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落幕为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第一次来欣怡园

落幕为雪 頔落 3122 2019.07.05 20:42

  车子开到别墅区,驶过长长的一条路,远远看见灯光下路边一个焦虑的身影,在来回踱步,是路医生已站在门口等了。

  停好车,徐煜晖下了车走到路医生面前,“辛苦路医生这么晚还要过来跑一趟。”

  “少爷客气了,这是我的本职工作。”路医生已经将目光落在徐煜晖的手臂上。

  “路医生先请进。”徐煜晖将手指按在门锁上,别墅的门打开了。

  又转身走到车子跟前,看见宋睿正弯腰对着车里的李锦说,“锦妹妹,我们到了。”看李锦没有任何反应,又继续说,“那我扶你下车,送你回屋。”

  “我来吧。”徐煜晖在身后说。

  宋睿头也没回就说,“你都受伤了,劳驾我就不用客气。”说完就准备伸手扶锦妹妹。

  “还是我来吧。”徐煜晖已经制止了宋睿的手。

  宋睿看那一只手握着自己手臂的力量,就回头盯着徐煜晖仔细看,眼神里透着很多的不可思议。

  “别这么看着我,她还是个患者。”

  徐煜晖弯腰抱起了李锦,她依然熟睡着,只是把头往徐煜晖的身上靠了靠。他能感觉到她温度比常温高了许多,心里想着刚才淋雨可能感冒发烧了。

  “我是之前听她评价你,说是花心什么来着,总之是花心。我想她可能想与你保持距离吧。”

  宋睿惊诧着笑问,“这是给我补刀吗,我有这么被嫌弃?还真不相信了,醒来等着瞧。”

  “真的,她亲口说的。”说着已经大步往房子里走去,路医生也跟着走了进去。

  剩下一脸茫然的宋睿,他整理下衣服,看路灯下自己修长的身影自语:还是很帅的呀!又对着他们进去的背影拉长声音喊道,“既然这么嫌弃,那我就回去了,反正一会也用不到我。”

  “好啊,你不嫌麻烦就回去,一会还会叫你来商量个事。”

  宋睿本来也就没打算走,只是心里不服气随口那么说了句,眼前的这现状他还真没法安心的走。

  听到这话他啪的关上车门,迈开长腿进了院子,这个院子他熟悉的很,这里的一切包括哪块地砖哪个桌角,他都无比熟悉。当初徐夫人买了这座房子后,也不清楚儿子的喜好,再说儿子也对这个房子如何布置并不感兴趣,就只能交给宋睿,一切由他安排。从这里的装修到雇佣的人员,都是宋睿亲自处理。

  房间里很干净,徐煜晖将李锦放在客厅的沙发上躺下,他边挽李锦的裤腿边说,“路医生,你先看下她的伤,腿部有没有伤到骨头。”

  路医生查看着伤势,“骨头没事,就是下手不轻伤的厉害,再说女孩子娇弱,这伤也得恢复十来天,我先给上点药,隔天再来换药。”

  说完就打开了随身的药箱,给伤口都涂上了药,并裹好了纱布,“平日可以适当活动,还是注意休息。”

  处理好李锦这才查看徐煜晖伤口,他看见伤口的痕迹,心里一震,这可不是简单的伤,子弹擦着手臂穿肉而过,这枪伤是准备要命呀,自己得给徐先生汇报下这事。“少爷,这伤……”

  徐煜晖盯着路医生眼睛里闪烁的光,他明白路医生心里的不淡定,“路医生,还有个事我得给您说下。”

  “少爷,你说。”

  “这伤不严重,恢复几天就好,我暂时也不想让其他什么人知道。包括您来这儿,还是一切照常。”

  “也包括徐先生吗。”路医生问。

  “对。”徐煜晖又看看旁边的宋睿,眼神是告诉他,自己说的话他也得照办,可别又传给徐家的人。

  宋睿一个点头表示默认答应。

  路医生看他俩一致的态度,也就想着暂时答应,后面的事情看情况再决定。“好,我会尽心医治。”路医生开始清理伤口再上药。

  一切安排妥当,目送路医生离去。

  宋睿打量着房间的设施,“这房间怎么样够阔气吧,第一次这么近距离仔细的看,我还是比较满意。比国外那个好太多了,我就想不明白了,在国外的标准你家老徐为什么要给的那么普通平凡呢。”

  “那就奖励你一间,随便住随便挑,对你好吧。”

  “不算太好吧,她不也能随便住么,还是个陌生人。”宋睿指指躺在沙发上的李锦。

  “你有没有点同情心。”

  “好好不说她了,只是这屋未来的女主人能同意吗,还随便住。”宋睿一脸调笑的问徐煜晖。

  看没人搭理他的话,这才回头看发现徐煜晖站在沙发前看着李锦。

  穿着一身的校服,上身的外套穿了徐煜晖的比较大,因为一晚的奔波身上的衣服比较脏。

  “嗨,问你话呢。”

  “那你去问未来的女主人。”

  “我倒是想问呢,可你有么,还是问珺珺?”宋睿说着话走了过来,看李锦还睡着没醒来,脸上泛着红晕。“这被雨淋再加上伤势,路医生也说不严重,怎么睡的这么沉。”

  徐煜晖已经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是喝酒醉了。”

  宋睿一副惊诧的眼神,“这什么操作?什么时候喝酒的?你细细说下,不会……”他已经开始脑补故事情节了,在绑匪那看来是发生了不少事。

  “你什么鬼脑子,不要都想到你的世界去。”

  “那你说说,我也长下见识。”

  “等她醒来你自己问吧,我现在送她去楼上房间。”

  “好,醒来我自己问,等你送完下来喝酒,这儿有我珍藏的好酒。”

  “有醒酒的么?”

  “醒什么酒,这不睡的挺熟,刚好一觉到天亮。万一她在晚上噩梦什么的,还没法休息了。”

  徐煜晖想想也是就没说什么,省的她醒来问东问西,自己还得编谎话。当时一念之差落了哥哥的身份,本想着几天就结束了,直到刚才在雨里,他冲进了她的世界,她用手给他遮挡眼前的雨水,他的心就融化了。既然眼前还是她的哥哥,那就需要尽些责任。

  他抱起李锦上了二楼的台阶,走廊的尽头有间小卧室,应该比较适合李锦住。

  将她放在床上,给她盖薄被子的时候停了下,看他还穿着自己的外套,虽然已经干了,穿着应该也不舒服。

  他又转身出来,对着楼下的宋睿喊,“问你个事。”

  宋睿扭头看楼梯上的徐煜晖,“你说,什么事。”

  “你有什么办法,可以给李锦换衣服。”

  宋睿瞬间就哈哈大笑,“有啊!简单的很,你给换或者我来换,你说呢。”

  徐煜晖一副无语的表情,给宋睿挥过去一个格杀勿论的姿势,“滚。”

  “哈哈,逗你玩呢,还有办法。”

  徐煜晖停住要走的脚,等他说,整个人站在高高的楼梯上,俯视着下面的宋睿,眼神似乎告诉他别逗乐必须得有个合适的办法。

  “你傻啊,这房间这么干净,我肯定有安排人,不然房间自己会打扫,候着你随时来?”

  “女的,在哪?我怎么没看到人。”

  宋睿已经拨通了旁边的电话,“房妈妈好,劳您到前厅来下。”

  “这里还住几个人?”徐煜晖不解的问。

  “你当然看不到,现在是凌晨几点,你看看。这里就房妈妈和他老伴两人平日住,每周末有打扫卫生的人定时来,她们负责照看着。”

  “哦。”徐煜晖听到此才放松神经,散开步伐走下楼梯。“我说你什么时候放的酒。”

  “早了,置办这些家具的时候,我就一并置办齐全了。那会你也懒的看,阿姨就让我看着挑了,说年轻人的眼光都差不多,她担心自己挑的你不喜欢。”

  提起旧事,徐煜晖的神情又有些飘,“让你费心了。”

  “客气。”宋睿看气氛转换的有点快,也就止住再不说往事。“今儿没锻炼,浑身酸痛,明天得补上。”

  一会房妈妈就赶了过来,她看着年龄比较大了,短发夹杂着一半的白发,但行动很利索,穿着也很朴素,看着和善的面容。

  “房妈妈给您介绍下,这位是徐少爷,第一次见。”

  “哦,这就是徐少爷,有什么事你就尽管吩咐。”

  “房妈妈好,楼上有个女孩睡着了,有点醉酒且腿上受了点伤,得麻烦您上去给她换下衣服,注意轻点。”

  “好,我这就去,少爷放心。”

  “对了,这段时间您称呼我橙子就行,我和您一样打工的,别让其他人知道我是徐家少爷,包括楼上的女孩也不用知道。”

  “橙子小名,好的。按你说的办,放心吧。”房妈妈眼里含着笑走上了楼。这是她第一次见少爷,还是个孩子也是个谦和的主。

  “橙子,哈哈,亏你想得出。”宋睿笑着审视的目光。

  徐煜晖没搭理宋睿的调笑,径直往楼上走,在楼道要消失在视线之外时,他丢出了一句话给楼下的宋睿。“今天的事谢谢你。”

  “一会下来喝酒。”

  房妈妈从柜子里拿了件宽松的睡衣,都是之前房间准备的新衣服,第一次有人来住。李锦身上的宽大外套倒是好脱,里面的T恤有撕破且不好脱,房妈妈就直接用剪刀剪开了,又拿了湿热的毛巾给李锦简单擦了下身体,这才将睡衣给换上。

  李锦睡的有点沉,全程只轻轻的翻了下身,房妈妈关了阳台的玻璃门,开了桌前的小窗,这才轻掩上门走了出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