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曲长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幻猫

一曲长风 十年一梦知洲 2339 2020.06.15 11:11

  “按理来说,应该不会有这种事情。”牧北微皱着眉头,对于谢寒枳的问题,他很是奇怪。虽然据谢寒枳的叙述,他在柳蔓云离世前后反差的确是很大。

  可是在这世间,莫说是凡人了,就是茫茫其余五界之中也只有过少数的异兽存在着两颗心的情况,何况这谢寒枳确是凡人无疑,又怎会可能有两颗心呢?

  “这倒是也不一定。”嫦兮看着谢寒枳那因为牧北的话一下就变得绝望的面容,似有所想的说。

  嫦兮此话一出,牧北和谢寒枳都看向了她,谢寒枳的脸上恢复了一点神采。而牧北则是带着一脸的意外:“这怎么可能,谢先生可是一个凡人?”

  “谢先生,我听你方才的话,也知道了你想要找回的人,不是你的夫人。那么你能否给我讲讲,究竟是什么促使你会要找来牧北来帮忙,你想要找回的人究竟是谁?”嫦兮没有理会牧北的问题,反而是直接问着谢寒枳。

  “我...我也不知道她是谁......我记忆中并没有过那个人.....”谢寒枳的语气是失落的,目光中也带了难解的疑惑。

  本来对于嫦兮的话就已经很是意外的牧北,现在又听到谢寒枳的话,简直觉得有些好笑:“谢先生,你要我帮你找人,可是你又不知道那人是谁,你甚至说自己的记忆你并没有过那个人,这要在下如何帮你找?”

  “我.....”谢寒枳欲言又止

  嫦兮拉着牧北的衣袖:“你先别打岔!”又看着谢寒枳说:“谢先生,你请继续讲。”

  谢寒枳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回想起自己这几日来的经历:“自那日昏迷醒来后,我对于自己这颗不再与往日相同的心和那些记忆中与她的缱绻相守的日子,感到陌生而又疑惑。

  后来一日夜里,我回房时,突然听到有人在身后唤我,可当我回首望去时,却发现我的身后竟是空无一人。

  那是一个女子的声音,她的声音带着笑意,又有些骄横,很是好听。当即我就问尽了我身边的所有人,可是他们都告诉我,他们并没有在府中见过那样的一个人。我也听尽府中每一个侍女的声音,可是每一个都不是我那夜之中所听到的。

  我的侍从告诉我或许是因为我思念我的夫人过甚,以至于产生了幻觉。可是我就是觉得那不会是幻觉,更清楚的知道那绝不是柳蔓云的声音,因为她从来不会那样唤我。”

  “她叫你什么?”牧北问到

  “那个女子唤我——小丞相!”

  “小丞相?就因为这?”

  对于牧北再次出言打断了谢寒枳的话,嫦兮瞪了眼牧北:“你能不能听人将话说完?”

  “能、能!”被嫦兮这么一瞪,牧北一下就安静了下来,嫦兮示意谢寒枳继续说。

  谢寒枳这也才又继续开口说:“小丞相这三个字,从小到大从无人这样叫过我,可是偏偏在听见这三个字时,我却又很肯定那女子一定是在叫我。

  而自那夜之后,我就总能听到那个女子的声音,而每一次她都只唤了小丞相三个字。她的声音总会在不同的时间、地方出现在我的耳边,每一次也都只有我能听见。

  这种情况自那日开始就一直持续到现在,她的声音也在逐渐变化着,而我的心情竟也随着她在变化着。最初时,她的语调带着喜悦,我听了,心中也带着莫名欢喜。

  后来她的声音渐渐变得难过、伤心,我听了后,心里就像有着千百根针在扎着似得,密密麻麻的疼着。

  就在方才我也听见了她的声音,还是一模一样的话语,但是这一次她好像很疼,我刚才就觉的自己放佛死了一次一般。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我很迷惑,我不知道她是谁,我感觉对她很熟悉又很陌生。我没有办法找到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听到她的声音。

  所以这才想着请牧公子来帮我,帮我找出她究竟是谁、我又为何会听见她的声音、自己为什么会和从前变得犹如两个人一般?”

  等到谢寒枳说完,牧北仍是一头的雾水,而嫦兮却是更加确信自己方才的猜测了。

  “关于你说的那个女子是谁,我暂且还不知晓,但是对于你这与从前变得不一样的这件事,我倒有了一点眉目。”

  “姑娘说的可是真的?那我究竟为何会这样?”谢寒枳连忙问嫦兮

  “按照你所说的这些事,我想你的记忆或许被人抹掉过,而你之前之所以会那么爱你的夫人,应该是抹去你记忆的人为你编造的记忆。”

  “抹掉记忆,编造?”还未等谢寒枳出声,牧北就先问了出来

  “嗯,这世间有能让人失去记忆的药物,也有能让人抹去人记忆,甚至为人编造记忆的人。妖族有一支妖名为幻猫,这种妖的族人稀少,鲜为人知,也不善于什么厉害的术法。但是他们有一异术,可是抹掉人的记忆,甚至为人编造新的记忆。”

  “你这又是从哪里知道的?”牧北问到

  “几千年前,我天族之中有一位上仙,他的友人在外游历时,在一座山头遇见了一只幻猫,那幻猫仗着自己的修为比那山中其他的生灵高。就在山中自立为王,欺压山里其他弱小的生灵。

  那位上仙的友人见此,就斩杀了那只幻猫。后来那只幻猫的亲人来寻仇,但是又打不过那位上仙的友人。来寻仇的那只幻猫对上仙的友人恨之入骨,于是潜伏在上仙身边多年,后来终于找到了时机。

  他抹掉了上仙的记忆,将自己对于上仙友人的仇恨编织成新的记忆,放入了上仙的身体里,后来如他所愿的,上仙亲自杀掉了自己的好友,而上仙的好友也是受尽了自己挚友的折磨与伤害后痛苦的死去了。”

  牧北听着嫦兮的话问:“那你们后来又是怎么知道这是幻猫所为的?”

  嫦兮叹了口气说:“那位上仙本来与自己友人素来交好,但是他却突然杀了他,而且他的好友也是我天族中人,天族的邢官自是不会放过他。

  后来经过邢官的查证后,发现了幻猫一事,派人抓回来了那只幻猫,在邢官的审问之下那只幻猫交代了整件事情,那位上仙得知自己是被幻猫设计杀了自己的挚友后,也自尽而亡了。

  自那以后,幻猫这等生物就一直处于天族的严防之中,好在他们数目稀少,并且若他们施展此术,他们自己也会自折一半的寿命。除了那位上仙那件事之外,我们天族与他们也无什么仇怨,他们也没有那么不惜命,自此我们与幻猫也就没什么交集了。”

  “那这个术法可有什么方法可以解除吗?”嫦兮一说完,谢寒枳就急忙问到

  “无解!”嫦兮无奈的摇了摇头:“当年那只幻猫被抓后,邢官也想过让他为那位上仙回复记忆,但是幻猫说此术无法可解,而后经过和其他的幻猫查证后,发现也确实如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