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落幕为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奋身脱险

落幕为雪 頔落 3096 2019.07.02 21:35

  李锦看为首的四哥说完话后,有几个人就倒在椅子里眯上了眼,没几分钟呼噜声就拉的震天响,硕鼠还在拉着沙老弟喝酒。

  “沙老弟,我真服你。”

  沙老弟瞥一眼硕鼠,仰脖就是几口酒灌下肚,他从牙缝边挤出两个字说,“服我?”

  “对呀,自从认识你老弟,我他妈的就没见你喝醉过。所以我服呀,来再干一个,老哥你能喝我就奉陪到底。”

  沙老弟拿起啤酒瓶和硕鼠碰了下,各自将剩下的半瓶酒喝的一滴不剩。

  李锦看其他人应该都睡着了,眼下这两人怎么搞定她也不知道,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感觉姓沙的似乎比姓硕的叫起来要好听一些,人看着也是凶神恶煞的,但那个硕鼠是看着憋一肚子坏主意的人。

  “咳咳咳,沙大哥,两位大哥好。”李锦是被烟呛醒的,她还侧躺在地上,无法动弹。

  两人都往李锦这边看了一眼,硕鼠红着眼睛说“哟,绑票醒了。”

  “沙大哥,口太干了,给口水喝。”

  “我不姓沙,别和我套近乎。”沙老弟还是冷冷的说话头也不回。

  李锦笑着脸说,“老大哥,这个称呼还可以吧。”

  硕鼠一听急了,他指着远处躺在唯一的一个皮沙发上的男人说,“你敢称呼他大哥,我大哥人还在那呢,你这肉票有脑子没,不想活了。”

  “呃,我是票,那总能让我喝口水吧。”李锦抿了抿干裂的嘴唇。

  “要喝水没有,这儿只有酒。”沙老弟就丢出来一句话,依旧稳稳坐着,什么动作也没有。

  李锦半点都没犹豫就应到,“有酒也可以,我这嗓子都快冒烟了。那就多谢。”

  “小妹子,你能喝酒?”硕鼠已经摇晃着走到李锦面前,他蹲下来将手里的酒瓶送到李锦的嘴边。

  李锦看着送到嘴边的酒瓶,她笑了笑说,“硕大哥,这样喝酒对酒不尊重吧,你把我手松开,等我喝完了再绑上也不迟,我就一弱女孩难道还能跑了。”

  “对酒不尊重?有意思,我喜欢。”硕鼠一双眼睛已经喝的通红,他直直盯着李锦的眼睛和她稚嫩的脸蛋。

  李锦看着硕鼠又看了一眼沙老弟,沙老弟转过脸,他目不转睛的盯着李锦,阴凉阴凉的。

  李锦眼里含着笑,心里却怕的要死,后背冷飕飕的发凉。

  硕鼠一转手就从哪抽出一把匕首,他在李锦眼前晃了晃,“你最好别跑……”就一刀过去割断了李锦手上的绳子。

  李锦的手冰冷冰冷的,因为被绑的时间长再加上心里的害怕,手抖的厉害,她拿起地上的酒瓶,站稳了,先喝了一口。

  “喝完。”硕鼠嘴里喊着。

  “感想两位大哥的照顾。”李锦说着就伸出酒瓶与硕鼠的酒瓶碰了一下,又走到沙老弟跟前碰了下酒瓶,“我全喝了。”她仰脖就将剩下的半瓶酒灌下去,那酒可真难喝啊,自己失忆前应该没有喝过酒吧,她边喝边想,我一定要尽快想办法出去。

  硕鼠倒是开心了,“不错,有意思,继续。”

  沙老弟没看李锦,自顾自的继续喝了几口酒,喝完放下酒瓶,他站起身来,“我去安排外面的活去,三十分钟后,你把绑票送到老地方。”临走又扭头叮嘱,“别出啥差错。”

  “放心,你先去,我再喝几口酒,到点了准去。”

  李锦看沙老弟喊了几个兄弟和他一块出门,那些人听着呼噜镇山响,可姓沙的一喊立马就起身一块走了。

  她又从地上拿起一瓶酒,假装在桌上寻找着什么东西开瓶盖,这里除了酒还有什么东西能给自己用,并不断叮嘱自己,现在又少了几个人,一定要快点想,不然自己喝醉了那不是更惨么。

  “妹子,我给你开。”硕鼠的手握住李锦拿酒瓶的手,没有松开,在手心里摩挲着,那皮肤可真光滑啊。

  李锦欲抽出手,可硕鼠的手牢牢攥着自己的手,没有要松开的意思。她的目光落在硕鼠手臂的纹身上,她用另一只手的指尖划过纹身的图案,“这个真好看!”

  指尖划过硕鼠的皮肤,硕鼠的心里像燃起了一把火,他将手移到李锦腰上,加重力道握下去,似乎有一股无形的吸引力让他欲罢不能。

  “啪”一声酒瓶敲碎的声音,李锦已经将一瓶酒重重的砸在了硕鼠的脑门上,混着酒和红色的血液流下来。

  酒瓶砸下的同时,她就以最快的速度拔腿往另外一个门口的方向跑。

  “操!”硕鼠抹一把脸上的酒和血,扯着嗓子喊,“看我捉住你往死里整。”他后脚就追着跑了出去,但脚下稍微有点踉跄。

  喊话的时候,有几个人抬眼看了下,看闪过的人影和硕鼠血肉模糊的脸,也起身追了出去。

  硕鼠紧追在李锦身后,李锦拼命的跑啊,跑啊,就听到后面好几个人在喊,“你们几个去那边堵去。”

  李锦只能使劲的跑,她已经辨不清东西南北,也不知道他们说的去哪堵她,只想着我要飞速的跑,跑快了就离那个窝点更远一些。

  可是,前面一阵脚步声,李锦顿时停住了脚步,前面的人,后面的人,她已经无路可跑。

  “他妈的,还敢打在老子头上。”硕鼠已经气呼呼的上来,直接就是一拳挥了出去。

  情急的李锦只能伸手挡出去,意外的是,李锦挡回去的力度居然阻止了硕鼠的手,虽然自己的手被碰的生硬的痛,好歹应付了一下。

  硕鼠一个迟钝才反应过来,“小孩家还练过,这感觉没那么简单,还装出一副弱女孩的样子。”硕鼠再次出手明显重了,都是狠劲。

  李锦没有功夫多想只能拼了,一个躲闪,她避开了硕鼠的花纹臂,又接着一脚踢过去,被硕鼠生生踢了回来。

  李锦被踢飞在地,她刚准备爬起来,就不知道谁哪里一根棍子打在自己腿上。钻心的痛啊,腿像断了一样无法挪动,伴随着李锦撕心裂肺的痛喊声。

  硕鼠就站在跟前,看着无力起身的李锦,“我警告过你让你别跑的,你现在都是自找的,还敢打我,就你那点花拳秀腿,看你是活腻了。我们这的规矩,一会就算四哥醒了,这事也是我说了算,大家绝对不会轻饶你。”

  “好好教训下。”旁边的人有人怂恿。却也没有人上前可能是觉得此情此情用不着他们出手,他们只用看一出好戏就好。

  李锦还准备出手却是有心无力,硕鼠已发现端倪并彻底失去了耐心,就提前动了手。

  “嘶”一声衣服被撕破的声音,李锦的衣领口已被硕鼠伸过来的手撕破了一个口子,裸露出来的是肩膀。

  被踢疼的腿让李锦没有半点力气反抗,心想完了。

  忽然耳边一道风过去,她就看见硕鼠重重的摔在几米远的地上。

  又看见那个身影和冲上去的其他几个人撕打在一起,很快就撂倒了追上来的几个人,躺在地上唉吆喂的乱叫,无力起身反抗。

  等他走到李锦跟前,这才仔细看清楚是李程。那张熟悉的脸,记忆里仅存的一张脸出现在她的面前,“哥。”李锦像看见救命的稻草一样,她伸手就抱住了徐煜晖。“哥,你没事吧,我们现在怎么办。”

  “没事了,有哥在。”徐煜晖摸着李锦的头安慰她,感受到一个女孩的无助。

  “哥,你怎么知道我在这,他们还有一伙人去对付你了,你遇到没?”

  “我就是专门来找你的。”

  徐煜晖将自己的外套穿在李锦身上,扶起地上的李锦,“腿伤的重么?”

  “好像还可以。”李锦试图抬脚站起来,但是钻心的痛。“哎呦……”

  “别动,我来背你。”说着就蹲在地上,并将背包挂在胸前。

  “哥,他们人挺多的,你要小心。”

  “还说我,你怎么胆子不小在这些虎狼手里还准备跑,还好我及时赶到及时找到你,不然后果不堪想象。”

  “因为听那些人说,你拿钱或者不拿钱,都得人财两空,还要打残你,我只能破斧沉舟,想早点跑出去。”

  “下次别这么冒险。”

  “他们还有一拨人。”

  “我知道,我们得赶紧离开,那些人还没有发现我已经来到这了。”

  徐煜晖又对着手机给宋睿说,“我已经找到人了,你再拖他们一会。”说完就背着李锦开始往树林里走。

  沙老弟带着几个弟兄,边视察周边的情况边电话指挥,“沿着河道路一直往西开。”

  “好的好的。”宋睿答应着。

  十分钟后又是指令,“左转,往南开,四公里后看见一山坡,在岔路口走旁边的小路。”

  正说着头顶一声响雷,轰隆,就在头顶劈开一条闪电。

  一个兄弟猛然不及防被头顶的响雷吓了一跳,脚下没踩稳就栽到地上。沙老弟看了一眼,一脚踢上去,“没出息的东西,就响个雷看你吓成那样又没要你杀人。”

  地上的人还没爬起来,头上豆大的雨点就落了下来,噼里啪啦打在这群人身上。

  “沙老哥,接下来怎么安排,还让那人上山吗?”有人抹着脸上的雨点问。

  沙老弟看这措不及防的雨,“收工,让掉头朝北开,开二十分钟后下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