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曲长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定亲

一曲长风 十年一梦知洲 1971 2020.05.29 12:24

  三日后云澜之境

  仙族天帝与天后携天界诸神与魔族会于云澜之境,两族打算相会于此交换信物。原本交换信物的时间是正午,一天之中阳光最盛之时,以求两族之未来永被光明照耀。

  然距午时已经过了一个时辰有余,交换信物的仪式仍未开始,原因是天族长帝姬嫦兮迟迟未现身。

  交换信物的仪台上,天帝、天后、牧北三人神色如常。而台下的诸神有些面露焦急之色,魔族的人也有几分不耐。

  司南站在台下看着台上一直神色未改的牧北,撇了撇嘴角说:“这天族也太不讲信用了,说好的午时交换信物,而现在都过了一个时辰多了,还有那天族公主在搞什么还不出现。”

  一旁的云眠缓缓说道:“人家牧北都不急你急什么,又不是你要结亲。”

  听此,司南急忙的回道“我我我,我这是替牧北着急嘛。我是他兄弟,替他着急不应该吗?再说这本就是那个所谓的什么天族长帝姬不对啊。”

  司南话音刚落,场外就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众人回头望去,只见一人身穿银色铠甲,身骑雪白的天马率领一支约千余人的身着白色盔甲的骑兵出现在云澜之境中。

  当众人还在疑惑来人是谁时,那支军队已然到仪台之下,全军翻身下马。

  为首者向单膝下跪向台上的天帝及天后行礼说到:“儿臣嫦兮于北辰反程时,路遇不明军队袭击,交战费了些时辰。望父帝母神见谅,望在场诸君见谅。”

  听闻此言,众人才明了这位将军打扮的人就是天族长年征战在外的长帝姬嫦兮。天帝听完嫦兮的话后,轻缓的说:“吾儿快起来吧,此次遭袭可有受伤?”神色显露出几分焦急。

  “儿臣已将他们全部击杀,我军未有伤亡,只是仍不知敌方来自何族。”嫦兮起身回到

  “未曾受伤就好,至于查明敌军身份一事就交于影卫去查,今日是你与魔族二皇子牧北的订亲之仪,快上台来吧。”天帝神色舒展的说到

  “是”说完嫦兮便向台上走去,看见向台上走来的嫦兮,牧北一直未改的神色露出了几分笑意。当嫦兮走到了台上时,牧北才看清了自己的这位未婚妻的面容。

  身穿铠甲的嫦兮有着三分英气,三分妍丽,四分柔和。就如同行走于荒漠中的旅人,行过无尽绝望,历经千辛万苦后所找到绿洲般。让人有如春风过面的感觉,又似幻境般让人无法确信。

  看见如此的嫦兮,牧北想到六界传闻天族长帝姬嫦兮容颜出尘的确是不假,只是这样面容的嫦兮到是很难让人联想到她也是一位杀伐果决的将军,牧北不禁挑了挑眉。

  天帝见主人公都已到场,便侧头对身旁的礼仪官说到“开始吧。”礼仪官俯身回复:“是”

  礼仪官:“天地召召,六界于生。万物有灵,阴阳为合。桃花怡然,连理为枝。今于此云澜之境,以物为信,缔结两族之姻亲。”

  然后礼仪官又招手示意两族之中递呈信物之人将信物呈上来,又向牧北、嫦兮俯身说:“二位殿下,请交换信物。”

  嫦兮的信物是一枚由灵力汇集而成的灵戒,呈白银色,是两株同心草交缠的形状。它是当年上古神族中的二十四重天的女帝雀灵以天下至纯之灵力炼化而成,赠于她的夫君白泽上神的,是六界中难得的珍宝。

  天族以此为信物,犹可见对此次联姻的重视。嫦兮从侍者所托的玉盒中取出灵戒,然后十分自然的牵起牧北的手,为他戴在食指上。

  未曾注意到来自牧北和台下众人㤞异的目光。戴完戒指后的嫦兮静然的看着牧北,等他拿出他的信物。

  牧北也随之从侍者手中取出自己的信物,那是一根呈含苞待放的梅花状的玉发簪。样式虽简,但雕工却十分精细,梅花活灵活现,好似下一刻就会盛开,可见亦是用了心似的。

  牧北拿着发簪看着还戴着头盔的嫦兮,皱了皱眉,突然俯身在嫦兮耳边说到:“娘子,为夫要为你簪上这支簪子,还请娘子卸甲。”说完又笑了笑。面对突然凑近的牧北,嫦兮疑惑的看了一眼他。

  在听完他的话后,又恢复了自然的神态。随即打了一个响指,全身银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套杏白色的锦裙,称的嫦兮柔情似水,裙后有白色的披风,又为之添了几分将士风范。

  看着卸了甲的嫦兮,牧北满意的笑了笑,为嫦兮戴上了发簪,并在她耳边笑着悄悄地说:“娘子真乖巧。”

  台下的众人看着台上二人的动作,虽有惊讶,但更多的是庆幸。这二人如此,至少不是互相厌恶,于两族结盟终归是好的。

  交换完信物后,礼仪官上前向众人宣告礼成,然后又说到:“经由两族商定,牧北、嫦兮二位殿下将于十日后于十境洲上举行大婚,共结万世之缘。”

  礼仪官说完后,此次交换信物的仪式算是正式完成,两族之人也各自离去。在返程的途中,牧北一直弯着嘴角,面上是掩不住的笑容。

  与之同行的靖安、云眠、司南三人皆摸不着头脑他在笑什么,终于司南忍不住上前询问:“牧北,你在笑什么,这么开心。”

  牧北侧头笑着回答说:“这是个秘密,不可与君共享也。”说完扬长而去,只留下一脸无知的司南三人。

  而另一边嫦兮回到天族自己的白薇宫后,坐在白色蔷薇花架下,从腰间拿出一张纸,那是牧北在为她戴发簪时,悄悄放在她腰间的。

  嫦兮展开纸张,只见纸上写到“娘子,余生幸能与卿共度,夫牧北书”

  看完信的嫦兮摇了摇头,轻哼了一句“呵”抬手便将纸张扔向了空中,打了个响指,纸张瞬间于空中化做灰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