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落幕为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书中的文字

落幕为雪 頔落 2101 2019.07.19 19:58

  徐煜晖开车进怡园的时候,夜已经深了,四周静的可以听到蛐蛐的叫声。

  客厅里的微灯亮着,想必是房妈妈听到煜晖电话里说会晚点回来,就留了灯。一盏小灯,一圈黄色的光,徐煜晖的心里有一点点暖。

  桌子上显眼的地方,放着药水和纱布,旁边还压着一张纸条,留言说:哥哥回来记得换药啊,房妈妈给你留了汤,说晚上喝一口对身体好。不要忘了啊……还有明天早上出门之前,喊我一声。

  徐煜晖放下纸条,将它摆在桌子的正中央,目光还在那些字上,心里想着,这个字体可不怎么漂亮,如李锦一样,第一眼会让人忽略而过,第二眼会让人驻足。

  他开始解开前一天的包扎,用棉签涂药水,反复涂了几次后,又单只手好不容易算是包扎上。他揉揉发困的眼睛,这是第几个晚上没有好好休息了。

  拖着倦懒的腿和脚,准备回房间睡觉,路过李锦的房间,他看她的房门开着,就伸手准备拉上门。走到门口,月光洒在屋子里,里面的床上空无一人,被子铺的平平整整。

  徐煜晖按了房间灯的开关,再次确认李锦不在房间里。凌晨的夜里,她不休息能去哪。出去?不可能,这坐房子严密的安监系统,如果李锦出去,自己的手机是会收到信息的。外面的人靠近这儿,他也会收到提示信息。难道是走错了房间?徐煜晖开始一间一间的找。

  走廊的尽头,书房里透漏出一点微亮的光,徐煜晖推开虚掩的门,第一次看到这个书房,很大,高高的架子上摆满了书,靠落地窗旁边的书桌上亮着灯,李锦席地而坐,低头看书。

  可能是铺着厚厚的地毯,也可能是李锦看书太全神贯注,她完全没有发现徐煜晖已经走了进来。

  “眼睛要看瞎了,这个点还在看书。”

  闻声,李锦才抬起头,看到是哥哥走了进来,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背心,手臂上包扎的伤口,看起来很不规整。“这么晚才回来,你那个伤口没有包扎好,我帮你整理下。”

  徐煜晖已经坐在李锦对面,手臂自然落下,看李锦帮他整理粗糙的包扎。“看什么书。”

  “下午实在闲的无事,就转到这个书房,《浪漫风情》还挺好看的,本来想着看完一章就去睡觉的,但这个章节太吸引人了,忍不住就继续看了。”

  徐煜晖瞥了一眼封面,是自己曾经的书,这个屋子里有很多新添的书,但自己曾经的旧书也都全部整理在了。“是讲一个爱情故事,你喜欢?”

  “是讲爱情故事,但我是被里面的线索的吸引的,女三被杀扑朔迷离,这不就被吸引了吗,也不瞌睡了。”

  煜晖想到,其实这本书当时他看完也没想明白,案件的剧情最终是怎么发展的,也可能归咎于年龄小视角不同,“我就记得,一朵向阳花破土而生……”

  “不许剧透。”李锦迅速伸手掩在徐煜晖嘴上。“说了就没意思,我要自己慢慢看。”

  徐煜晖不再继续说,他伸手拿开李锦的手,“回房休息,你这几天有的是时间看。”

  李锦将抽回的手放在鼻子前闻了闻,她皱眉,“你喝酒了,什么工作到这么晚。”

  “一般工作,一般应酬。”

  “哦,房妈妈给你留了汤,字条看到没,喝了吗。”

  想起刚才字条上的留言,自己只专心看字换药了,没注意喝汤的事。“忘记了。”

  “快去,喝了,就一小小碗,都是房妈妈精心准备的,炖了几个小时,不能浪费食材更不能浪费房妈妈的一片心。”

  “你倒是称呼的亲切。”

  李锦低下头想到自己的妈妈,消失了,神情有些黯淡。“房妈妈人就是好,她可以不给我们做饭的。”

  徐煜晖的手机适时的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本打算按掉的,但想到刚刚严珺看到自己开心的样,又听说自己三天后来家里拜访,不能这么快给她浇冷水吧,他接通了电话。

  “煜晖到家了吗,还没睡吗。”

  “准备睡了。”

  “我给我爸妈说了,你三天后过来,他们很高兴就说正好邀请你爸,徐伯伯到时也过来。”严珺说的开心,每句每字都如跳动的音符。

  “好,到时候联系。早点睡。”

  “晚安,做个好梦。么么哒。”

  挂完电话,看李锦凑那么近,还有她那双好奇的眼睛。

  “是个女的耶,你谈恋爱了?”

  “没有。”

  “这么晚普通人会给你打电话,还约三天后,都约会了。”李锦用手指戳着徐煜晖的胸肌又说。“李程,别以为你工作了就是大人了,别以为你肌肉长的结实些,就是大人了。我们可是双胞胎,我还没谈男朋友,你不许跨越式前进。”

  “你失忆了,怎么知道自己没男朋友。”

  “哦,那……”李锦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失忆了连说话的资格都那么没底气。“那也不行,作为未来家庭的一员,你的女朋友需要带给我看看给你把关。”

  徐煜晖见状,“还没有。我扶你回去吧,你这样久坐也不好。”

  “其实,我是不敢睡觉,也睡不着,才在这儿看书的。”

  徐煜晖没说话,手扶着李锦随她慢慢的走。“今天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就是还有点痛。爸的情况怎么样了,是不是哪儿撞坏了,会不会残疾,或者还是更严重一些,不会……”李锦没继续接着说,她是想到了最坏的情况,但没继续说,说出来多晦气啊,就连自己有了这样的想法都是不吉利的。

  “等你稍微好点,带你去看他。”

  月光皎洁,屋子里没有开灯,扶李锦躺到床上。

  徐煜晖没有立马离开,他走到阳台,在竹椅上坐下,“你放心睡吧,我在这坐会,等你睡着了,我回去睡。”

  背靠竹椅,面朝星空。一个人的离去,是有一颗星星回天上了吧,她是否俯瞰她曾经生活中的一切,是否惦念星空下惦念她的人。他,煜晖,是真的想念。想必李锦也是个可怜的人,她的思念无处着落,不久还要面对什么他也不知道。

  唯愿一切安好,还有那些模糊的,不明原由的都烟消雾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