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曲长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心跳

一曲长风 十年一梦知洲 2233 2020.06.26 09:33

  见房门一打开,谢相就急忙入门而去,在他身后的谢寒枳三人也跟着进了门。

  房内谢相抱着刚刚出生的谢寒枳坐在床边,满怀柔情的望着躺在床上的谢夫人:“夫人,你看,这是我和你的孩子。他是个男孩,就按我们之前说的,叫他寒枳可好?”

  谢夫人温柔摸着小寒枳的脸,眉眼之间尽是为人母亲的爱意:“好,就叫他寒枳。”

  谢夫人抬头看着自己夫君,温柔的笑着。许是因为第一次看清了自己母亲的模样,嫦兮和牧北第一次见到站在谢相夫妇身旁的谢寒枳是开心的笑了。

  神奇的是谢寒枳一笑,谢相怀中的小寒枳竟也跟着笑了起来。小孩的笑声天真而无邪,逗得谢相夫妇也相望一笑。

  由于这是在回溯谢寒枳的过往,所以时间的快慢并不同于现实中一样,转眼间就到了谢寒枳出生后的第二年冬日。

  这一年冬日的雪下的温柔,没有像往些年一样造成过灾患,而且今年的收成也不错,可以算的是个好年。

  而在这一年冬日,皇宫中也发生了一件喜事,皇后为当今的圣上诞下了嫡公主。国泰民安又奉公主降世,圣上大喜,降旨要在宫中为这位嫡女举行庆宴。

  一下了朝,谢相就急忙回到府中,将这个消息告诉了自己正在屋里逗弄着孩子的夫人。

  “夫人,今日皇后为陛下诞下了嫡女,陛下要在宫中为这位小公主举行盛宴。要每一个臣子都携家眷出席,而且陛下还特意嘱咐我将寒枳这孩子也带去。”

  “承蒙陛下圣恩,我这就带寒枳先下去准备一下,待会儿和夫君你一同进宫去。”

  “好,不过时辰尚早,夫人也不必太过着急,可以慢慢来。”

  谢寒枳父母的感情很是不错,两人之间在一起时,眼中总是带着对彼此的爱意。

  谢寒枳一直都在专心的听着自己父母的谈话,目光也没有从他的母亲身上离开过,像是想要弥补那母亲早逝的遗憾。

  而牧北和嫦兮在听谢相说到陈国的嫡公主降生之时,彼此互相看了一下对方。就一直在观察着谢寒枳,看看他是否会有什么一样,但是谢寒枳对于这件事,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嫦兮和牧北记得他们在天机书上看到的记载,这陈国的嫡公主就是谢寒枳原本的人生里该娶的妻子。

  “谢先生,你对这你们陈国的嫡公主可有什么映象吗?”待谢夫人下去为宫宴做准备后,牧北才出声问到。

  谢寒枳似是没有想到牧北会问他这个问题,他在脑海里仔细的思索了一番后。

  发现确实是没有什么映象,才摇了摇头说:“先帝子女众多,还有过两任皇后。这嫡公主就有四位,我身为一个外男,对她们确是没有什么太多映象。

  只记得有一位公主嫁到了别国,还有两位公主嫁的是本国的世家子弟。”说到这儿谢寒枳停顿了一下。

  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笑了一下,才继续说到:“这四位嫡公主中倒是有一位挺传奇的,据说自幼习武,还上过战场。

  但是更为有趣的是,这位公主最后既没有嫁到别国,也没有招本国的世家公子为驸马。

  而是和一位江湖游侠结为了夫妻,听说他们一直在各国游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再未回到过陈国。”

  听到谢寒枳说的话,牧北和嫦兮看着彼此的目光都变得有些意味深长。

  嫦兮微微的低了下头,再抬起头时,装作有些好奇的样子:“没想到竟有如此之事,那谢先生你还记得她的名字吗?”

  “对于皇族女眷,外男本就不可多问,那件事发生之时我也不在陈国。时隔久远,而且当年陛下觉得此事有失皇族颜面。

  在哪位公主离开后,陛下就下旨销毁了所有有关于她的记载,她的名字…我也不知道。”谢寒枳摇了摇头

  正在这时,一位侍女急急忙忙的进门来,一下子就跪在谢相的面前。

  “相爷不好了,夫人刚才在回房时不小心扭到了脚,摔了一跤,现下正疼的厉害呢!”

  谢相听到丫鬟这么一说,赶紧就前去看望自己的夫人了。而谢寒枳关心母亲心切,也跟着谢相就跑了出去。

  “听谢寒枳刚才的描述,十之八九哪位所谓和游侠离开的公主就是江沅了!”牧北双手抱臂看着嫦兮说。

  嫦兮点了点:“嗯,应该就是她了,只是为什么她会嫁个一个游侠呢?而谢寒枳和她的缘分又是怎么断的,而且这陈国的还销毁了有关她的记录,她不应该是陈国的护国公主吗?”

  对于谢寒枳那和天机书上完全不一样的记忆,嫦兮感觉甚是迷茫。就算是幻猫抹掉了他的记忆,但它也会丢掉半条命。

  应该也不可能在篡改他人的记忆了啊,那这陈国皇帝做的事又是怎么回事,还有这些年难道就没有人在谢寒枳面前提到过江沅吗?

  “好了,瞧你这眉头皱的,既然我们都已经回到谢寒枳的过去了,你心里的那些疑惑就交给时间来为你解答吧!”牧北双手搭在嫦兮的肩上,将她转过来正对着自己。

  “与其在这里想这些只会让自己困惑的东西,还不如我们先去看看谢夫人吧?”

  牧北突然的举动,让嫦兮心头一跳。她抬起头看着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牧北,两人的脸距离不到一只手掌的距离。

  她觉得两人的距离似乎有些过近了用一只手指指着牧北的肩胛出,将他推离开来,“牧北,我发现你似乎对谢寒枳的母亲挺关心的嘛?”

  嫦兮很清楚的记得方才听说谢夫人受伤时,牧北眼中也有些担忧。

  经过这些天的相处,牧北显然是没有想到嫦兮会突然推开他。而被嫦兮那么一推,牧北不由得向后退了几步,还险些摔倒,但他倒也丝毫不生气。

  看着嫦兮时,脸上依旧带着笑容,“你想多了,你不是一直担心幻猫吗?所以我们最好一直跟在小谢寒枳身边,这样才能完全的知道事情真相啊,走吧!”

  其实对于牧北的这个解释,嫦兮知道他是在骗自己,但是她也不想逼迫牧北告诉自己他所隐瞒的“真相”,因为两人也还算不上有多么情深义重。

  想到这儿,嫦兮摸了摸自己的心口,那里的跳动依然有些快。又想起了两人之间那突如其来的靠近。

  其实两人这些时日更亲密的举动也有过,但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牧北刚刚突然的靠近竟会让自己心跳加速了。

  嫦兮深呼吸了一下,还好自己及时将他给推开了,否则…照刚才的情形就有些尴尬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