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落幕为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告一段落

落幕为雪 頔落 2705 2019.07.04 22:00

  徐煜晖背着李锦出了这些废楼群,走出林子,在路边等着。

  一个急刹车,溅起一片泥水。

  徐煜晖一个闪身往后退了几步,他低头看了看身上的泥水。“我靠。”

  宋睿已经从车上下来,他看着徐煜晖背上的李锦,左打量右打量,“锦妹妹你受伤了!严重不严重。”

  “我还好,就是哥他受伤流了好多血,那些人有枪。”李锦的目光落在徐煜晖受伤的手臂上,那里衣袖已经染红了。

  这一幕确实让宋睿心底有点担心又有点好笑,长这么大头一次看徐煜晖这么狼狈,他那张帅气不近人情的脸,已被雨水冲刷过头发也湿漉漉的,雨水淋湿的衣服贴在身上,又被自己溅了半身的泥点,胳膊上还有伤。

  “还有枪!你爸到底是欠人家钱还是欠人家命,都用上枪了,想赶尽杀绝啊,今天这也太危险。”宋睿还准备仔细查看伤口。

  听宋睿一不小心就脱口而出称“你爸”,看来这小子是暂时忘记了,徐煜晖已经及时制止并催促“闭嘴啊,父辈的事还轮不上你评头论足,况且我们还什么都没说。快点开车门,说不定还会有人追上来的。”

  宋睿经徐煜晖这么一提醒,也发觉自己说话不妥,既然徐煜晖暂时当着这个哥哥,自己还是不要说漏嘴的好。就迅速拉开车门,扶着锦妹妹坐进了车。

  “我开车去这里最近的医院吧,你俩都受伤了。”

  “不用,回欣怡园,通知路医生来就可以。”徐煜晖很镇定的说,似乎早就想好了。

  宋睿先是一愣,随后在后备箱里拿了毛巾,递过去。“凑合擦下,我再开个暖风。你确定回上都市,锦妹妹的伤可以?你考虑过。”

  “我没事的,缓缓就好。”李锦补充说。

  徐煜晖接过毛巾,转身给李锦擦着头发。“这里最近的医院,就是司林市科大医院,他们如果想找也可以找到那。”

  “那好吧就回欣怡园。”宋睿听到这句话其实是从心底高兴的,毕竟欣怡园在上都市,回到上都市就是回到了他的家,能回家总归是个好的转折点。

  “欣怡园,在哪?”李锦倦倦的问。

  欣怡园在上都市的一个别墅区,离这里有点远。是徐煜晖母亲之前赠给儿子的房子,因为久居国外,这里也就一直没有去过。

  徐煜晖没多想就对李锦说,“欣怡园你知道啊去过,哦,你失忆是我忘了,回头再慢慢给你详细说,我们先回去休息。”

  宋睿已经开着车子往上都市的方向,听着他们的措辞,心里还是有点担心的问徐煜晖,“你确定可以?都流这么多血了,还不先去医院给你处理下伤口再回去。”

  徐煜晖看看李锦,她疲惫的眼神,脸颊发红。再看看自己受伤的手臂,确实流了不少血,但这会已经止了。“去欣怡园,那里安全适合静养。这是子弹擦过的皮外伤,已经不流血了。”

  李锦没说话,只是自己想着,我为什么失忆了,发生的一切自己都感觉是那么的不切合实际,父亲如是,哥哥如是,还有这样一群有枪的人要着她们的命,在这之前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活的。

  车子开动没多久,李锦就靠着徐煜晖沉沉睡去。

  宋睿看着后视镜的两个人,“你有什么打算。”

  “带李锦先住在那儿,她不能回去,这些人还比较复杂,我应该为她负责。”

  “为什么得你对她负责,难道你不想这样都是因为她,你确定还要淌这趟浑水?”

  “不,我确定拿枪的人不是冲着她。”

  宋睿惊讶的回头看了一眼,确信此话是徐煜晖说出口的,“你的意思是有人对你?”

  “我猜的,因为这个伤口还可以再偏一点,还有他们追的时候是可以追到我们的。”

  “到底是什么人,你回来没多少天。这么一想确实有点可怕,你有什么打算。”听这么一说宋睿也感觉这事不简单,欠点债还不至于动枪。

  “只有你知道我来这儿……”徐煜晖看着后视镜里的宋睿,正碰上宋睿的目光。

  “我?我……”宋睿一副无语的表情,“你居然怀疑我,我这又是何苦,懒得跟你说。”

  徐煜晖又顿了顿轻笑着继续说,“……和家里一些熟知的人。”

  “一点都不好笑。说说具体到底怎么回事,我分析下。”

  “我提前去了,本想给了钱就带她走,可她已经出逃在半途,我只能带着她脱离那些人,返回的路上遇到另外一些人开了枪,那会你应该还在路上正被指挥着。”

  “这么说,我分析下啊,和我联系的那些人不知道开枪的这些人存在,对吧。”

  徐煜晖默认的点点头。

  宋睿又继续说,“锦妹妹能逃出来,没看出来她这小身板,还有点爆发力。”

  “其实她可以等我来的,不然也不用受伤,腿都肿成那了。”

  “看你这关心的小眼神,这么说就不对了,万一呢那些人可是没底线的,一切都不可预测,说不定是幸好锦妹妹先逃出,这样你才有幸能快速找到她。”

  徐煜晖的目光和宋睿的目光在后视镜里交会,“或许是吧。你别那种眼神看我,我是好心,我和你不一样。”

  “我也是好心,怎么就不一样了。”宋睿反驳。

  “好心?被你关心过的怎么都成女朋友了。”

  “你这是对我有偏见。明明就是我的魄力足够,挡也挡不住,我是那种缺女朋友的人吗。”宋睿露出自信的笑容。

  “好好散发你的魄力吧,下次别拉我帮你挡枪。”

  正说着,一个急转弯,宋睿熟练的转着方向盘。睡熟的李锦却是一头撞在窗户玻璃上,她迷糊的揉揉脑袋,看看外面漆黑的夜,又继续闭着眼睛睡觉。

  徐煜晖看看后,就伸手将李锦拉过来,让她头靠在自己肩膀上,又对着前面说,“开车缓点。”

  “不好意思啊,锦妹妹,我这也是心里着急。”说完看李锦也没啥反应,又睡着了。

  电话响了,宋睿低头看了一眼,“是刚才那些人打的。”

  “我来说。”徐煜晖接过电话。

  电话里一个人吼着说,“走哪了,已经超时两分钟了,你还想不想要人。”

  “我记得我在电话里说过,你们要是伤了她一根头发,我保证你们每个人活不到明天。”

  那边人还准备说话,可徐煜晖说完就啪的挂了电话。

  “还好,有惊无险。”宋睿想想就后怕,虽然他一直是以陪读的身份和徐煜晖上学,出国,但是时间长了,兄弟的情谊已扎根在心里。

  父亲是徐家的管家,他一直忠诚勤恳,年少的时候母亲生病离世,父亲的心里就只有儿子宋睿和徐家。他时常遗憾地说,既然你母亲无福与我们享受现在的一切,那就让我福浅一些,这样我们才是一样的,他坚持没有再婚。只是徐家人待我们很好,我们何时都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这是宋睿陪徐煜晖准备出国读书前,父亲再三叮嘱的。

  “事情没这么简单,这个伤应该只是一个警告。”徐煜晖心里有肯定了一些。

  “可是你确定要他们活不到明天,算他们倒霉?不过会是什么的人呢?没多少人知道你在国内。”

  “我在想我母亲的去逝,是她一个人的想法还是被逼绝望。还有这些人的目的是什么,钱财?也不像。商业竞争对手?不至于这么大动干戈,怎么像是回归到冷兵器时代。”

  “你是怀疑这事有关联?不可能。我回来这段时间也没发现什么异常。会不会是你想复杂了?”宋睿抛出话,就从后视镜看到闭目的徐煜晖,便不再多说,专心开车。

  这么大的企业有人虎视眈眈也是正常,可是又会是谁呢,怎么会把目标放在刚回国的徐煜晖身上,宋睿在脑子里盘旋着家里的人,公司的人,商业往来的人,都没有头绪,很多情况他也不是很清楚。头绪太多,一切都有可能,也都无可能,看来自己得用个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