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曲长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共膳(二)

一曲长风 十年一梦知洲 2172 2020.06.24 07:03

  “这第一个人是牧北,他的厨艺也很好,但是他不喜欢给人做饭,也不喜欢和人一同用膳,我也没吃过几次他做的饭。”司南说到牧北时,脸上还带着几分哀怨。

  对于司南的话,心柔想到了嫦兮和牧北还在魔界时,那几天的每一顿饭可都是牧北做的,也是和嫦兮一起吃的。

  由此看来那少君对自家公主还是很上心的,如此想着想着,心柔脸上的笑意就更深了。

  “你在想什么呢?这么开心!”司南见心柔拿着一块鲜花饼,却一口都未吃的样子。

  “我是在想我们公主和少君的事。”

  “想他们?”司南对于这个答案倒是觉得还挺有趣的,他咬了口自己手里的花饼,向心柔的方向凑近了几分问:“问你个事儿啊,对于你们公主和我们家牧北成亲这个事你怎么看,你觉得他们会有好结果吗?”

  心柔没有想到他会问自己这个问题,细细的想了下说:“公主和少君的婚事是两族共同决定的,也是他们自己同意的,我没有什么想法。”

  说完她停顿了一会儿,喝了一口茶,才又继续“至于公主和少君会不会结出善缘,我认为这是很有可能的?”

  “为什么?”司南见她自信的样子,有些好奇。

  “因为我们公主对少君从一开始就是不同的,少君也是如此。”心柔吃着手里的花饼,一边想着当初在北辰,嫦兮收到要和牧北联姻的消息之时。

  她的脸上那一闪而过的笑意,以及这些时日以来她对牧北展露的那些温柔与宠溺。

  虽然心柔的答案,司南并不能完全明白,但是他也知道牧北亲自为嫦兮下厨的事。

  出于两族利益,身为折夷城城主的他自是也希望天族的公主和魔界的少君能有一段善缘。

  而身为和牧北一同长大的好兄弟,他也希望牧北能得到幸福,否则他的这一生就未免太过难过了。

  “对了,我见你似乎对你们家公主很是喜欢啊?”司南想着心柔刚刚说到嫦兮时,神色之间那难以遮掩的骄傲。

  心柔望着远处的一只小白鹭掠过湖面,掀起的一道水浪笑了笑,回头看着司南,眼中带着自信的光芒说:“世人皆有信仰,而我的公主,就是我的信仰!”

  “你奉她为信仰,何以至此?”司南没有想到嫦兮在心柔的心里竟有如此的地位。

  “我初见公主时,是在军营里。我奉天后之命去服侍公主,开始时我以为我见到会是一位高高在上的天族帝姬。

  可当我见到她时,公主刚从战场上搬完伤病下来,满身的血污,那年她过三百岁的生辰不久。

  大多天族的女仙在她这个年龄还在仙学府学艺,但是公主她已近跟着天族的武将们游走在各个边界之地了。”

  司南想着自己三百岁之时也还跟在自己师傅的身后修行,那时牧北也还未从那里出来,不由对嫦兮生出一些敬意来:“那你们公主确实是很优秀。”

  心柔赞成的点头:“后来我也问过我们公主,为何尚且年幼她要那些地方。”

  “那她是怎么说的?”

  “当时我们在天界的边境,公主指着天族的边界线对我说…”心柔顿了顿,那天的场景又一次浮现在了她的眼前。

  一身月银色盔甲的嫦兮,一手握剑,另一只手指着天族绵延的边界线对她说“心柔,生活在这条边界线之后的每一个人都是我的子民,他们敬我、爱我。

  而作为他们的公主,我也想在这多事之秋用自己的力量,为他们做些什么。我不想只待在那威严的宫殿里,做一个不染纤尘的帝姬!”

  “后来我跟在公主身边,相比于学着怎么去照顾公主,我更多的是和公主在疆场上并肩作战!”

  听心柔说完那段往事,司南想起那日两族交换信物之时,嫦兮穿着铠甲,携长剑身骑白马而来。在阳光映照之下,就好像全身都在散发着光芒一样。

  “如此看来,她的确有资格被你奉之为一生的信仰!”司南言语之中带着赞许

  “嗯!”心柔迎着阳光笑着回应到。

  司南将手里的花茶一饮而尽,想着自己的好友的那些难以言说的过去,心里想到“如此耀眼的她,应该可以照亮你心中的那些阴霾了吧!”

  而后司南又找了一些别的话题继续和心柔一边交谈着,一边享用两人的早膳。

  而在两人都未察觉到地方,一角玉白色的衣袍缓缓离去。

  走在长长的楼阁行廊之间,云眠的步履不似往日一般的轻快自在。

  云眠今日本是想去司南的寝宫找他商议一下关于祝阳城中的一些事情的。

  但是他到了司南的寝宫后,发现他并不在,云眠想了想司南平时最爱欢去的几个地方,就一路找寻了过来。

  他到此地时,看见司南正在和心柔在湖边的花树下畅谈,他看的出司南有些喜欢他面前的那个女孩。

  见此情景,他也不欲打扰,正准备转身离开,却偏偏听到心柔说“我们公主对少君从一开始就是不同的。”

  听到有关那人的事,本想要离开的云眠最终还是停下来脚步,躲在了墙角处,第一次做出了这般有违君子风度的事来。

  他仔细的听着两人的谈话,心柔没有说明嫦兮对于牧北一开始就有的不同究竟是什么。

  但是她说了一些关于嫦兮幼时的事情,说那人是如何的勇敢与不同寻常。

  云眠就那样小心翼翼的躲在一旁听着与那人有关的事,不放过一丝一毫,直到最后司南换了话题,他才举步离开。

  回到了自己的寝宫里云眠先是去了他前些时日埋酒的桃树下静静的站了一会儿。

  而后他回殿内,在书案前铺上纸张,想起自己那天在云澜之境见到的那人的模样,提笔而下,将脑海中的记忆尽绘于纸上。

  望着纸上那人鲜活明艳的神态,放下笔。有些失神的自言到“你会喜欢上他吗?他会喜欢上你吗?”

  随后又自嘲一笑:“为什么这明明都还是未定之事,我也知道那人不会轻易的爱上一个人。可我还是感到害怕与难过呢?”

  云眠举目看向窗外的天空,目光戚戚:“如果当时我问了你的名字,是不是就可以早一点找到你?如果我派人去了天族,是否……”

  云眠忽然哑声不语,到最后他也没有说出那藏于“是否”后面的话。也许是觉得一切还言之过早,又或许是因为害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