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曲长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泪痣

一曲长风 十年一梦知洲 2002 2020.06.28 11:59

  不消一会儿,小寒枳就在谢相的怀里安静了下来,但是谢相怕他再次哭闹,就也没有再次交给乳母。

  殿外清月高挂,白雪映红梅,只听得殿门处的侍官高呼道:“皇上、皇后到!”

  陈国皇帝携皇后从殿外走来,皇后怀中抱着一个小婴儿,想来应该就是今夜宫宴的主角,当今陈国的第一位嫡公主了。

  当皇后从谢相身前走过时,站在谢相身后的谢寒枳刚巧看到皇后怀中的婴儿的面容,发现那孩子的右眼处有着一颗红色的泪痣。

  不知怎的谢寒枳心头一窒,往后退了几步,好在站在他身侧的牧北拉住了他,否则他就可能会撞到身后的宫柱了。

  “谢先生,你怎么了?”嫦兮虽然这样问着谢寒枳,但其实她和牧北都看见了刚才的那一幕的,见谢寒枳如此表现,嫦兮想他或许是想到了什么。

  但是谢寒枳却只是摇了摇头说:“没什么,我只是稍微有点不舒服了罢了。”言罢,他又停顿了一下,望着那已经被皇后抱着走到了凤座上的婴儿的身影说“她眼角的那颗泪痣,可真好看。”

  “嗯,是挺好看的。”

  嫦兮没有想到牧北会这样接谢寒枳的话,她轻微的撇了一眼牧北那带着些许笑意的面容。想着之前他还不让自己看谢寒枳的情景,她侧开头,眼睛低垂看着地面,嘴角勾出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来。

  “诸位爱卿,快快请起。”皇帝携皇后在龙椅、凤座上落座后,就立即让众臣及他们的家眷都起了身。

  皇帝从皇后手中结果婴儿,满面慈意的看着自己怀里的女儿,对宾客席上的自己的臣子和他们的家眷说:“今日于此设宴,为之有二。一是我们陈国今年风调雨顺,百姓安居,实为喜事,二是为了庆贺这个孩子,我的第一个女儿的降生。”

  “天佑陈国,恭贺陛下、娘娘喜的公主。”

  “看见了吗?孩子,他们在欢迎你的到来呢。”听着臣子们的祝贺,皇帝高兴的逗弄着怀中的女儿。

  “谢卿,那个孩子是你家的公子吗?”皇后原本是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自己的夫君专心哄着小女儿的。

  结果目光一转就看见了谢相正从乳母怀里抱过一个小男孩。

  “是的,正是小儿。”谢相因为方才要行礼,就将小寒枳又交给了乳母,现下才又将他给抱了回来。

  “噢,谢卿家的小公子?朕也许久未见了,卿可否带上来给朕瞧瞧?”

  皇后刚刚的话引起了皇帝的注意,他这才想起自己之前确实是特意嘱咐过谢相要将他的孩子也带进宫来的。

  自己上次见到那孩子时还是他刚刚出生时的事了,而今自己的女儿降生了,就想着让好友也将孩子带来看看。

  小时候的谢寒枳长得十分的软萌可爱,讨人喜欢。谢相刚将他带上去,皇后一见他就喜欢的不得了,“这孩子长得可真是惹人怜爱,对了,洛君人呢,今日怎么不见她的身影呢?”

  皇后看了一下台下,发觉今日来的只有谢相父子,自己的闺中好友洛君却没有来,不禁有些困惑。

  听皇后提及自己的夫人,谢相的面色有一瞬变得凝重,“内子今日有些不舒服,所以未能入宫来赴宴,还请陛下和娘娘见谅!”

  皇后听谢相说洛君的身体有些不舒服,神色也变得有些凝重了。皇帝和皇后与谢相夫妇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

  对于谢夫人的身体状况他们也是知道的,他们四人中,谢夫人洛君从小身体就不大好。

  皇帝轻拍了拍谢相的肩:“这不是什么大事,谈不上什么见谅不见谅的。明日我着御医去你府上。好好的给洛君瞧瞧。”

  “是啊,洛君身体不好,确实是不宜四处走动,就让她好好在府里休息就好了,你回去告诉洛君,改日本宫就去你府上看她。”皇后也在一边附和道。

  “多谢陛下和娘娘。”谢相自己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自己妻子身体的情况。洛君的病根本就无法痊愈,只能拖一日是一日罢了但是面对好友的好意,他也不忍拒绝。

  “对了,陛下,不知我们小公主的名字可否已经取好了呢?”宴上一位专门负责皇室名录的官员突然出声问到。

  经他这么一说,宴会上的其他人也突然意识到,他们的陛下似乎还没有和他们说过他们陈国的这位小公主叫什么名字呢。

  彼此都纷纷向御座之上投去了好奇的目光,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站在谢相身后的谢寒枳忽然也有些好奇皇帝那个怀中的那个女婴的名字。

  谢寒枳方才随着谢相一同走到了御座前,而嫦兮和牧北依然站在之前的位置上。殿上众人包括谢寒枳在内都在好奇那位小公主的名字,但是牧北和嫦兮却在好奇谢寒枳知道她的名字后的表现。

  皇帝与抱着小寒枳的皇后笑着对视了一下,才说道:“瞧朕这记性,是朕的错。”

  皇帝又看了下怀中的女儿,笑着说:“她的封号与名字都已经定好了,封号是朕想的,叫夙宁,而名字是皇后想的,叫…江沅。”

  现场的所有人在听到皇帝这么说后,都是面带笑意的,唯有站在谢相身后的谢寒枳,他的整张脸上都带着困惑以及难以置信。

  他捂着心口,连退了好几步。他看着被皇帝抱着的江沅,自己刚才见到这个女孩眼角的泪痣之时,就觉得心中有些不对劲儿的感觉。

  只是方才还以为这只是因为自己身体不舒服的原因罢了。但是在听到她的名字的那一刻,那种奇怪的感觉又一次涌上了心头,而且来的更为剧烈了。

  这一次他无法再告诉自己这只是因为自己身体的原因,他很清楚,他心里的那些异样是源于眼前这个叫江沅的女孩。

  这是皇帝抱着江沅走到抱着小寒枳的皇后身边。原本在皇后怀里的小寒枳是一直看着自己的父亲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