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曲长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大婚(上)

一曲长风 十年一梦知洲 2494 2020.06.03 20:51

  牧北见嫦兮完全离开了自己的视线以后,才又坐了下来。看着桌子上那被嫦兮的匕首扎出的口子,想着嫦兮刚才在殿门前的那盈盈一笑:“呵,果然温柔什么的,都是假的。”

  而离开了赤炎宫的嫦兮依然避开了魔界中人的视线,沿着自己来时的那条小路准备回天族。结果她还没走多久,就在这条她以为不会有人的路上遇见了一个人。

  本来看见那个人的第一眼,她就准备转身离开,但是那人的声音比她动作更快一步。

  “长帝姬殿下?”

  嫦兮略有些尴尬的转回身子,看着言语间这个已经走到了自己眼前的男子:“你是?”

  她眼前的男子一身白衣素衫,眉眼温柔,背上单手背着一个小竹筐。框中装了半框桃花枝以及一些其它的灵花异草,颜色旖旎、花枝烂漫开在他的身后甚是好看。

  “在下四方城城主——云眠”云眠望着嫦兮笑着覆手以礼

  得知眼前人竟是牧北的好兄弟,也是魔界的四大城主之一的云眠,嫦兮倒有些讶异。自己眼前的这个人完全是一副岁月温柔的模样,竟会和牧北成为好友,着实让她有些不解了。

  对于云眠周全的礼节,嫦兮亦回之以礼:“原是云城主,嫦兮有礼了。”

  但云眠却在她回礼时,突然向着她的头伸手而来。嫦兮反应灵敏,察觉到他的举动后,立即就躲开了云眠的手。

  嫦兮警惕的望着云眠,厉声到:“你要做什么!”

  云眠看着自己那悬在空中被躲开的手,目光一滞,知道是嫦兮误会了,笑着收回了手。抬眼看着嫦兮的眼睛,柔声到:“是在下唐突了,只是公主发间有落花,云眠方才是想为公主取下来。”

  听他这么一说,嫦兮连忙伸手向自己的发上摸去,果然摸到一片花瓣。拿下来一看,是瓣白玉兰,想来应是刚才在牧北宫中落在发间的。

  嫦兮拿着花瓣,歉意的看着云眠:“多谢云城主,刚才是嫦兮误会了,还请见谅。”

  “无妨”云眠报之一笑

  见云眠这般豁达的模样,嫦兮也笑了笑。她又侧头看着云眠背上那一筐的花草和他这一副刚从外面回来的模样,不禁问到:“云城主,你这是?”

  “闲来无事,故外出采了一些灵植山果以做酿酒之用。”云眠顺着嫦兮的目光看了眼自己筐中的花草说

  “云城主好雅兴。”

  云眠笑了笑,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只见他在自己那宽大的云袖中摸索了一会儿,拿出了一个好看的果子递到了嫦兮面前:“这是我回来时在山间刚摘的蓝月果,很甜的,给你。”

  嫦兮看着那漂亮的果子,心中甚是喜欢,就也没有推辞。伸手接过了云眠手中的果子,只是在接过果子的那一瞬间,两人的指尖轻微相触,但下一刻就又分离开来。

  嫦兮拿着果子又看了看天色,已经快近晌午了,她还要赶着回去试婚服,就也不欲多留了:“多谢云城主,今日嫦兮还有事在身,就先行一步了,改日再会,告辞。”说完又行礼以示告别,而云眠也以礼回之

  但嫦兮走出一小段距离后,云眠又喊住了她:“长公主殿下!”

  “嗯?”嫦兮回头看着还在原地未走的云眠

  “下次相见,你唤我云眠即可。”

  嫦兮闻声一笑,向他摇了摇手中的果子说:“好”

  云眠踏进赤炎宫时就看见牧北在对着一个木盒子发呆,桌上还摆着两杯茶,想来应是嫦兮方才在此了。

  “你还是将它拿回来了,是嫦兮送来的?”云眠边说,边放下自己背上的竹筐,在牧北对面坐下。

  “嗯”

  牧北见云眠坐在了嫦兮方才坐的位置上,连忙拿过了还放在云眠面前的嫦兮刚刚喝过的茶杯。重新拿了个杯子给云眠倒了一杯茶。

  牧北将茶递给云眠时瞧见他脚边的那一筐的花草,笑声到:“你不是已经很久都不酿酒了吗,怎么前几天突然就想起又要酿酒了?还去了这么久,我差点还以为你要赶不上我的婚礼了呢。”

  “怎么会,错过什么,也都不能错过你的婚礼啊。”云眠摸了摸身旁那颜色娇艳的桃花枝又说:“东岩岛路途遥远,桃林又甚广,我到时还有些桃花还尚未盛开。我想要最好的,故多待了些时日。”

  “就为酿一坛酒,竟费了这么些功夫,真不知道你到底要酿一坛什么样的酒。”牧北摇头有些不明白的说

  “我要酿两坛桃夭。”

  “桃夭?你酿这个酒做什么?”听到酒的名字,牧北有些好奇了

  “我酿桃夭,自然是想以后送给我的心上人。”云眠柔声说

  牧北听了,笑了:“是吗?你这苦行僧竟也会红鸾心动?那我以后一定要看看究竟是何等模样的人,竟能拨动你心中那池春水!”

  对于牧北的打趣,云眠只是笑而不语。牧北又往那竹筐里看了看,发现里面还装了几个蓝月果。这种果子只生长在很少的地方,而且于冬季成熟。眼下已经步入春日,还能采到这蓝月果,也实属幸运。

  牧北拿起其中一个望着云眠说:“你这几个果子,分我一个呗?”

  但一向对好友大方的云眠却一把抢回了牧北手里的果子:“这个不能给你,这是我要酿酒用的。你要是想吃,自己让人去给你采。”

  牧北看着云眠那一脸宝贝的模样,又想着他方才说要酿的酒,失笑到:“呵,今日的你还真是小气,我倒是越发好奇你的那个将来的心上人了。”

  而云眠没有理他,只是看着自己拿着果子的那只手,觉得指尖有些滚烫。

  牧北也没有注意到云眠的失神,算了算日子说:“对了,云眠,三日后的大婚过后,我可能会和嫦兮外出一趟,到时魔界事务还要劳烦你和司南费心了。”

  “这中事你不应该交给靖安更合适吗,怎么交给我和司南这两个对政事不感兴趣的人?”

  “你忘了,还有八天就是舒乐伯母的灵忌了。靖安他参加完婚礼后就要赶回青桑城去做准备了。”牧北语重心长的说

  云眠听了也叹气的说:“我竟险些忘了如此重要的日子,行了,你和靖安都放心去做自己要办的事,魔界就放心的交给我和司南吧。”

  云眠手中清浅的茶汤,沉声说:“想来,靖安他又要难过一阵子了!”

  听云眠这么说,牧北一言未发,只是将杯中的茶一饮而尽。

  靖安的母亲舒乐是青桑城的前任城主,在一次执行任务时受了鬼族暗害。虽被人救回一命,但却灵力尽丧,余毒不清,像个凡人一般痛苦的过了百年后离世了。

  但是鬼族与妖界苟合,又碍于诸多政事上的原因,靖安至今未能替自己的母亲报的了仇。想起往事,牧北和云眠两人都一阵无言。

  而后云眠又看着牧北身前的木盒,想了想说:“牧北,舒乐伯母的事是个死局,无法可解。但是那件事你是有选择的,你可以选择忘记的,为什么不试着去放自己一条生路呢?”

  牧北没有立即回答云眠的话,他细细的摸着木盒子上那精细的花纹。

  儿时的一些记忆在脑海中划过,过了好一会儿才说:“我忘不掉的,那个人欠她的,我总归是要一一替她拿回来,毕竟——这也是我欠她的!”

  见牧北如此说,云眠也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了,只好颇显无奈的叹了口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