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曲长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谢寒枳

一曲长风 十年一梦知洲 2603 2020.06.14 09:32

  待到晚膳时分,侍者将晚膳端到了嫦兮和牧北的房间里,本来午饭时因为混沌的味道变了的牧北就没有吃什么东西。此时又看着全是素食的晚膳,简直倍感绝望。

  “行了,你就别挑剔了,人家家里有人离世,自是应当食素奉礼。”嫦兮夹了一筷子素菜放到牧北的碗里

  最后这顿饭在牧北那颇为幽怨的目光之中结束了,一夜过后,第二天早上,嫦兮和牧北原以为那谢寒枳应当很快就可以从宫中回来,结果用完早膳后,他们还是又等了许久,才等到了侍者来告知“我们家丞相大人已经回来了,大人请二位前去正厅。”

  等嫦兮和牧北二人跟着侍者到了正厅时,只见一位看起来已有七八十岁的老者正端坐在首位上,低垂自己的头,嫦兮见到此人时还在猜想自己见到的这个人到底是谁。

  因为按照昨日牧北和自己所说的话,他是三十几年前遇见谢寒枳,而那时的谢寒枳也只不过只有十七八岁的年龄,那么如今算来他最多也不过是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

  但是嫦兮在嫦兮还在猜测此人的身份时,自己身边的牧北却看着那人开了口:“许久不见,谢公子,别来无恙。”

  牧北这么一说,嫦兮有些怀疑的拉了拉牧北的衣袖:“你确定你没有认错人吗?”

  牧北对此笑而不语,而那人也已抬起了头,看着嫦兮说:“这位姑娘,牧公子没有认错人,在下正是谢寒枳。”

  方才因为他一直低着头,所以嫦兮未能看到他的面容,只是他那弯曲的脊背和满头灰白的头发,让嫦兮以为他是一个七八十的老者。

  这下嫦兮看清了他的脸后,才发现这个人并没有自己认为的那么老,他的面容是四十多岁的模样,剑眉行目,可以看出他年轻时应是一位面如温玉的翩翩公子。

  随后又看向牧北,眼里有着几分惊奇又有着几分了然:“一别多年,吾已是沧桑老人,而公子却依旧是少年模样,看来您当真不是这红尘俗世之人。”

  说着示意牧北二人坐下,又让侍者奉了茶上来。牧北以手摸了下嫦兮的那杯茶的杯身,发现茶水不烫以后才递给了嫦兮:“水温刚好。”

  待嫦兮接过茶水,喝了一口后,牧北才又看向谢寒枳:“三十多年以前,谢公子在我遇险之际,救吾一命,此恩情我一直铭记于,未敢忘怀。不知公子如今唤我来,是所为何事?若是在下可以做到,定如公子所愿。”

  谢寒枳方才望着牧北为嫦兮试水温的模样时失了神,等到牧北说完了好一会儿以后,才回过神来。他低下头,宽大的锦袖之中,他的手指来回不止的摩挲着。

  恍惚之间他似乎又听见了那人唤他的声音,而这一次的声音是那么的悲戚与绝望。他用一只手捂着心口,想要安抚好那从骨髓里蔓延出来的疼痛,这种疼就好像让他死了一次一般。

  过了一会,待那蚀心的痛感渐渐消失后,他才慢慢说到:“这次让公子前来,确是有事相求,我想让公子...帮我找回一个人。”他的声音已然不同于最初,变得有些哀伤和虚弱了。

  嫦兮和牧北两人听谢寒枳这话,互相对看了彼此一眼,他们这下都认为谢寒枳口中的那个人,就是他那已经离世了的夫人。

  嫦兮对着牧北摇摇头,传音告诉他要想将一个已经离开了人世的亡魂带回人间,这是有违天道的,这是一件于礼不合,于人不公的事。不仅牧北可能会受伤,更有可能,上天会降下天罚在原本还活着的人的身上,到时候可能会害了谢寒枳。

  得到嫦兮的示意,牧北也知道这件事的为难之处了。虽然知道它的不易,但是看着谢寒枳期待的目光,他还是想要试一试。

  他拉住嫦兮的手,示意她不要为自己担心。一边又认为自己应当将可能遇到的危险告诉谢寒枳:“谢先生,虽然此事有些不易,但是在下既然说过要圆你一愿,自然是要说到做到的。只是先不说你夫人的魂魄是否已经转世,就算我能将她带回人间,你也有可能会...”

  “公子为何会以为我说的人会是她呢?”谢寒枳打断了牧北未完的话,在说那个“她”字时,谢寒枳的语气甚是冷漠,不复最初时的温柔。

  牧北回首看了下,这下真的让嫦兮给猜到了。从这谢寒枳的语气可以听出,他要找回的人的确不是他的夫人,那么这丞相府中,谢寒枳与其夫人的恩爱之言又从盒这而来呢?

  “我之所以如此认为,是因为我们二人自入府之时,就听到旁人讲过,你与你的夫人很是相爱。”牧北解释到

  谢寒枳以手捂着眉眼苦笑了一番,再放下手时,他的眼里明显已经是有了泪意:“呵呵......相爱?我的确是爱她,在她入葬之前我也都一直还爱着她。”

  他明明在说着爱字,但是他的话又显不出一点的爱意,反而尽是嘲弄与不屑。

  这让原本就已经很是迷惑的牧北和嫦兮二人,更是不明白谢寒枳的这话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了。

  “我有些不明白你话里的意思,谢先生可以再说的明白些吗?”嫦兮问道

  谢寒枳安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看着牧北二人:“姑娘、牧公子,可否给我一点时间,让我讲一下我的...呵,也不能算是我的的故事。”

  “你说!”牧北示意谢寒枳继续讲下去

  “我们谢家,在这陈国芙蓉城是世家大族。我的父亲之前也是一国之相,深受陛下器重。自幼我也是饱读诗书,以求将来可以尽己之力,报效国家。我依着自己的所希望的那样长大,也一直做着自己该做、想做的事。

  “这似乎并无什么不妥之处?”牧北听着他的话说

  谢寒枳自嘲的一笑:“是啊,这确实是没有什么不妥之处,十八岁那年我从一群流氓的手里救下了我后来的夫人。她叫柳蔓云,是个落魄了的小门之女,她告诉我她的父亲因为受邻人的诬陷而入了狱。

  后来我帮她查明了关于她父亲的事,上禀了陛下,还了她父亲的清白。而后我们有一年未再相见,再见之时,是我外出去城外为了一件...我已经不记得是什么事了。总之那次外出我受了伤,而柳蔓云那时也恰好在城外,她救了我。

  而后我们就彼此生了情,过了一年后,我们就定了亲。定亲后的一年多我们就在双方父母的见证下,由陛下亲自为我们证了婚。婚后我们很恩爱,虽然一直未能有一个我们的孩子,但这并未影响到我们的情感。

  一直过了多年,后来她就生病了,这些年我为她找了许多的大夫,可是还是没有救回她,她最终是离开了这个世界。她离开的的那天我很伤心,也几乎一夜白头。”

  谢寒枳指了指自己那灰白的头发,继续说到:“她离去后,一直到她入葬的那天我都痛不欲生,这些都说明我很爱她。可是她下葬那天,我最后昏迷了,我昏了整整一天一夜才醒了过来。

  我醒来之后,并没有说忘记什么,我记得一切。可是就是一天的时间而已,我的心却不再能因为她感到一点的悲伤亦或是喜悦。

  想着我与她的那些过往,没有一点的心动,反而觉得很是陌生,甚至觉得可笑至极,但我又不知道到底是那里可笑、那里不对。”

  听到这里,牧北的脸上还是一副未能明白的样子,但是嫦兮的神色却有了些变化。

  谢寒枳突然又看着牧北,语声哽咽的问到:“牧公子,你说,一个人是否会有两颗完全不同的心,爱上两个不同的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