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曲长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大婚(下)

一曲长风 十年一梦知洲 2974 2020.06.05 20:30

  夏萱带着自己的护卫躲在一处较为隐蔽的山洞中,在之前的交手中自己的一个护卫受了重伤,她看着那可怕的伤口,神色暗淡。

  “你再坚持一下,我们马上回凡间,到了凡间就可以为你找大夫了。”夏萱将手搭在那人的肩上安抚着

  面对自家小姐的安慰,那护卫尽力的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容:“小姐,不用费心了,他们下的是死手,我...我已经是活不成了。”这话刚一说完,他就没了气息。

  夏萱见着自己面前这不过瞬间就没了生气的人,伸手慢慢为他合上了双眼,而后就一直垂着头,其余的护卫也都低着头为自己死去的伙伴默哀。

  一会儿以后,一个护卫见自家小姐依然沉浸在哀伤之中,不由的劝说到:“小姐,现在不是可以难过的时候,若我们再在此停留,衡姬他们很快就会追上来了!”

  “是啊,小姐,当务之急,我们还是赶回人间,逃过衡姬的追捕吧。”其余人也随之附和

  夏萱缓缓站起身,望着他们一路逃来的方向,想着云幽夜秉性和手段,摇了摇头:“不!我们不能再回人间了,我们可以躲在人间,衡姬他们也可以在人间肆无忌惮的追查我们,回去无异于等死!”

  “那小姐,我们现在该去那里才好?”

  夏萱看了看远方,像是在思量着什么,而后去说道:“我们去魔界——青桑城!”

  夏萱他们自北辰一路向南而行,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距离青桑城并不远。更重要的是妖界和魔界敌对,云幽夜的人不会轻易的就可以进入魔界。

  “可是小姐,虽然他们想要进魔界不容易,可是我们也是妖界之人啊,我们就能进的去吗?”

  “你放心,这个我自有办法。”夏萱回头又看着地上的护卫的尸体,一挥手就消了那人的尸身,而后转身说到:“走,去青桑!”

  “是”随即一行人就踏上了去青桑的道路

  三日的时间转眼而过,牧北和嫦兮的婚礼也终于到了,对于此次联姻天魔两族都十分的重视。

  为了表示两族结亲的友好之意,经过两族的商讨后,此次举行婚礼的地方最终选择了昆吾州

  昆吾州位于天族和魔界相交之处,一半属于天界,一半归属于魔族。于此举行婚礼,也代表这天族和魔族的交好。

  只是这昆吾州不比其它的地方,因为是边境之地,所以有些荒芜。为了布置这个地方也着实花费了两族不少的心思。

  为了嫦兮和牧北的婚礼,天魔两族的能工巧匠花了七日在这昆吾州筑起了一座九尺之高的仪台。仪台的用料全部为白玉石,每一块白玉石都经过了细心的雕琢,祥鸟瑞兽皆附于上,让整个仪台显得华美大气。

  天族的司春之神带着十二花神这几日也一直在昆吾州忙碌着,这几日里她们在此种下仙花灵草,又让羽族唤来百鸟神兽,天上还有着织女布下的祥云霞光,让原本荒芜的昆吾山变成了一个山清水秀、鸟语花香、异彩漫天之地。

  这次来参加婚宴人数众多,一时间让原本空寂的昆吾州变得热闹非凡。等到吉时将至之际,仪官手持一枝红豆枝走上仪台,望着台下两族的宾客:“今日诸宾相会于此,以证两族姻亲,实乃新人之幸。”

  仪官心中计算着时辰,待到太阳升到正中之时又开口说:“日行中天,吉时至!请新人——入场!”

  随着仪官的话音落下,嫦兮、牧北二人走过漫长的花道,行至仪台两端。三日前那还没有完工的婚服,今日已经合身的穿在了嫦兮、牧北两人的身上。

  天族尚白、魔界崇黑,两人的婚服取了黑白二色,白色的锦服是织女以月光化线织成,显得优雅而华美,衣上又用魔界的黑金矿所拉的金似丝绣以繁复的花纹。

  衣领之处特意绣了火云纹,火云纹是牧北的象征,而在衣上又缀以星辉,象征着嫦兮。两人走到仪台下,又在仪官的祝词中一步步的踏上仪台。

  仪台之上,牧北看着身穿婚服的嫦兮,今天的她很美,红唇娇艳、面色如春,黑白色的婚服,星光潋滟又让显得她更加的魅惑人心,但最让牧北着迷的是她的眼睛。

  她的眼睛中带着坚毅,那是一种任何人都无法去否决的坚定,牧北被她的目光晃了心神,他传音入信问她:“嫦兮,你真的想好了吗?你真的要嫁给我吗?如果你不愿意,此时此刻你还有反悔的余地!”

  嫦兮看着面色严肃的牧北,语气就像她的目光一样的坚定:“牧北,若是我不愿嫁你,世间谁人可迫我!”

  得到回答的牧北,望着嫦兮忽的就笑了,笑的就像一个得到糖果的孩子一般的满足。

  仪官看着台上的两人,开始念婚词:“昔辟鸿蒙、物化阴阳。众生有灵、以成七情、并兼六欲。今天族嫦兮、魔族牧北,成婚以礼,见信于宾。天地为证、日月为名。”

  “一拜飘渺仙境!”

  “二拜四方魔州!”

  “夫妻交拜!”

  “并连理!”

  两只彩凤分别从嫦兮和牧北的身后飞来,衔来连理枝放于二人手中。牧北和嫦兮分别将自己的灵力注入连理枝中,两枝连理枝而后化作木环戴在了对方的手中。

  接下来两人要携手,接受众宾的祝福,嫦兮向牧北伸出了手。但是牧北没有立即牵起她的手,而是在身前磨蹭了一下,才牵起了嫦兮的手。

  两人携手于仪台接受族人的祝福,而仪官念出最后一句婚词“礼成!”至此二人正式结为夫妻

  而后嫦兮与牧北又去给两族的前辈见礼,天后云渺看着女儿、女婿以及两人的那些好友,语气哽咽:“这些孩子,若是换成人间的年龄,也不过是群十七八岁的少男少女,却已经踏上了一条充满鲜血的道路。”

  天帝尚昊握着天后的手,宽慰着自己的妻子:“他们都是很优秀的孩子,你要相信他们,也要相信我们的女儿。虽逢乱世,但他们定会创造出一个独属他们的时代。”

  待婚礼结束后,嫦兮就和牧北一同回了魔界,随之而去的还有郁书颜和心柔,嫦兮的白薇军以及三千箱的嫁妆也紧随其后。

  回到魔界后,牧北就被自己好友靖安他们拉去和族人喝酒了,而嫦兮在婚房中换了婚服后就一直坐在那偌大的婚床上。

  等到牧北回来时,天色已晚,一进门他就看见自己的妻子挺直的坐在床边。想着自己在外面喝了这么久的酒,将她一个人晾在房里许久,深感歉意。

  “那个,对...对不起啊,靖安他们高兴,就拉着我多喝了点。”

  “没事,时间不早了,你快去洗漱吧。”嫦兮扬了扬头说

  牧北闻着自己身上那一股子酒气,向嫦兮点了点头,就立即去了浴池。

  等到牧北洗漱完,换好衣服回来后,看见嫦兮依然还在床边坐着。他想两人虽已结为夫妻,但这场亲却并非是因情而结,自己也不能损了她的清誉,想必她也是不愿与自己同席而卧的。

  牧北想着自己今日就在桌案上将就一晚,明日再悄悄叫人搬张床过来好了,这样对两人都好。

  牧北走到床边,想要拿张毯子去铺在桌案上。可是他拿起毯子,刚一起身就被嫦兮给拽住了,下一刻他就被嫦兮给推到在了床上。

  嫦兮单手撑在他的耳侧,俯身看着他:“怎么,这么大的床都还装不下你,你这是想去哪儿啊?”

  她的气息萦绕在他的周身,显得魅惑至极。牧北显然没有想到嫦兮会有这般举动,略有些紧张的说:“我...我以为你应该不会让我和你睡在...一张床上。”

  嫦兮用另一只手摸了摸牧北散落在床上的如墨般青丝:“牧北,从我与你订婚的那天起,到现在我都还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们会分开的情景。当然,我更希望自己以后也不会有那么想的一天。”

  说完就放开了牧北的头发,挥手灭了寝宫中的灯火,翻身在牧北身侧躺下。

  黑暗之中嫦兮又想起今日两人在仪台上牵手的那一刻,其实那时她看见了。牧北之所以没有立即牵起她的手,是因为他那时在擦着自己的手,可是大婚当日的他手又怎么会脏呢?

  嫦兮伸手轻轻的而又稳稳的握住了此刻放在她身边的牧北的手,闭着眼说到:“牧北,其实今日在仪台上你牵起我的手的时候,我并不讨厌的,而且你的手也很干净。”

  牧北闻言滞楞了一下,而后他又看着那透过窗户照进了寝宫的月光,无声的笑了。他想今日的酒着实醇厚了些,否则怎么会连自己的心都有些醉了呢?

  寂静的黑夜中,不知道是谁的心跳的比往日快了些,而最后的最后,他也握紧了她的手,直至天明都再未放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