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曲长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病危

一曲长风 十年一梦知洲 2062 2020.06.30 11:34

  谢寒枳心里原本升起的一丝希望,被牧北的话给浇灭了。

  “你也先别失望,我们也没说她就一定不是你要找的那个人,现在的一切我们都不能轻易下决断。”嫦兮安慰到。

  但是谢寒枳的面色没有丝毫的波动,她也不知道这人到底听没听进去。

  “嫦兮姑娘,我能再拜托你一件事吗?”

  “嗯…你说?”虽然不知道谢寒枳要她做什么,但是嫦兮还是应了下来。

  “你能不能让时间走的慢一点,让我再陪我母亲一些时日?”

  “这……”本来他们用这回溯之术只是为了帮谢寒枳回看过往。这里的时间不同于现实。

  玉晗施法他们可以回看和谢寒枳情感有关的一些重要之事。而对于其他的人和事都是一瞬而过的。

  这人间往事本就不属于她的管辖之内,现下玉晗又不在这里。如果要让时间过得慢一点,那就需要消耗大量的灵力。

  而且她还怀疑谢寒枳的这件事的背后或许还有什么其他的人或事。嫦兮最担心的就是这件事会和妖族扯上关系,如果真如她所想,那么到时候就免不了要和对方交手的。

  所以对于谢寒枳的请求她显得有些犹豫。牧北瞧出了她的为难,她想到的牧北自然也能想到,但是想起过往种种,他还是想帮一帮谢寒枳。

  “没事的,左右不还是有我在吗?”牧北牵着嫦兮的手,目光坚定,让她放心。

  嫦兮自己心里原本也是想要帮谢寒枳的,如今再听牧北这么一说。她知道牧北的实力绝不比自己弱,这下她也就放下心里的担心了。

  “好,谢先生,我可以施法让时间过得慢一些,但是我最多只能给你三日的时间!”

  “多谢姑娘,三日…足够了。”谢寒枳其实也没有抱多大的希望嫦兮会帮自己。毕竟个人个人的难处,而且自己的请求本就不符合这世间的常理。

  现在对于嫦兮能给给他三天的时间,他已经很是感激了。

  虽然谢寒枳之前就和嫦兮他们说过他的母亲很早就离开了他,但是他也没有说过具体的时间,所以牧北和嫦兮都没有想到他的母亲会离开的如此之早。

  谢夫人摔倒时,受了寒气,喝了大夫给她开的药后。宫宴那天夜里倒也没有咳嗽,谢相原本还以为,自己夫人的这场灾祸算是过去了,以后好好将养着就可以了。

  但是不曾想第二日谢夫人就咳出了鲜血来,还一直高烧不退,谢相连忙叫人去请了大夫过来。

  昨日才为谢夫人诊治过的大夫也没有想到会是如此情况,赶紧又为谢夫人诊断。

  而谢寒枳他们三人就站在一旁看着眼前的情景,不过才过了一夜而已,谢夫人的脸色已是如雪的苍白。

  “先生,我夫人的情况如何了?”谢相见大夫收了手,就赶紧问到。

  大夫有些不忍的摇了摇头:“夫人体内有早些年积累下来的余毒,加之她向来体弱。昨日受寒后,引发了旧疾,残毒已经浸入了心脏,无力回天了!”

  谢相一听,就瘫坐在了地上,口中执着的念着:“我不信、我不信!”

  这时宫中赶来的御医也到了,谢相一见到他们,又急忙从地上爬了起来。抓着首席御医的衣裳说:“御医,你们的医术高超,我求你们…求你们救救我的妻子。”

  御医们闻言,也赶紧过去为谢夫人看诊,但是得到的依然是一样的结果。

  “回丞相大人,夫人她已是油尽灯枯,只余几日的光景了,我们无力施救了。”

  谢相刚刚生出的一点希望,再一次被无情的毁掉。朝堂之上从容不迫的一国之相,现在却如一个孩童般的哭了起来。

  “九卿!”昏迷了许久的谢夫人突然醒了过来,叫着谢相的名字。

  谢相听到自己的妻子叫自己的名字,止了哭声,拿衣袖在脸上摸了几把,擦去泪水,脚步微颤的走到床边。

  “我在这儿呢,洛君,我在这儿!”谢相牵着她的手,尽可能的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和往日一样。

  “你们说的话我都听到了,九卿,这是我的命,你别怪他们。”谢夫人努力的向他扯出一个笑来。

  谢相红着眼,泪水再一次的流了出来:“对不起,洛君,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不是的,这不是你的错,我也从未怪过你,和你在一起是我今生最正确的选择,我…很满足了!”

  听到她的话,这下谢相低头伏在她的身前放声大哭了起来。明明生病的是谢夫人,但是如今却是谢相成为了需要被安慰的那个人了。

  对于眼前的这一幕,牧北和嫦兮有些不大明白,他们看着落泪无声的谢寒枳。

  “父亲年少时,生性爱好自由。他不想过早的步入朝堂,他希望在此之前可以走遍这世间山河。

  母亲自幼就与父亲订了亲,听闻他有此想法,就决定与父亲一同而行。他们去了很多的地方,看过很多的风景。

  但是有一次,在探访一个边陲小国时,父亲轻信了他人之言,让母亲陷入了危险。虽然最后父亲救回了母亲,但是母亲中了奇毒。

  虽是有幸保住了性命,但是还是有余毒残留于体内,父亲一直为此自责不已,大夫说过母亲活不过二十五岁。

  而这次的意外让她更快的离开了人世,两日后,就是母亲离开我和父亲的日子。”

  这下牧北和嫦兮算是明白了方才为何谢相会说是自己的错,也明白了谢相枳之前为什么说三日的时间足够了。

  谢寒枳走到床前,席地坐在了床边。贪恋的看着自己痛哭的父亲和一直安慰着父亲的母亲。

  “嫦兮,我可以抱抱你吗?”牧北突然对还沉浸在谢寒枳一家死别之苦嫦兮的说到。

  嫦兮听的此话,刚转身还来不及说什么,就被牧北一把给抱住了,牧北好像怕嫦兮会跑似的,将她给抱的很紧很紧。

  虽然牧北是魔族少君,但是这些时间以来,嫦兮觉得他似乎挺容易难过的。

  嫦兮伸出手回抱着牧北,她没有说话,只是轻抚着牧北的后背,纵容着他这有些失礼的行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