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曲长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再见

一曲长风 十年一梦知洲 2162 2020.07.02 11:08

  自从谢夫人离世以后,谢相难过不已,辞官三年为亡妻守灵。因为怕无心照料谢寒枳,于是就将他送往了他外祖家教养,直到谢寒枳八岁那年才将他给接了回来。

  嫦兮他们过来时,谢寒枳刚刚回到了相府,嫦兮想着谢寒枳之前在他母亲离世时的模样。她怕他在接下来的回忆里更会失控,于是告诫他;“谢先生,我们接下来的时间里,你想要见的那个人应该就会慢慢出现了,我希望你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将自己当做一个局外人来看,切莫轻举妄动!”

  “好”嫦兮之前也对他说过,如果自己不小心让回忆里的人发现了自己,很有可能会引起时空的崩塌,他们也有可能会被永远困在这里,谢寒枳也不想给嫦兮他们惹麻烦。

  谢寒枳回到都城的第二天,刚好时逢中秋佳节,皇帝下旨要在宫中举行佳宴与众臣共同庆贺。宴会定在夜间,而谢寒在第二天中午就随着自己的父亲进了宫,原因是皇帝想要见他。

  执政殿中,看着御座上那身穿帝服的男人,谢寒枳恭敬的跪拜行礼:“草民谢氏寒枳,参见陛下!”

  谢寒枳对于当今陛下和先皇后和自己父母的情义虽然有所了解,但是君心难测,而且自幼良好的教养也不会让他在君王面前失仪。

  “寒枳无需多礼,起来吧,让我瞧瞧你的样子。”

  谢寒枳顺从的站起身,走到御座前,不卑不亢、从容不迫。皇帝看着那眉眼间与自己好友谢九卿有些相似的少年,看着一边的好友,不禁感慨到:“九卿,看着寒枳的模样,我倒有些感觉是看到了年少时的你一样了。”

  谢相闻言只是淡然一笑,其实对于他自己而言,相比于觉得寒枳像自己,他觉得他更像他的母亲。

  “对了,寒枳,我听闻你年少有成,一年前凭着一篇谢师赋可是名震四方呢?”

  “陛下谬赞了,世间比我有学识的尚有人在,而且草民也还有很多需要学习的地方。”谢寒枳回答的谦逊有礼。

  对于他不过小小年纪就已有如此的气度而且进退得宜,皇帝很是满意,他低下身来与谢寒枳目光平视:“那么,寒枳,你要不要进到宫学里去学习呢,那里有我陈国最为优秀的学者,也有着我们陈国未来的栋梁,你想不想成为他们其中一员呢?”

  宫学里的学子,虽然不讲究家世门楣,但却十分注重才学,每一个进入到宫学的学子都是经过严格选拔与考核的。对于皇帝这样直接问他要不要进宫学,谢寒枳还是感到有些惊讶的。

  “多谢陛下恩德,身为学子,草民自是很愿意进入宫学里修习德识。”谢寒枳思考了一会儿,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

  “好,那你就随王侍官去宫学里登记入学记录吧,你也可以在那里选些书回家看,我与你父亲还有些事情要谈。”

  “是”

  谢寒枳跟着王侍官去宫学办好了入学的记录,挑好书后,本以为皇帝和他父亲应该也已经谈完事了。但是不曾想他们的事还没有谈完,王侍官告诉他皇帝和他父亲可能还要谈很久,他不用出宫去了,直接在宫里等到宴会开始就行了。

  本来王侍官是要带他去偏殿休息的,但是谢寒枳想要在宫学里多看一下那里收藏的书籍,所以就拒绝了。

  谢寒枳在宫学的书阁里看了将近一个时辰有余的书后,忽然感觉眼睛有些酸痛,于是就去了宫学里的湖边,想要放松一下。

  结果他才在湖边坐了一小会儿,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焦急的女声“让开!”还夹杂着混乱的脚步声。

  谢寒枳刚想搞清楚声音的来源是谁,结果他刚回头就被一个黑影给推到了湖里。谢寒枳这个人不善水性,他看着湖边不知为何多了许多的宫女打扮的人在焦急呼喊着“公主”两个字。

  他努力的伸出手想让她们看见自己,好将自己从湖里给救起来,但是她们似乎并没有看见自己。

  渐渐的谢寒枳没了力气,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重,水下就像是有只手在拉着自己一样,他开始向湖底沉去,视线也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但是恍惚间他又好像看见了一个女孩正向着自己游来。

  等到谢寒枳再次恢复意识时,一睁眼就看见一个浑身都湿透了的女孩正看着自己。

  她的眼角带着一颗泪痣,颜色鲜艳犹如丹砂,她见自己醒了过来,像是松了口气似的坐在了地上。

  “太好了,你总算是醒了,吓死我了!”女孩拍着胸口说到。

  “你是?”谢寒枳坐起身来,看着两人都是湿漉漉的样子,想来应该是她救了自己,就想问问她的名字。

  “哦,我叫江沅,刚刚我跑的太急,没能避开你,不小心将你给推到了湖里,真是对不起了!”

  江沅说这话时,目光有些躲闪,她不敢去看他的眼睛。人家那么好看的一个男孩子,原本好好的坐在湖边,结果被自己给推了下去。

  要不是自己及时将他给救了上来,他就险些没命了,江沅觉得自己很对不起他。

  谢寒枳到没有想到这救自己的人却同时也是推自己的人,听着她带着真挚的道歉,低着头还有些委屈的模样,谢寒枳忽然就觉的有些好笑。

  “好了,我不怪你,你不用自责了。”

  “真的!你不骗人?”江沅的语气带着惊喜。

  “嗯,不骗你。”

  “谢谢你,你人可真好!”江沅一把抱住了谢寒枳,说完后才发觉两人的动作似有些不妥,又急忙的松开了手。

  “对了,我都告诉你我的名字了,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叫什么呢?”江沅这才想起自己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这件事。

  “我叫谢寒枳。”谢寒枳弄了弄粘在额上的头发说。

  “谢寒枳?小丞相!”江沅惊喜的喊出了“小丞相”三个字来。

  一直站在一旁的嫦兮三人在听到江沅在说出那三个字时,也都心头一跳。

  嫦兮和牧北是因为现在的这一幕证实了他们之前的猜测,江沅就是他们要找的那个人。

  而谢寒枳则是因为眼前的这个女孩叫那三个字的声音和自己最初时听到的一模一样,他没有想到自己要找的人竟然真的是她。

  “看来江沅确实就是你要找的人了。牧北感慨的说到。

  “没错,是她!”这一次谢寒枳的语气没有丝毫的迟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