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曲长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找未婚夫

一曲长风 十年一梦知洲 3215 2020.06.12 10:37

  郁书颜是一个说干就干的女神仙,第二天一早,她安排好了药房的一些后续事物之后,就回了院子,收拾行礼准备出发去青桑城。

  宸商按照郁书颜的交代每天早晨来找她疗伤,结果今日一进郁书颜的院子就听见房中传出了杂乱声,他还以为郁书颜是出了什么事,连忙冲了进去。

  结果进门一看,发现她人倒是好好的,只是房间已经乱的不成样子了。宸商看着满地的杂物,和郁书颜那翻箱倒柜的模样,甚是迷惑。

  “你这是干什么呢,拆家吗?”宸商捡起脚下的一本医书问道

  郁书颜回头看了眼,发现来人是宸商后,又转回去继续收拾着自己要带的物品,一边说道:“我呢,要去青桑,现在正在收拾东西呢。”

  “去青桑?你去哪儿干什么?”宸商走近问

  “我去找我未婚夫,你一个小孩子问这么多做什么?”郁书颜并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回到

  宸商颇有些无奈的将两手交叠在胸前说:“我倒也不想问这么多,可是你要是走了,这谁来给我疗伤?嫦兮走之前可是让你好好照顾我的。我现在伤还没好,你就跑了,我要怎么办?”

  听到这话,郁书颜也冷静了下来,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转过身来看着宸商。嫦兮的确说过让自己要照顾好这小子。而且他的伤也的确还未全好,每日还需自己用灵力给他疗伤,要是就这么丢下他,自己一个人去青桑,的确是有违医德。

  宸商看着郁书颜那一直在自己身上探究的目光,不觉有些怪异:“你干什么一直用这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你想要干嘛?”

  谁知郁书颜一手拍在了他的肩上:“我想到了如何解决我和你之间的问题的办法了?”说完还对宸商挑了下眉

  宸商倒吸了口气,将她拍在他伤口上的手给拿了下来,咬牙切齿的说:“有办法你就直说,别动手!”

  郁书颜看了看自己被拿下来的手,又看了下宸商的肩膀,也发现了自己碰到了他伤口的事实,歉意的笑了笑:“抱歉了,这是下意识的动作。那个,我的办法就是——你和我一起去青桑吧!”

  “和你一起...去青桑?”宸商明显想到郁书颜说的办法会是这个,笑言到:“你现在的意思是——你要带着我,一个男人,和你一起去青桑,见你的未婚夫。这要见了面,你未婚夫不会被你给气死吧!”

  谁知郁书颜看了眼宸商,冷笑了声说:“你想什么呢,就这么一个小孩的模样,我怎么会看上你了?再说了,靖安是什么人,他才不会那么幼稚,误会这种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

  其实宸商比郁书颜只小了一点点,但是宸商偏偏长了一张娃娃脸的模样,再加上他的皮肤犹如婴儿般白嫩,所以就显得比实际年龄要小的多。

  “再说了,你需要我给你疗伤,我也不会抛下自己的患者,而青桑我势在必行。那这样的话只有你和我一起去喽,两全其美,不是很好吗?”郁书颜戳了戳宸商那没有受伤的另一只胳膊说

  郁书颜这么一说,宸商也没有什么话可以反驳了。郁书颜见他这副已经同意的样子满意的说:“既然已经决定要一起去了,那你也就别闲着了,赶紧回去收拾行礼吧,收拾好后就过来,我们一起出发。”

  “好”说完,宸商就回自己的房间去收拾行礼了

  这边司南一早处理公务时,遇到几个问题,想要去找云眠好好商量一下。结果在去的路上与嫦兮的侍女长心柔给碰了个正着,两人在长廊看见对方,原本都想错开彼此的,结果又都偏偏走向了同一个方向。

  如此几个来回后,心柔有些恼火了,出声说到:司南城主!您到底想要走那边?”

  司南听着心柔那带着火气的话,默默的退到一边小声的说:“我...我是想让你。”

  原本有点火气的心柔见司南一副委屈的模样,终是把火给憋了回去,这要是让旁人见了,说不定还以为这糖糖魔界司南城主被她这么一个侍女给欺负了呢。

  她可不想平担这么一个罪名,心柔从司南给她让出的道儿走过,在经过司南身边时还是对他说了声“多谢”

  司南瞧着心柔远去的身影,笑了笑,又继续向云眠的宫殿走去。司南到了云眠的宫中时,云眠也正在处理今早的事物,见到司南走了进来,放下了笔说:“你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司南拿出几个折子放到云眠的桌案上说:“喏,这是几个城中呈上来的军需费用子,以及兵器锻造的铺子名单。你也知道打仗我还行,但是对于钱这种东西,我是真的头疼!”

  云眠接过折子打开看了眼后放回桌上,看着司南说:“行了,这几个折子就交给我来处理吧。”

  “谢了,不愧是和我从小长大的好兄弟!”司南高兴的说

  司南又想着此时已经离开了的牧北和嫦兮,向云眠问道:“云眠啊,那个牧北有没有和你说过,他和嫦兮去凡间是去干什么啊?”

  云眠想着当时牧北也只是对自己说,让自己和司南看好魔族,至于他去凡间到底有什么事,并未细说,云眠也就对司南摇摇头,表明自己也不知道。

  对于云眠的这个答案,司南撇了撇嘴,又想起之前靖安让自己去拦郁书颜的那件事,又问道:“那你知道嫦兮的那个好朋友郁书颜上仙和咱们家靖安是什么关系吗?”

  对于靖安和郁书颜的关系,靖安也没有和自己提起过,所以云眠依然是摇了摇头。

  对于自己两次的问题都没有答案,司南叹了口气说:“真不够意思,我们四个人明明一起长大,这两人却还有我们不知道的事。”

  云眠见他那副像是生气的模样,给他倒了杯茶,笑着说:“行了,喝杯茶,消消气吧。”

  司南喝完茶后,想起自己还没用膳,就说:“那几个折子就拜托你了,我先回去吃饭了。”

  “嗯”

  宸商想着郁书颜那副急匆匆的模样,怕她会等的不耐烦,收拾完行礼以后,就快速的赶去了郁书颜的院子。

  已经收拾好的郁书颜在院子里等了不一会儿,就见宸商背了个行囊赶了过来,有些惊喜的说:“没想到,你的动作还挺快的嘛。”

  “那是当然”宸商说完看了下郁书颜,发现她不仅背了个装衣服的行囊,还背了个小皮夹,里面装了些奇奇怪怪的铁具。

  宸商指着那个小皮夹问郁书颜:“你去青桑,带这个东西做什么?”

  “这个啊,是我平时采药的工具,我想着这一路上要是碰上了什么好的药材,我就顺便给采了。”郁书颜拍了怕皮夹说

  “你不愧是个大夫。”

  郁书颜点了点头说:“既然都已经收拾好了,那我们就出发吧。”

  他们两人刚离开郁书颜的院子没多久,就碰上了从云眠处回来的司南。司南看着两人的那副装扮,问道:“你们这是,要往哪儿去啊?”

  “我去青桑,找靖安。”郁书颜回到

  听她这么一说,司南一脸玩味的笑意,又想到之前和云眠的谈话,赶紧从身上掏出了一个令牌递给郁书颜。

  郁书颜看着司南手里的令牌,疑问到:“这是...?”

  “哦,你不是要去青桑吗,这一路上会碰到魔族各城的城卫查身份的,有了这个令牌他们就不会难为你们,给你们放行了。”司南解释到

  司南这么一说,郁书颜才接过了令牌说:“谢谢了,我们还赶时间,就先走了。”

  “嗯”

  郁书颜拿着令牌和宸商继续向外走去,司南看着两人的离去的身影,得意的笑说到:“靖安啊靖安,你只是让我帮你拦住郁书颜,不让她进你房间。这人呢,我是拦住了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的,至于她去青桑找你,这可就不关我的事了!”

  司南回到自己的寝宫后,侍女立即就给他将早膳给呈了上来,其中有一道是桃花露。

  司南看着自己眼前的这道桃花露,想起了自己与心柔“结仇”的经过,不自觉的就笑了出来。

  那天是牧北的大婚,他们兄弟四人一起喝了许多的酒,直至夜色渐深才堪堪作罢。

  而自己本来是要会寝宫的,却不想怎的就走到花林之中,还爬上树,在棵桃树上就睡着了。

  那时不想心柔也在那花林之中,她那时正在收集花露,好不容易收集了一小瓶,准备回程时经过了司南睡觉的那棵桃树。

  好巧不巧的司南当时打了一个喷嚏,吓的心柔身子一抖,整瓶花露就付之东流了。

  司南也因为那个喷嚏醒了过来,一睁眼就见树下一个好看的小仙女正怒视着自己。

  司南当即就从树上跳了下来,结果又偏偏踩在心柔摔碎的瓶子碎片上,自己的脚被扎了一下。

  突如其来的痛意让司南愤怒的环看四周问到:“谁啊,到处乱扔东西!”

  结果吼了一圈发现除了自己面前的姑娘和自己,这花林之中就没有别人了。

  司南试问到:“姑娘,这东西是你扔……”

  “你要是不吓我,我的东西会掉吗,活该!”心柔怒声的大断了司南的话

  她这么一说,想起自己的那个喷嚏,这下司南也算是明白前因后果了,他出声刚想道歉:“那个,姑娘……”

  谁知心柔却看也不看他一眼,就直接离开了。

  司南拉回思绪,望着那碗桃花露,想着自己还是得要找个时间想心柔道个歉,否则这姑娘指不定要讨厌他到那天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