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曲长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道歉(一)

一曲长风 十年一梦知洲 2240 2020.06.21 11:32

  嫦兮点头表示赞同:“没错,谢寒枳的妻子应该是陈国的护国公主江沅。”

  “然后呢,这又有什么问题吗?”牧北继续问到

  “他的妻子原本应该是江沅,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这些日子听到的声音应该也是江沅的。可是他的命数却被改变了,他的妻子也变成了他原本应该拒绝了的柳蔓云。

  那么江沅呢,江沅去了那里了?天机书上写着谢寒枳今年才不过五十岁,那么江沅也就才四十就岁,她的阳寿未尽,她和谢寒枳也是天定的有缘。

  但是谢寒枳却说他对他听到的那个人的声音没有记忆,那么就有可能说明这些年以来江沅没有再出现在谢寒枳的生命里过,那么她去了那里呢?”嫦兮越说语气越有些不忍

  “你是害怕......?”

  嫦兮闭着眼睛点了下头,继续说到:“没错,如果真的是我们想的那样,那么谢寒枳失去的那段过往对于谢寒枳也好、江沅也罢,都未必显得太过残忍了一些!所以我有一些犹豫到底还要不要帮谢寒枳这个忙。”

  “的确,你想的并不无道理,但是事无绝对,也不一定就和你猜想的一样。而且你和我都不是谢寒枳,我们没有资格来为他做决定,还是明天回到凡间后先问问他以后,再做决定吧。”牧北宽慰着说

  “嗯......”嫦兮犹豫了一会而,但最终还是同意了牧北的提议,他说的没错,自己不是谢寒枳,没有资格替别人做什么决定,更不能单因为自己的一个猜想就去否决了他人的期望,现在嫦兮就希望自己的那个猜想会是假的。

  而后嫦兮与牧北两人又谈了一些其它的琐事,直到月朗星稀时,两人才结束了谈话,回寝宫就寝。

  一夜时间转瞬而过,星河落幕,天色还尚未明了,但是祝阳城中已经被雾气萦绕。昨夜睡在了花林之中的司南因着起雾时那的冰凉寒气,此时已经被刺激的从熟睡之中醒了过来。

  司南之所以没有回自己的寝宫去就寝,而是睡在了花林之中,这是因为这几天他简直快被心柔那幽怨的目光给看出病来了。

  自从嫦兮和牧北大婚那天,因为自己的一个喷嚏将正在花林中收集花露的心柔给吓着了,让她一不小心就将她辛苦收集了一夜的花露给弄洒了。

  从那以后到现在,自己每次在这祝阳城里见了她,她都用幽怨的目光看着自己,搞得自己每次见了她,都感觉自己像是一个罪大恶极的囚徒一样。

  想来想去要和她道歉,让她原谅自己,这最好的办法就是自己亲自再为她收集一瓶花露赔给她。

  司南从草地上起了身,他的身上因为在花林之中睡了一夜,衣服上有些地方已经被夜间的水汽弄湿了。

  此时花林之中萦绕着一层薄薄的雾气,那些各种各样因为是在清晨还未开放的花卉,都带着晶莹的露珠。司南拿出自己准备好的玉瓶,走向花林深处。

  但是司南并没有去收集那些花枝上的露水,而是走到花卉的一旁蹲了下来。他一只手将玉瓶轻轻地靠近花卉,另一只手轻扶着花卉的枝干,将花朵开着的一个小口对着玉瓶,只见一滴月蓝色的花露从花卉之中落进了玉瓶之中。

  祝阳城虽然是魔界,但是城里种植的花卉都是有灵气的植物,尤其这片花林中的花卉,是很久以前魔族的一位魔君亲自从六界各处寻来的种子,亲手种下的。

  花卉带有灵气,在夜间承泽了月光精华后凝结出的花露更具灵气,于人修行颇有益处。虽然司南自己没有用过花露来帮助自己修行,但是他听闻天族的人向来喜欢食用花露,大概也是因为这花露于修行有益吧。

  但是这种吸收了月光和花卉灵气的却花露并不是每一朵花卉里都会有的,司南看了近百朵花后,都才不过收集到了将近十滴的花露。

  想着自己那天毁掉了心柔的那满满的一瓶的花露,司南现在真是觉得自己简直是罪孽深重。这么想着,司南更觉得自己一定要和心柔好好的道个歉了,否则就太对不起人家姑娘了,坏人心血、损人修行,太不道德了。

  司南加快了动作,他得在太阳升起之前收集完花露才行,否则等到太阳升起后,这些花露就没有作用了。

  这边司南还在花林中忙着收集花露,而另一边的心柔也起了身。起来洗漱好后,心柔先是查看了一下自己用于和暗卫联系用的星符,看看那些嫦兮让她派出去跟踪影卫的暗卫是否有什么消息传来。

  发现一切都无异之后,心柔又前往了郁书颜的药庐。此时祝阳城里雾气已经渐渐消散了,等她到了药庐时,药庐的医女们正在整理药材,好等着雾气完全散去后,再将药材搬到院中去晾晒。

  “见过心柔上仙。”药庐的医女们见到心柔的到来,纷纷行礼。

  心柔微低身子对她们点了下头,表示礼节:“我是受书颜上仙所托,过来看看的。”心柔又看了下那一大堆的新鲜药材:“这些都是今天要拿出去晒的药材吗?”她指着那些药材问医女。

  “回心柔上仙,是的。”

  “那正好,反正我今日也闲来无事,待会儿我就和你们一起搬吧。”

  “那就多谢心柔上仙了。”一旁的医女们也跟着心柔笑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后,雾气终于散完了,太阳也渐渐从山后冒出了头。心柔想着郁书颜给自己留了一封信,就带着宸商去了青桑找她的未婚夫的事。

  “这书颜上仙还真是性情活泼,来去随心。”心柔一边笑说着,一边和药庐中的医女们一同将新采来的药材搬到药庐外,将药材摆放在竹编中,好让太阳可以将这些药材晒干。

  等到和医女们将药材全部搬到了院中晒好后,心柔这才离开了药庐。离开了药庐后,心柔就去了自己的小厨房,准备开始为自己做早膳。

  原本心柔今早是想做些粥来喝的,但是到了厨房后她却发现厨房里今日菜工除了送来了一些菜蔬,还送来了一些新鲜的花卉。

  见到那些还带着露珠的花卉,心柔笑了笑,她从小就很喜欢鲜花,也十分喜爱用鲜花做的食物。这下她改了主意,放弃了煮粥的想法,想着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做过鲜花饼了,于是她打算用那些鲜花做一些自己拿手的鲜花饼。

  心柔揉好了面团后,就开始摘鲜花,看着自己手里那些新鲜的花瓣,心柔心里带着喜悦,但是突然又想到“这鲜花饼虽然好吃,但是要是还能有花露烹煮花茶就更完美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