙发上拿起宋睿留下的资料袋,仔细翻看。

  家庭地址坐落在临河县,李父无正常职业,欠有大额赌债,所住的地方即将是莱利集团的一个开发项目,这里的拆迁户都可以拿到一笔补偿费。他妻子在十年前离家,去向不明,家里有一对双胞胎儿女,儿子李程是在妻子走后不久就送人了,抚养方帮他还了一笔赌债。女儿李锦在司林市松才中学长期寄宿学校,课外时间打各种零工。

  徐煜晖合上资料,之前知道母亲有轻度抑郁,也知道她偶尔会看下医生,但是又一直感觉她状态还不错。直到这次,太突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