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曲长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再回谢府

一曲长风 十年一梦知洲 2028 2020.06.25 10:15

  因为从天界到凡间也需要一些时间,为了不让谢寒枳久等,所以嫦兮和牧北一早就去了华晨宫找玉晗一同下凡。

  等到了陈国的谢相府,嫦兮和牧北发现明明不过短短的一日光阴而已,这谢寒枳却明显比他们昨日见到他之时又苍老了许多。

  瞧着他们的目光,谢寒枳微叹了口气,“昨日夜里,我又听到她的声音了,心中疼了一宿。”

  见他眼中满是苍凉的模样,嫦兮虽然很想立即为他回溯他的过去,但是想到自己的猜测,又有了一些犹豫。

  最后嫦兮还是决定再问一下谢寒枳的意思,再做决定,“谢先生,你确定要回看自己的人生吗?如果你失去的是一段不好的记忆,一段只会让你难过的过去,纵使如此你也还要看一遍吗?”

  嫦兮的话一说完,谢寒枳就陷入了沉思之中,他仔细的想了想嫦兮的话。

  嫦兮是神仙,她会如此问自己,或许是知道了些什么。但是摸着自己心口那还未完全消散的痛意,他那因为上了年纪而变得浑浊的眼睛一下子清明起来。

  “我要!对于我失去的那段记忆,是好也罢,是坏也罢,我都想再看一遍,我也真的很想见那个人一遍。”

  见谢寒枳如此坚决的态度,嫦兮也不好再多说些什么,嫦兮对一旁的玉晗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开始了。

  为了防止谢寒枳在回溯之术中发生什么意外,嫦兮和牧北也会和他一起回去。

  玉晗打开天机书,翻到属于谢寒枳的那一页,看着自己面前站着的三个人,“你们记住了,回到过去以后,那些过去的人是看不见你们,也听不见你们的声音的。

  但是你们却是可以触碰到那里的人和事的,但是那些都已经是发生过了的事,你们不能去改变他们,否则那些人往后的命数会被你们破坏的。”

  等嫦兮他们表示自己听明白了以后,玉晗这才在谢丞府中设下结界,以天机书为媒介施法将牧北三人送回了谢寒枳出生的那一年。

  五十年前的陈国在诸国之中算不有多强大,但也不算是弱小之辈。陈国国主勤勉执政,加之又有谢寒枳父亲谢丞相的帮助,一开始也算是国泰民安。

  谢寒枳出生在一个春日,花开繁盛之际。谢丞府内,谢丞相焦急的在门外走来走去,而门内稳婆也正忙着为丞相夫人接生。

  嫦兮身边看着因为回到过去而变得年轻了的谢寒枳。他生的确实是好看,眉眼干净,犹似明月照寒潭、身姿高挑、温文尔雅。

  却如天机书上所说是副好皮相,站在嫦兮身后的牧北见她一直打量着变得年轻的谢寒枳,感觉心里有些不快。

  他伸手挡住嫦兮的双眼,俯身在嫦兮的耳畔,“你不许在看他了!”言语间还带了些哀怨。

  经过这些时日的相处,嫦兮也算是摸清一点牧北的秉性了,他这个人有些傲娇和敏感。

  但是嫦兮也没有想到他竟会如此的敏感,自己不过是因为好奇书上写的内容,所以才多看了几眼年轻的谢寒枳,他竟然就不乐意了?

  嫦兮握住牧北挡住她眼睛的那只手的手腕,因为谢寒枳就站在两人身边,她也不敢说的太大声了,“你把手放下来,我不看就是了!”

  嫦兮用仅有两人可以听到的声音小声说到,想让牧北赶紧将手放下来。虽然嫦兮她是一个神仙,但是有外人在场,牧北如此举动也有些让她觉得难为情。

  但是牧北并没有听她的话将手放下来,依然是将嫦兮的视线挡的死死的。

  “好了,别闹了,赶快放下来,你放心,谢寒枳他没有你好看。”嫦兮好声好气的劝说着

  原本打算一直挡着嫦兮的眼睛的牧北在听到嫦兮说谢寒枳没有他好看之后,耳稍微红,满意的笑着放下了手。

  嫦兮说的话并不是讨好牧北的,这谢寒枳子姿确是世间少有,但也确实是比不上牧北。

  牧北的样貌可以用一个美字来说,世人皆说美人倾城,而牧北他简直就是祸国殃民。

  他的容颜多一分近妖,少一分则过素,但是他偏偏一切都刚刚好。他虽美但是却又不流于媚俗,面如冠玉、明目朗星、身如傲竹,自有一份独属于他的少年风流、君子气韵。

  嫦兮和牧北两人的举动,一边的谢寒枳并没有注意到,因为他和他的父亲谢相一样,一直紧张看着那扇关着的门。

  从牧北手下重获光明的嫦兮这时也注意到了谢寒枳那担忧的神色,“谢先生,你怎么了?”

  谢寒枳交握着双手,额见还有些汗意,“我母亲她向来身子不好,在生产我时有落了新的病根。我出生后没几年她就离世,父亲因为伤心过度,将府中母亲的画像都销毁了。

  因为她离开时我年岁尚小,所以在我的脑海里,对于她的模样总是含糊不清,今日也可算是我第一次见她。”

  “既是如此,这些时日你可以好好的陪陪她,也可以将她的样子好好瞧瞧。”还未等嫦兮开口,牧北就抢先一步说到。

  他的语气很是温柔,眼里还带着些莫名的期盼。嫦兮不明白他眼里的期盼从何而来,等她想要再看的清楚一点的时候,却发现他眼里又什么都没有了。

  对于牧北这有些奇怪的样子,嫦兮忽然就想起他们大婚那天行携手礼时,牧北悄悄擦自己手的模样。而且自己似乎也没有听他说起过他的父母,祝阳城里也没有见到过有关前任魔君和魔后的事物。

  嫦兮心中虽有疑惑,但是现在也不是什么问这个问题的好时机,而且就算自己问了,牧北也未必一定会说,相比于自己去问,她更希望有一天他可以亲口说给自己听,于是嫦兮最终什么也没有问。

  谢相夫人因为体弱的原因,这次生产足足过了几个时辰才算结束,一声嘹亮的婴儿哭声从房内响起。

  “恭喜丞相和夫人,是一位英俊的小公子!”稳婆打开门,连忙向谢相道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