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曲长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猜测

一曲长风 十年一梦知洲 2155 2020.06.29 10:50

  皇后瞧着小寒枳这副微显呆愣的模样,觉得甚是有趣。她指着小江沅对她说:“寒枳你看,这是你的江沅妹妹,她是不是很好看啊?

  以后等妹妹长大了,娘娘将她嫁给你作媳妇好不好?”

  而年方才不过一岁的小寒枳就像是听懂了她的话似的,竟然对着皇后用力点了点头。

  他这一点头,逗得宴上的众人都大笑起来,就连在皇帝怀里的小江沅竟也跟着笑了。

  谢寒枳望着江沅的笑,他很清楚的知道在这殿上除了牧北和嫦兮以外,是没人能看见自己的,但是偏偏就是觉得小江沅是在对着他笑。

  他有些无措的回望着嫦兮和牧北。牧北和嫦兮两人依然站在宴上谢相的位置边,并没有和谢寒枳一同随谢相到皇帝的御座前去。

  嫦兮和牧北一直都在那里看着谢寒枳他们的一举一动,自然也看见谢寒枳眼里的慌乱与无措。

  “你放心,他们的确是看不见你的。”牧北用传音术安抚道。

  这时殿外那些奉皇帝的命令在殿外准备燃放烟花的侍官见定好的时辰已到。就点燃了早早准备好了的烟花。

  烟花升至高空后,炸裂开来,巨大的响声惊动了殿内的众人。

  “看来燃放烟火的时辰已经到了,这些烟火是工匠们新做出来的。据说比以往的更为绚丽,诸卿,我们就移步去殿外一同欣赏一下吧!”皇帝听的外面的巨响,笑着说到。

  “是”

  于是原本在殿中的众人跟着皇帝和皇后的脚步都移步到了殿外。从前陈国的烟火颜色是有些单调的,也不知道那些制作烟火的工匠们这次用了什么方法去改进了配料。

  只见那一个个小火球从地面飞到空中,随后开出五颜六色的花来,而且这次燃放的烟火数量较多,一时间皇城的夜空竟也被照的如同白日一般。

  “从前在天上时,听得那响声,总感觉人间这烟火放的闹哄哄的,实在不觉得有什么好看的。如今到了凡间,真真切切的看到了,才发现这确实是挺好看的。”

  嫦兮扶着殿外的石栏,望着夜幕上的那一朵朵火花,似有所感的说到。

  “同一事物,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有时是会有不同的心境。”牧北回应着嫦兮的话。

  牧北看着这些时日以来一直都站在自己身边的嫦兮,色彩斑斓的烟火在夜空里盛放,而她的脸上笑意浅浅,眼里有光。

  “你很喜欢这场烟火吗?”

  “嗯”嫦兮看着还在持续的烟火:“它很漂亮!”

  “那以后有机会我也为你放一场烟火。”牧北说到这儿顿了一下,又望着嫦兮一字一句的说到:“放一场只属于你的烟火”

  嫦兮闻言侧过头来,正好对上了牧北的视线,在这一方繁华盛景里,她发现他的眼里似乎只映入了自己的模样。

  嫦兮微滞了一下,回味着他方前说过的话,随后笑意更深的说:“好啊,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记住了,你以后可要说话算话!”

  “嗯嗯”牧北低头向前凑了一步靠近嫦兮,让自己与她的视线平齐,两人的脸也不过相距只有一指的距离了。

  这一刻他们都在彼此的眼中看见了自己,也听见了那不知是属于他们其中的哪个人的,或者是属于两个人的心动。

  谢寒枳原本心中很是不安,在听到了牧北的话后才稍稍安定下来。但是从刚才的那一刻起他的目光就再也没有离开过小江沅的脸。

  她眼角的那颗红色的泪痣,就像是一点朱砂般,落在他的心上,谢寒枳甚至觉得这一抹艳红比那漫天的色彩都要来的更为绚丽。

  殿外烟火声嘈闹,寻常婴孩听了,大多会哭闹起来。但是小江沅却一点也不害怕的样子,还伸出她的小手,指着那些绽放的烟火,像是要去抓住它们一样。

  站在皇帝身旁的几人见她这个样子都又纷纷的笑了起来。

  “我们的小公主可真是志向高远,竟要去摘取天上之物!”

  “是啊,公主如此年纪就有鸿鹄之志了。”

  几位官员你一言我一语的笑说到,对于他们的笑谈,皇帝和皇后看着他们那高兴的女儿也跟着笑了笑。

  放完烟火后,那场宫宴又持续许久。待到月至中天才结束,回到家后,谢相将已经睡熟了的小寒枳放到床上后,就去照顾自己的夫人了。

  院内,谢寒枳和牧北与嫦兮三人坐在亭中的石凳上。

  谢寒枳想着今日自己在宫宴上的种种异样,最终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声:“牧公子、嫦兮姑娘,我想请问一下,那个叫江沅孩子,是不是……是不是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

  许是因为激动或是害怕,也或许是因为别的什么的原因,谢寒枳说话的声音都带着颤抖。

  “你是不是感觉到了什么?”牧北反问到

  谢寒枳看着周边那白茫茫的落雪,心神恍惚,眼中闪过一丝痛意:“我见到她的时候,这里感觉很奇怪!”

  谢寒枳指着自己的心口:“我与她明明应是初相识,却又总觉得好像是与她分开了很久很久之后的久别重逢。”

  “你与她曾经应是相遇过,更准确的来说,在你原本的人生轨迹里,你们缘分匪浅,。她应是你的妻子,你该是她的夫君!”

  嫦兮将自己在天机书上看到的他们两人间最初该有的姻缘告诉了谢寒枳。

  听的嫦兮此话,谢寒枳满目震惊:“什么?那么她……她真的是……”

  “这倒也不一定!”嫦兮又说道。

  “这是为何?”

  瞧着谢寒枳因为自己的话,从震惊变为困惑的目光,嫦兮解释道:“虽然你们原本有缘,但是在你后来的记忆里你并没有见过她,对她也不大了解。

  如果是因为你的记忆是被幻猫改掉了的话,你忘了她很正常。但是如果你们曾经相爱过,那么她为什么不来找你?

  又为什么你身边也从来没有人和你提起过她?而且她原本应该是战功煊赫,被封为你们陈国的护国公主。

  可是你却说她嫁给了一位游侠,离开了陈国,这一切都与天机书上的记录相差太多了。”

  “而且难保你是否爱上过别的什么人,也不知道幻猫到底抹掉了你多少的记忆,又改掉了多少。所以你或许会因为过去相遇过,而对她感到特别,但你要找的人却又不一定会是她!”

  牧北在嫦兮说完后,又补充的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