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落幕为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闯进圈套

落幕为雪 頔落 3323 2019.06.30 13:54

  李锦看了眼手机,它是如此安静,手机里只有两个人的联系电话,一个是宋睿自己存上去的,一个是李程她存上去的。此刻她谁也不想联系,现在的自己就像穿越于时空中,忘了来时路和去时路,只是个路过的角色。

  李程忧伤的眼神和他意料之外的成熟,李锦都感觉很陌生。

  还有她第一天进校门,终于打听到自己班怎么走,同学们看见她惊讶的眼神。有人说,李锦你不是出车祸了吗,怎么像去整容了,这裙子真好看,还有这手机是最新款的,应该很贵吧。也有人说,李锦你怎么像换了个人,和之前完全不一样。

  李锦看着围上来叽叽喳喳的人,她最想问,之前的自己是什么样。但她看着她他们的脸,她甚至不知道开口怎么称呼。是说,同学……同学……她他们哪里知道自己失忆了。

  她离开教室失落的回到宿舍,看着自己衣柜的衣物傻傻发呆,几条长裤几件衣服,都是灰蓝黑的风格,与身上的粉裙子格格不入。别说同学们诧异的眼神,就连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丢了记忆丢了自己的人。

  她从衣柜里拿了原来的旧衣服换上,很柔软很贴身,微微泛着白,是洗过多次的舒适,甚至让她觉得这些衣服有一点亲切的感觉。

  李锦的班主任给李程打了电话,“你好李程,我是李锦的班主任,李锦自回到学校后,我发现她状态一直不好,有时候一个人傻傻发呆。我想知道她发生事故后恢复的怎么样了,需不需要继续治疗,虽然高考在即但身体更重要。”

  “老师您好,您说的情况我都知道了,她恢复的很好就是暂时失忆。我这就过去看看她,劳您费心。”

  “那好,有什么需要我帮忙或者同学们协助的,你尽管说,大家一块努力帮助李锦。”

  “谢谢您。”

  宋睿一直在旁边听着电话,“锦妹妹状态不好?她也没打电话?”

  徐煜晖收起手机,他暂时住在宋睿的公寓里,俩人刚刚还在一起打游戏,“接着打啊,刚那一局不算。”

  “刚那一局已经输了好吧,不过我们已经是霸者无敌,刚才那一局就当给其他人一个小小的惊喜。”

  “对了,你今天不去上班吗,莱利的人事对你这么好。”

  “我算是发现了,徐家的人真会利用我,关键时刻甩锅给我。我就纳闷了,让我安排你,还不能违背你的什么几点原则,这不是折磨我吗。我只能安排你给我做助理,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但有一点,公司的事我必须得给你汇报,你可以什么都不做但得什么都知道。”

  “公司的资料还是叫我李程吧。”

  “你太入戏了吧。李家有啥吸引你的,你不会看上那小丫头锦妹妹了?真会玩,你说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还有这潜质呢。”

  “宋总,别臆想。”

  宋睿话题一转说,“好吧,小李子你去开车楼下侯着,晚上去见我新认识的可可,还有新朋友给你介绍。”他神秘的眨眨眼,舞动着身体,表现出一副要去嗨的节奏。

  “自己开车去,有人的时候你是我领导,其他时间都不是。我有事先走了。”

  “是去找锦妹妹么,我和你一块去?”

  “她说你是花心那个什么,应该不乐意看见你,你还是去忙你的可可吧。”说完话,徐煜晖已经随着声音走远了。

  宋睿松了一口气,终于走了。过半天才反应过来,“什么我是花心那个什么,记着下次见到锦妹妹一定要问问。”

  李锦坐在图书馆的一角,这里很安静,旁边都是不认识的人,她拿出手机上网搜索失忆的相关信息,她就纳闷了,为什么忘了很多的人和事,但是课本上的知识隐约还是知道的,若是再忘了,自己就真的变成傻缺白痴了。

  查了半天也没查出什么结果,都是理论说法,有的人能恢复,有的人不能恢复,有的人很短时间就恢复,有的人需要很长时间恢复……李锦收起手机,网上信息量太大,最终的结果就是等同于没有信息,就比如此刻,她搜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她还是决定回家一趟,在学校的每一天都特别难熬,或许回到自己熟悉的家就都想起来了,想到这里,李锦就决定好了,并立即给老师电话请了假,她没有给李程打电话说这种小事。

  现在她手里只有身份证资料,出生地址那一栏写着家庭地址,她不断在心里默念临河县郊区天山路236号,应该怎么走来着。

  继续导航,坐班车,上高速。一小时的路程,她终于到了,下车前她还在准备的备忘本上,记好日期、详细地址,及大概事件。她怕自己忘了,现在才觉得有记忆是弥足珍贵的事,无论日子过的好与差,都要珍惜生命曾经存在过的印记。

  这里是郊区,没有繁华,朴实的街道和灰色的房屋,她记忆里回家的路,和哥哥那些嬉笑打闹的场景,心里莫名有点兴奋和温暖包裹着自己,她迫切的想回到自家的小楼里。

  她一路小跑,噔噔噔上了楼,这才发现楼里一副萧条的景象,好多人家都搬走了,还没搬走的也是正在收拾东西,有清理出来的闲置物,堆的楼道里一片狼籍。

  有人给李锦打招呼,“锦儿回来了,你家什么时候搬?准备搬去哪?以后再能见面估计是不容易。你爸爸还没回来?好长时间没见他人了……”

  “……呃,我回家拿点东西……”李锦匆匆走过。

  李锦走过楼道,站在自己家门前,门的颜色还是那个颜色,再撇了眼对面陆大家的门口,有块玻璃已经碎了,透过窗户看进去,他家已经搬走了。

  她拿钥匙开了门,推开门,家里和记忆中的有些小小的差别,客厅餐桌厨房挤到一块,旁边是两个小卧室,有些老物件已随时间老化了,掉漆的桌子上摆放着一个相框,是小时候她们一家四口照的,她仔细看着每一个人的容貌,长大后的自己是这样的,哥哥是那样的,妈妈走后就不知道了,爸爸?还在医院也不知道这次车祸他伤到什么程度,感觉自己心里空落落的。

  “别动。”一个男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有点哑。

  李锦拿照片的手抖了一下,就定格在那不敢动,她能感觉到背后男人一股粗鲁的语气,同时自己的腰间抵上一把尖锐的东西。是刀吗?李锦这样想:若是给我一刀我会死吧,还是不死也会流很多血吧,要养很长时间的伤吧。

  “你是谁?”李锦说这的时候,没敢动还保持着之前的姿势。

  “你是这家人?”一个男低音。

  “是的。”

  “你是老李的女儿?”

  李锦听来人称呼老李,就兴奋的已为碰见熟人了。“是的,你认识我爸?”她欲转身,可转念一想不对呀,抵在她腰间的那把刀并没有要移走的意思,他们又是什么人。

  “别动,我问你老李现在人在哪,别给我耍滑头,要不然有你罪受的。”他握着的刀尖在李锦的衣服上划来划去。

  李锦隔着薄薄的夏衣,能感觉到刀尖的锋芒和一点刺痛,李锦的心里不寒而栗,这些人是流氓?是黑社会?他们要干什么?自己家怎么就惹上了这些人?李锦细思极恐怎么这事也让她碰见了,该死的白痴记忆,需谨慎。

  李锦还搞不清这些人是要干什么,她假装淡定的说,“出了交通事故,他还在医院。”

  “操,你给我编,就不怕老子弄死你。”粗鲁的声音话落,拿刀的手就在李锦的身后紧了紧。

  李锦已经吓的声音有点颤,“真的没骗你,人还在上都市医院。”

  “这个该死的老李居然给我耍滑头,还藏这么大一个女儿。”背后不远处又传来一个男人声音。

  “不是说照片上这俩孩子都卖人了么。”背后的人用刀尖点着照片上的人。

  看见那刀尖锋利刀背上闪闪的寒光,李锦捏着照片的手有点抖,想着刚才那人说的话这两个孩子已经卖人了。

  “我就没信过他的话,你信?”

  “四哥,还是您聪明绝顶,有您掌舵,我就听您安排就行。这几天窝点就没白费,还是四哥您有先见之明。”身后的沙哑嗓音说。

  “你他妈才绝顶,你断子绝孙。学着点,还是那句老话,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不过你那句先机之明我喜欢。”

  “对,对,您说的是,我聪明绝顶,我断子绝孙。”

  “走,带回去,就算没人来还债,就用她去抵债,也是不亏本的买卖。”

  “四哥,当初老李电话里可答应了用拆迁款来还我们的,这可是现成的钱。”

  “就这破房,拆迁款也不够,再说拆迁款也不是立马就能拿到手,我看这丫头……”四哥的眼睛盯着李锦,寒光扫过李锦的背影,运动裤体恤衫,身材高挑纤细。“还可以凑合。”

  李锦大概是听明白了,欠债还钱。“拆迁款我会尽快拿到还你们钱,其余的再宽限我一段时间,我会打工加倍利息还的。”

  四哥用鼻孔哼了一声。“就你个小丫头靠打工,你以为钱这么容易挣,你是在用你的智商嘲笑我活这么大岁数吗。”

  “你们不怕我死了你们什么也拿不到吗?”

  “不怕,债呢,我们是必须得要,钱呢,我们是真不缺。你随便死。”

  “死丫头片子,少废话。”沙哑的嗓音说完就抬手给了李锦一掌,就将她打晕在地。

  四哥看倒下去的李锦,皱着眉头说,“粗鲁,有这必要吗。学着点,对女人还是要温柔一些的。”

  沙哑男呵呵笑着说,“当肉票了!再说,女人不都是那样的么。”

  “懂个屁,你认识的女人那都是下乘,这个是上乘。扛走,出去注意点啊。”

  “四哥放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