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曲长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夜谈(一)

一曲长风 十年一梦知洲 2010 2020.06.19 12:50

  不一会儿,侍女就将为嫦兮和牧北两人准备的吃食给端了上来。但是那侍女刚要将膳食摆放在桌上,就被牧北给制止了:“诶,等一下,你将这些摆到院子里的石桌上去吧,我们在院里用膳。”

  侍女楞了一下,看着嫦兮,用目光询问自家公主的意思,嫦兮也被牧北这突然的提议弄得有些糊涂:“为何要去院里用膳,就在这房中用膳不好吗?”

  “刚才进来时,我看见院里的蔷薇花开的正艳,这美食就应该配良景,我们去院里吃嘛,好不好?”牧北用着软软的语气对嫦兮讨好到,他那双犹如大海般好看的眼睛里倒映着嫦兮宠溺的模样。

  “好吧。”嫦兮简直是拿自己面前这个可爱的牧北根本没有一点办法,嫦兮侧首看着还端着膳食的侍女:“去吧,就按少君所说的,将膳食摆到院子里去。”

  “是”几个侍女按照嫦兮的吩咐,端着膳食向院子里走去。

  等离开了嫦兮他们的视线后,那几个奉膳的侍女中的一个,小声的笑着对自己身边的人说:“你们刚才看见了吗?方才那少君向公主撒娇时,咱们家公主的样子,看来我们的公主和少君感情很好啊!”

  另一人附和道:“是啊,我还是第一次见公主待一个男子如此迁就呢!”

  闻言,其余几人都相视一笑,瞧着嫦兮和牧北两人也已朝殿外走来了,她们这才停止了讨论,赶紧去往院里,将膳食摆好在石桌上。

  等到她们摆好饭菜,嫦兮和牧北也刚好走到院里,由于嫦兮和牧北这两人在用膳时都不喜欢有人在身边伺候,于是膳食放好后,嫦兮就让侍女们下去了,整个院子里就只剩下了牧北与嫦兮两个人。

  对于那一桌的美味,牧北倒是吃的不亦乐乎,但是嫦兮却是一下也没有动过。嫦兮这个人一向胃口不大,而且之前在华晨宫时,牧北就喂她吃了不少糕点,现在的她是真的吃不下了。

  正在吃着东西的牧北发现似乎只有自己一个人在吃着,而嫦兮就只是一直在看着自己吃,什么也没动过,不由发问到:“你光看着我,不吃东西,难道是对你而言我比食物更有诱惑力吗?”说着他还摸了把自己的脸。

  对于牧北这自恋的话,嫦兮付之一笑:“你想多了,我只是单纯的不饿,你以为谁都有像你那样的胃口啊?”

  “唉,那你还真是不幸,对于如此美味,却无福消受。”牧北故作叹息的说

  “呵,行了,你就专心吃你的东西吧!”嫦兮给牧北夹了块红烧肉说

  等到牧北吃完饭后,一桌的食物也所剩无几了,嫦兮让人撤了餐具后,两人就坐在院子里,欣赏着夜景。

  繁星漫天、月色温柔,夜风之中浮动着蔷薇花香,确是难得的一番良景。牧北伸手接住那被风吹到自己面前的一瓣蔷薇花,忽而看向嫦兮:“对了,你和那玉晗上神到底是什么关系啊,我总感觉你们之间的相处...嗯...有些怪怪的。”

  今天在那华晨宫时,嫦兮一开始见到玉晗时,她明显是很高兴的,但是那玉晗却好像有些怕嫦兮似得。后来玉晗言语之间明显对嫦兮也有挖苦之意,但是这两人之间又能让人感觉到他们的亲近,这两人之间关系简直让牧北费解。

  听到牧北突然提及玉晗,嫦兮想着两人之间至今那还未解开的心结,叹气的说到:“我和他的关系......算是冤家吧。”

  “冤家?什么冤家?难道是......”难道是嫦兮曾经和那个玉晗有情,但是因为嫦兮和自己联姻了,而这就玉晗因情生怨了,所以之前才对嫦兮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还一直挖苦于她,要真是这样,那这玉晗就真的太不是男人了吧,但是他为什么又怕嫦兮呢?

  牧北因为嫦兮的“冤家”两个字,就在自己的脑海里开始自我解释了起来,他的表情更是丰富多彩。

  “喂!你在乱想些什么呢?”看着牧北那怪异的表情,嫦兮推了推他的手,打断了牧北的幻想。

  “哦,我就是在想你和他是那种冤家,还有,他为什么会怕你呢?”牧北清醒过来说

  听到牧北说玉晗怕自己,嫦兮苦笑了下:“我和他呢从小就认识,因为年龄相当,又一起进了拜在了浮月仙尊座下为徒。门内我们俩只和彼此最为熟悉,就常常在一起练功。

  本来说好我们要一同好好修行,以后还要一起上战场的,但是后来师尊告诉他,他以后更适合做一个司命官,于是他就开始潜心于学习观星、司命之术。

  但是那段时间我在外修行,所以就不知道这件事。我从外回来以后就立即去找他比试,已经许久未修行攻击性的术法的他......自然不是我的对手。

  但是我当时还以为是他偷懒了,打完之后就叫他回去好好修炼,我过几天再去找他。但是当时他以为我只是玩笑而已,就没放在心上,但是没想到我过来几天真的又去找他了,他还没来得及解释,我就动手了。

  小时候不懂事,又以为他应该练得差不多了,就...就下了狠手,结果把他给打伤了。最后他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以后才完全好起来,我也是那时才知道他已经改学司命术。

  自那以后,我们俩每次见面他都要离我十步之远,让我不许靠近他。他那副拒我于千里之外的模样让我也一直没有找到向他道歉的机会,然后就变成了如今你看到的这幅样子了。”

  “哈哈哈......哈哈......”嫦兮一说完,牧北就捧腹大笑了起来,而嫦兮则是低着头,显得有些尴尬。

  牧北笑完以后,伸出手轻轻的捏着嫦兮的脸,想着玉晗对自己说的话,以及嫦兮脑海中想象的嫦兮小时候打玉晗的模样,笑说道:“嫦兮,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神奇大宝贝啊?”

  “嗯?”嫦兮显然是不明白牧北的话是个什么意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