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曲长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入青桑(二)

一曲长风 十年一梦知洲 2443 2020.06.11 16:14

  夏萱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不在青桑城的城门处了,而是躺在了一张锦床上。夏萱从床上慢慢起来身,见房内无人,就向门外走去,她想找个人问问现在是什么情况,自己又是在那里?

  推开房门,屋外阳光正好,夏萱走进院子中就见一男子正在为院中所植的茉莉浇水。他身上穿的正是一件杏黄色的玉绸锦服,与自己失去意识前见到的一模一样。

  “谢谢你,救了我。”夏萱站在青松下,看着男子的背影说到

  靖安回头看了眼在自己身后的夏萱后,又回过头继续给自己身前的茉莉浇着水:“你无需谢我,我救你,并非是为了你,担不起你的一个谢字。”

  夏萱听着这话甚是不解:“我不懂你这是什么意思?”

  见自己眼前的这株茉莉已经浇好了水,靖安起步走向了这院中的最后一株茉莉:“我喜欢着一个姑娘,她与你一般的大,见到你时我想起了她。我救你,是希望若有一日我不在这世间时,她若身同此境,也能有一人对她伸以援手。”

  夏萱觉得自己眼前的这个人的话有些好笑,但他喜欢的那个女孩又有些让人羡慕,她忽然更有些想那个人了,也不知道自己何时才能在与他相见。

  想到那个人,她的心更有了几分苦涩,摇摇头,甩开那些思绪。夏萱对着靖安施礼道:“公子救我虽非心怜于我,但你终是在我挣扎于生死之间时,救了我一命。这声谢谢你还是当得起的,在下妖族人士——夏萱,敢问公子名号?”

  夏萱的话音刚落,靖安也正好浇完了这最后的一株花,他放下手中浇花的器皿,转过身来望着夏萱淡然到:“在下青桑城主——靖安。”

  夏萱方才在房中之时,见屋的装饰,她猜测过救自己的人应是这城中的贵家公子,却没有想到竟是城主——靖安。毕竟这靖安不是该待在祝阳城吗,夏萱没想到他竟回来了青桑城,这下想到自己的真实身份,夏萱不禁有些担忧。

  这封灵术虽然少有人会,凭自己的修行所行之术也可以轻易的瞒过青桑城的其他人,但是对于靖安这样身份的人,夏萱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夏萱小心的观察着靖安的神情,想要看看自己是否已经漏了马脚。但是靖安的神情始终都是一副平淡至极的模样。

  靖安见夏萱那副探究的模样,以为她是怕自己会因为两族的恩怨伤害她,努力的扯出一个浅浅的笑容安慰到:“夏姑娘不必害怕,你虽非我族人,但也是妖族义士,在下不会伤害你的。”

  靖安又看了看天色对夏萱说:“夏姑娘,时间到了,你的伤需要复诊了。”说完就自己率先进了屋。

  夏萱见靖安这个样子,想来应该没有看出自己用了封灵术,当即也就放心多了。但是她还是要早点去白屠城比较好,毕竟魔界把来自妖族的人都安置在那里,而且要是长时间待在靖安身边,夏萱心里还是有些不安。

  夏萱跟在靖安身后也进了屋,其实没有看出夏萱用了封灵术,这件事是真的不是因为靖安修行不够。夏萱的封灵术是她幼时跟着前人妖皇学的,这种封灵术是妖皇自创的,当今世上除了妖皇,现今也只有夏萱会了,但是夏萱她自己也不知道这件事。

  进了屋后,靖安让夏萱躺在床上,唤来了医师来为她复诊。医师为夏萱仔细的诊断后,向靖安复命:“回城主,这位姑娘的伤都是些刀伤,再加上连日的奔走劳累,所以之前才会昏倒。而今已经屋甚大碍了,只需再休养几日就可以了。”

  “行,我知道了,你先下去为她熬药吧。”

  “是”

  见靖安屏退医师后,夏萱又从床上起了身,看着靖安有些心急的说:“城主,我向明天就赶去白屠城,望你准许。”

  “你刚才没有听见医师说吗,你的伤还需要休养些时日,你可以在青桑再待些时日,不必如此赶时间。”

  “不了,我觉得自己好的差不多了,我还是明天就去白屠城吧。”夏萱坚持的说到

  “你为何如此的心急要去白屠城。”靖安不解的问

  夏萱听着靖安像是已经有些怀疑的语气,连忙解释到:“哦,你救了我,我又用了你那么些好药材,本来我应该好好谢谢你才是。但是魔族不都会将我们这种来自外族的人安排到白屠城嘛,我也不好坏了规矩。况且,白屠城里妖族人多些,我也感觉比较亲切些。”

  靖安想了想,夏萱说的也的确在理,这青桑城里就她一个妖族人,让她待在这里的确孤寂了些。但是她的身体也的确没有完全康复,若是让她如此上路,说不定会有什么事。

  思索了一会儿,靖安提出了一个建议:“你灵力微弱,加上身体尚未好全,若是这路上遇到什么野兽,一不小心,你这条命我就白救了。这样吧,三日后我将回祝阳城,与这白屠城也顺路,三日后你在走,与我同行?”

  见靖安都如此说了,夏萱心中虽然还是有些想自己一个人早点走。但她也怕自己要是再拒绝,可能会让靖安更加生疑,若是如此,那么自己的处境就危险了。

  “好,那就又要劳烦城主了。”夏萱思索后,最终还是同意了靖安的提议

  而后等到医师将药煎好端上来给夏萱喝完后,靖安又叫来了一个侍女服侍夏萱的起居。靖安又去主殿让人安排好三日后自己母亲的灵寂所需要的物品,做完这些后,靖安才回了自己的寝殿,此时天色已经黑了。

  回到寝殿洗漱好后的靖安,看着自己桌案上的一盆茉莉,想起牧北大婚的那日,那个衣着鲜艳的女孩在自己面前走来走去的模样,一下就笑了。

  他温柔的抚摸着茉莉的青叶,像是对对待世间珍宝般的开口:“都说做好事会有福报,只愿我今生之福,皆报于你身。”

  一阵清风从开着的窗户吹进了殿内,靖安望着风来的方向和那星辰寥寥的夜空,他的笑意更盛了:“今夜风从南来,可以为你送去桃花的清香,书颜,愿你今夜好眠。”

  祝阳城里的郁书颜,今晨自嫦兮和牧北下凡后,她就一直在忙于自己药房的事。那个牧北办事还算是不错的,给自己安排的药房还是挺大的,送来的药材也还算是齐全。

  就光从这一点来看,她对于这个取了自己挚友的家伙也就没那么讨厌了。今天跟着搬了一天的药材,洗浴完后,郁书颜感觉她的手都已经快不是自己的了。

  郁书颜靠在窗边,看着夜幕中那几颗稀疏的星子和那清寒的明月,闻着风中的桃花香味,才总算觉得自己又活了过来了。

  在这样的好光景里,她忽然又想起了靖安的那张冷冰冰的面容,叹了口气。虽然据嫦兮所说的靖安应该还没有认出自己,但是她的心里还是有一点点的难过。

  想起司南说的靖安回了青桑城,算算时间,现在应该也已经到了。突然一个想法冲进了她的脑海里,郁书颜看着青桑城的方向露出了笑。

  “既然我在这祝阳城见不到你,那我就去青桑,到了青桑我总可以见到你了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