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曲长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入红尘

一曲长风 十年一梦知洲 2607 2020.06.13 12:06

  嫦兮和牧北离开魔界以后,嫦兮原本以为牧北应该会直接就去见他说的那位故人,谁承想他却带着自己去了一家开在月老庙边的混沌铺子。

  一进铺子,牧北就两人分别都点了碗混沌。经营混沌铺子的是一对中年夫妻,他们的脸上可以明显的看出岁月走过的痕迹与世间沧桑的沉淀,但从两人的举止间也可以看出这两人很是恩爱。

  不一会儿,老板就做好了两碗混沌,这老板刚一将混沌端上桌,牧北就像好久没有吃过饭了一样舀起一个混沌,也不管它是烫还是不烫,直接放进了嘴里。

  嫦兮见他这般急迫的模样,一开始还以为他是真的饿了,可是等他咽下了嘴里的那个混沌后,却不再继续吃了,而是放下来手里的勺子,直盯着装着混沌的碗看。

  嫦兮刚想问他这是怎么了,他却又突然抬起头看着那对正在厨边忙碌的夫妻说:“这果然换了人,味道就是不一样了啊...”

  “换了人,什么意思?”嫦兮瞧着他方才还一副期待的模样,现在眼里却只剩下了失望。

  牧北重新看着碗里的混沌,那目光像是穿越了时间的长河般,向嫦兮解释说到:“三十年前,经营这家混沌铺子的是那个人的父母。”

  他抬起手指了一下厨房里的老板继续说道:“那时候,那个家伙还是一个不顾父母年迈和未婚妻的劝阻的一心想要上战场的少年。我受他父母所托去战场上找他,结果后来才发现,那家伙根本没上的了战场,而是被一群山匪给掳了去。最后我将他从山匪手里救了下来,把他送回了家。”

  “受他父母所托?看不出来,你以前还挺仁善嘛。”嫦兮也舀了一个混沌,放在嘴里说到

  “那倒不是,我之所以答应帮他父母的忙,只是因为他们做的混沌很合我的胃口。”牧北用勺子搅了搅混沌,看着正吃着的嫦兮又说:“我们走吧,这里的混沌已经不是以前的味道,我们进城去吃别的。”

  嫦兮不知道牧北口中的以前的味道到底有多么好吃,但是她自己觉得这混沌味道还是不错的,况且她也饿了。

  而且经过这几天的相处,嫦兮发现牧北这个人对于吃的实在是有些挑剔,她现在只当他又是贵公子病犯了。

  嫦兮继续吃着说:“我不要,我觉得味道挺好的,我要吃完再走!”

  嫦兮这么一说,牧北也不好自己一个人离开,但他也的确不想再吃了。于是只好坐在位置上,等着嫦兮将混沌吃完后,两人才一同离开了那家铺子。

  牧北带嫦兮来的是人间一个叫陈国的都城——芙蓉城,此城之中遍植木芙蓉,花开时也是一番不可多得美景。

  牧北带着嫦兮在城中走了许久才到了那个故人的居处,嫦兮望着自己面前这座华丽的大宅,以及那宅门上三个精美的大字——谢丞府,不免对于牧北的这位故人更加的好奇了。

  牧北拿出一个芙蓉花形的木牌交给了门前的侍者,那木牌上刻了一个谢字。侍者仔细的看了看木牌,确认是真的以后,就立即恭敬的将他们二人迎入了府中。

  侍者一边在前面为他们带路,一边说:“今日我们丞相被陛下招进了宫中,据相爷说他要明日清晨才能回府。奴现在带公子、小姐去客房休息,待明日一早相爷回来后,奴就禀明相爷二位贵人的到来。”

  牧北和嫦兮一路走来,只见这丞相府中四处皆挂满了丧幡。牧北拉着侍者,指着那些白布问:“小兄弟,请问这府中可是发生了什么事,为何这到处都挂满了丧幡?”

  对于牧北的问题,侍者神色哀伤的低身说到:“这是因为我家夫人于不久前去世了。”

  “你家夫人去世了?”牧北没想到是这么一回事

  “是的,我家夫人与相爷数十年来都一直恩爱无比,但是夫人几年前不幸患了病,相爷这些年以来寻遍世间良医,都未能医治好夫人。夫人最终还是于前几日离世了,自夫人去后,相爷就一直萎靡不振,就连今日都是陛下亲自派人来请相爷入宫议事的。”

  侍者说完又继续带着嫦兮和牧北两人向着客房走去,而在他身后,嫦兮与牧北像是想到了什么互相看了对方一眼。

  侍者带着嫦兮和牧北到了一间客房,对着嫦兮说:“小姐,这是您的房间。”接着又望向牧北说:“公子,您的房间在另一边,请跟我来。”

  “哦,不用麻烦了,我与她是夫妻,这一间房就够了。”牧北指着嫦兮笑着对那侍者说

  听牧北如此说,那侍者赶紧向两人赔礼到:“原来公子与小姐竟是夫妻,是小的眼拙了。”

  “无妨”见侍者一脸紧张的模样,牧北笑着说。

  “那就先请公子和小姐在房中稍作休息,稍后奴会叫人将晚膳送来。”

  “好”

  待侍者离开后,牧北和嫦兮这才进了房,进去后牧北就桌边坐了下来,给自己和嫦兮分别倒了一杯茶。

  嫦兮也坐了下来,端着牧北给她倒得茶,审视的看着牧北:“说说吧,你一个魔界皇子,是怎么认识了人间的一国之相?”

  牧北喝了口茶,回忆起自己与那人相识的经历说:“那人叫谢寒枳,我认识他时,他还是陈国前丞相之子。三十几年前我本来在宫中闭关修炼,但是一不小心,修行不当,导致体内灵力乱走。受了伤,落入了人间陈国的郊外,被刚从月老庙回来的谢寒枳给碰见了。”

  “所以是他救了你?”嫦兮问道

  牧北点了点头说:“嗯,是他救了我,虽然人间的药物不能医治我的内伤,但是也治好了我的皮外伤。我那时在人间待了月余,自行调养好内伤与体内的灵力后才回的魔界。临行前作为报答,我许了他一诺,若是来日他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可以找我。”

  牧北说到这儿又停顿了一下后,又拿出方才拿出来过的木牌继续说到:“我走时,他给了我这个木牌,而我给了他一支短笛。告诉他只要他吹响那只笛子,我就会来找他。可是我等了三十多年,他都没有吹响过那支笛子,直到我们成婚前不久,我才听到了那支笛子的声音,所以现在来见他了。”

  嫦兮静静的听着牧北讲完了这段往事,给牧北已经空了的茶杯中重新蓄了茶后,又继续问到:“那你觉得他现在找你,会是因为什么事呢?”

  牧北想起两人进门时看到的那些丧幡,又想着刚才侍者说的自家夫人和相爷十分的恩爱的事说:“他夫人新丧,据我当年对他的认知,他又是个至情至性的人,这次叫我来,或许与他夫人的事有关吧。”

  但是嫦兮对于牧北的想法却是不太赞同,她摇头说到:“我到不这么觉得。”

  “为什么?”牧北问到

  嫦兮笑了下说:“他要是为了他的夫人才找你,那么干嘛不在他夫人还活着之时,让你来给她看病?而现在她的夫人已经死了,魂归冥府,就是你想管也不一定管的着了,这不是很矛盾吗?”

  牧北之前一直都只注意到侍者说的谢寒枳和他夫人的情深意重,倒是没有想到这一茬,现在想想的确不太合理:“那你说他应该是为了什么?”

  嫦兮摇了摇头说:“我不知道啊,也许他是有什么别的目的,也许真的是为了他的夫人,只是时隔已久,当时没有想起你而已,这些都有可能。”

  “算了,想不出来,我们就不想,免得劳神费心的。他到底要我帮他做什么,明日他回来后,见了面自是可以问个清楚的。”牧北笑着说,抚平了嫦兮那有些微皱的眉

  “嗯”嫦兮赞成的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