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曲长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血色半石湾

一曲长风 十年一梦知洲 2925 2020.05.29 14:43

  第二日一早,郁书颜就带着自己做好的药到白薇宫找了嫦兮。她拿了一个锦袋放在嫦兮面前:“喏,你要的药我都给你放在这个储物袋里了。”

  嫦兮一把拿过接过锦袋,系在了自己的腰上,又笑看着郁书颜:“谢了,颜颜,不过还有一样东西呢?”

  嫦兮说的另外一样是昨天两人喝酒时,嫦兮等到郁书颜喝醉了,诱哄着郁书颜答应给她的。

  郁书颜叹了口气,有几分不情愿的拿出一个玉瓶递给嫦兮:“这东西我可花了好些心思养了多年,你可要给我小心点,别弄死了!”

  “我知道了,我保证用完以后,完完整整的给你带回来。”嫦兮高兴的收下了瓶子

  “话说,你去无脊山,问我要这个干嘛,它又不能帮你杀人。”郁书颜对嫦兮的举动有些不解

  嫦兮拍了怕郁书颜的肩:“无脊山这个地方呢,地形复杂、面积又广。山中古木岑天、枝环结绕的,你也知道行动隐蔽,越少人知道越好,所以我并不打算让人与我同行。这种情况下,我要凭一己之力寻得目标就好比是蝴蝶渡海、蚹蠃登天——太难!”

  嫦兮晃了晃手中的瓶子:“而你的这些东西刚好可以帮我解决这个难题,好了,时间不早了,我走了。”

  望着嫦兮的背影,郁书颜在她身后大声说:“你要早去早回,七日后可就是你的大婚了,别让自己给伤着了!”

  “我知道了!”

  靖安自昨日得到牧北的命令后,就立即从魔界出发,赶了一夜的路,终于在天明之际到了蓝楹谷。这蓝楹谷因遍植着常开不败的蓝楹花而由此得名,靖安进入谷中,环顾了一下四周笑言到:“有客远来,寒先生都不出来迎接一下吗?”

  “青桑城城主——靖安?不知阁下来此所为何事?”一男子站在靖安身后问到,此人长着一副少年模样,容颜清俊。但他却有着一头灰白的头发,目光苍凉,犹如一个垂死的老者。

  靖安见到如此模样的男子,不觉有些可惜:“自尊夫人离世后,寒先生越发的憔悴了。”

  靖安面前的这个人是一个多年前就已该死去的人——寒山。

  寒山在听到靖安说起自己的夫人时,眼中才有了一丝色彩。但很快又消失不见,他直言到:“青桑城主有话不妨直说。”

  见此靖安也就直说了:“不知寒先生可还记得三百多年前的事?”

  “寒山从来没有忘记过!”言语之间已然带了一些痛意

  寒山本是妖族之人。三百年多年前,他携自己的妻子蓝楹去为云幽夜贺寿。蓝楹在寿宴上一舞惊艳四座,当时柳澜生也在场,因这一舞他就看上了蓝楹。当夜他就将蓝楹抢入了自己的宫中,寒山在云幽夜面前千求百跪希望他能让柳澜生放了自己的妻子。

  但寒山在妖族中不过是一个卑微的小将,而柳澜生是云幽夜的爱子,他自是不会理会寒山的请求。当即就叫人将他逐出了殿门,而柳澜生更是叫人废了他半生功力,要打杀了他。最后让人将他丢在了死尸堆里,还好寒山命大,没死成,被在外行事路过的牧北救回一命。

  但他的妻子以为他已经死了,又被柳澜生侮辱了,已然没了活着的希望,当即就自尽了。等到寒山在魔族醒来时一切皆已成定局,后来他不愿待在魔族,牧北就将他送到了这蓝楹谷。

  “三百年前,尊夫人因柳澜生而丧命,寒先生可还想要报仇?”

  “报仇?如何可报?全盛之时我尚且打不过柳澜生,跟何况如今我已是半个废人。如若不能将他杀死,有入会能算是报仇?”寒山怒说声到

  “寒先生莫要生气,靖安既来找了你,自是想好了办法的。”

  “哦,是吗,那不知城主有何办法帮我?”

  “柳澜生为人残暴,半石湾中有的是想他死的人,六界之中也不乏有他的敌人。昨日我已让人将他们聚集到了半石湾外,只待密令一发,城内城外里应外合,灭了这半石湾轻而易举。至于你……”靖安拿出牧北交给自己的瓶子递到寒山面前

  “这是什么?”寒山拿过瓶子,疑问到

  “这是我族为柳澜生特制的蛊,到时候会有十个人护着你,你只需要在离柳澜生百米之内的地方放出此蛊,它们自会向他而去。此蛊会让他昏迷一阵,而后侵入他的骨髓与心脏,一点点的食其髓、吞其肉。但又会让他的皮肤变得坚硬无比,让他就是想自尽,也求而不得。这柳澜生不是狐狸变得吗?只消三日你就可以得到一张完美的兽皮了。至于这期间你还想怎么折磨他,就看你自己了。”靖安说到

  “如此手笔,恐怕不是城主所为,应是二殿下让你来的吧,他为何要帮我?”

  靖安摇头说到:“牧北说了,他不是想帮你,他只是单纯的想要柳澜生而已,所以你不用感谢他。”

  “没想到二皇子殿下竟也有如此狠辣手段!”

  “他自幼如此,只是你们从未真正认识过他而已。好了,既然事情已经办完,我就先走了。”说完,靖安就要离开,但刚才抬起脚就又停了下来,看着寒山:“我见这谷中蓝楹花开的甚好,不知寒先生可否让靖安带走几支?”

  寒山虽不知靖安要这蓝楹花做什么,但还是笑着说:“城主既然喜欢,自行折取就好。”

  于是原本要走的靖安,又在蓝楹谷多逗留了一个多时辰,只为了折取那最好的几支蓝楹花。

  郁书颜在天学府给入门的小医仙上完课后,又去花神宫拿了自己今日早上过来定好的灵草,就回了自己的青黛殿。她刚回到自己的寝房,就发现自己房里的花瓶里插了几支硕大的蓝楹花枝,颜色艳丽、花香清新。

  “这花是哪里来的,还挺好看的。”郁书颜问自己的侍女

  “回殿主,这是方才花神宫的一个小仙侍送来的。”

  听了侍女的回答,郁书颜就也没再问什么了。坐在自己房里的桌案边,开始专心摆弄自己手中的药材。过了一会,她又抬头看着花瓶里的蓝楹花,想着自己方才在花神宫的场景,自言自语着:“这个时候,花神宫还有蓝楹花吗?”

  想了想又摇头到:“可能……是哪位花神新培育的吧。算了,管它呢,反正还挺好看的。”

  一日后六界发生了一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事,妖界的领地半石湾被自己城里的人联合外人给攻破了。那一天鲜血染红了整个海湾,云幽夜的义子也消失不见了。两日后云幽夜派来寻找他的妖兵,在妖界的一处山谷里找到了他,但找到时柳澜生已经只剩下一张狐狸皮了。

  他的身边还躺了一个男人的尸体,后经人指认发现那人就是被柳澜生抢了妻子的寒山。而城中的那场暴乱被镇压后发现领导这次暴乱的人都是柳澜生的仇人。至此众人也都明白了,半石湾的这场祸事皆由柳澜生的恶行而起。

  原本云幽夜是想为自己的义子报仇的,但他也没想到这个情况。又加上其他义子的劝说,最终杀了几个叛军首领就作罢了,而后又立即派来新的人去驻守半石湾。

  半石湾新主上任那天,靖安看着从半石湾带回来的还带着鲜血的黑金石,叹气到:“可惜了,这些黑金石都染了鲜血,怕是不能用在你的婚礼上了。”

  牧北看着自己手中的竹简,眼也没抬一下的说:“无妨,收到密信的那天,我就已经叫人重新采了最好的黑金石,算算时间,现在已经送到了天宫上了。”

  “牧北,你让我去找寒山的那一刻,是不是就已经想到了他会死?”靖安看着牧北,想起自己三日前见到的那个男人,有些不忍的问道

  牧北放下手中的竹简,走到靖安身前:“无论是寒山还是那些叛军首领,我让你们去找他们时,就已经给了他们两个选择。是生是死、如何抉择,全凭他们自己,我没有左右过他们,况且……”

  牧北用手摸了一把自己面前的黑金石上沾染的血液,看着手上那略深的血色说:“靖安,我从不欠他们什么。”

  听牧北这么一说,靖安心中的那点难过也就消散了,释然的笑了:“你说的对,是我差点生了偏执。只是有时候我总觉得我们这代人求生来的太难,而死又偏偏来的太容易。”

  牧北拍了拍靖安的肩:“身逢乱世,命比纸薄,就是如此而已。但我也依然相信此时云虽遮月,但终有明了的一天。我们,还有很多人不都在为那天努力着吗?”

  靖安闻言也一笑了然,不复方才模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