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曲长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落水

一曲长风 十年一梦知洲 2066 2020.07.03 07:30

  “你为什么叫我小丞相?”对于江沅对自己的称呼,谢寒枳觉得有点奇怪。

  “那个是因为,我听父皇说你是一个很优秀的人,以后也一定可以子承父职,你的父亲是丞相,而你现在还没有长大,那么你自然就是小丞相喽!”

  江沅小心翼翼观察着谢寒枳的神色,向他解释到,“怎么,你不喜欢我这样叫你吗?”但是她才刚问完就打了一个喷嚏,“阿嚏!”

  结果谢寒枳也跟着打了一个喷嚏,旁边那些之前被江沅命令站在一边的宫人,听到两人打喷嚏的声音,都慌急慌燎的跑了过来。

  “公主,谢公子,你们没事吧?”

  江感觉自己的头有些晕厥,但是她并不觉得有什么大问题,她刚想说自己没事,结果就见刚坐起身不久的谢寒枳就晕了过去。

  “我想我们应该是受寒了,你们去叫御医过来吧。”江沅摸了摸谢寒枳那有些发烫的额头说。

  “是”而后江沅和谢寒枳就被宫人们带回了江沅的宫殿。

  江沅的身体一向强健,御医来看过后,说她只是微微受了寒气,只需要喝碗姜汤,好好睡一觉就好了。但是体弱的谢寒枳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发起了轻热,得了风寒。

  于是原本应该参加晚上的中秋盛宴的谢寒枳最后只能留在江沅的偏殿里休息,江沅派人去告诉了自己的父皇和谢寒枳的父亲下午发生的事。

  而皇帝和谢相听闻这件事以后,对于两个孩子间的发生事都觉得有些好笑。但是皇帝还是让人给江沅带了句话——让她好好照顾生病了的谢寒枳。

  其实不用他特意嘱咐,江沅也打算自己亲自照顾谢寒枳的,这件事本来就是她的错,而且她也没有想到谢寒枳的身体会这么弱。

  虽然她平时也爱贪玩,但是这也是第一次她将人给推下了湖。看着躺在床上的谢寒枳,虽然御医和她说他喝完药,睡一觉就会好起来,但是她还是很担心,一步也不敢离开他身边。

  于是因为这场意外,谢寒枳回到都城的第一个中秋节就在江沅的偏殿里床上度过了。第二天谢寒枳醒过来时就看见江沅正伏在床边睡着。

  她右眼角的泪痣红艳依旧,看她这个样子应该是在床边守了自己整整一个晚上。虽然自己以前听说过嫡公主江沅很是受宠,但也没有想过那些宫人们竟会让她如此随心所欲,就这样陪了自己一整晚。

  谢寒枳掀开身上的被子想要为她盖上,结果她却在这个时候醒了过来。江沅有些迷糊的睁开眼,就看见了已经坐起了身的谢寒枳,她二话不说的就伸手摸上了谢寒枳的额头。

  确定谢寒枳的额头处的温度正常以后,她这才松了口气:“太好了,真的不烫了。”

  “你这是......要做什么?”江沅看着谢寒枳拿着被子的手问。

  谢寒枳慢慢的将江沅放在自己额头上的手拿了下来,红着耳尖解释到:“我刚才看见你伏在床边,就想着拿被子给你盖一下,免得你受寒。”

  江沅轻笑了几声说:“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向来畏热,这八月天里,我不会觉得冷。而且我自幼习武,身体强健,不会有事的。”说着她还站起来转了几圈,给谢寒枳看:“你看吧。我昨天也掉进了湖里,但是现在我是不是一点事也没有?”

  “嗯,确实是一点事也没有。”

  江沅突然又坐回床边看着谢寒枳:“那个,我问你一个问题!”

  “嗯,你说。”

  “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叫你小丞相啊?”想着自己那个还没有得到答案的江沅又再次问出了那个问题。

  谢寒枳看着她低着眉眼,似是有些害怕一样,伸出一只手搭在她的肩上,软着声音说:“我没有不喜欢,你想怎么叫我都可以。”

  “你说的是真的吗?”江沅惊喜的抬头看着他。

  “嗯,真的。”谢寒枳又轻轻的将手拿了下来。

  “我想你应该在这个时候就应该已经喜欢上了江沅了吧!”牧北看着身边一直注视着自己过去的谢寒枳说到。

  “看他眼睛,应该是已经喜欢上江沅了,但是...我不记得了......”谢寒枳看着那个和江沅谈笑的过去的自己说。

  谢寒枳的言语中透着失落和些许的不甘,自从确定了江沅就是自己想方设法想要见到的那个人后,谢寒枳就更加的疑惑为什么自己会不记得她,为什么在现实里自己会娶了别人,江沅又为什么会嫁给别人,他们之间到底又发生了什么?

  “谢先生,你不要太过着急,一切的答案,你都可以在这里找到的。”看出他的不安,嫦兮安慰到。

  “对了,我听父皇说,你就要进入宫学修习了,这是真的吗?”江沅好奇的问到。

  “嗯,是真的,而且今日下午我就要去宫学报道。”

  江沅听到这个答案,笑的更加的开心了:“那太好了,这样我以后就可以天天都见到你了,小丞相。”

  “嗯?”对于江沅口中的天天相见,谢寒枳表示有些疑惑。

  “那个,我马上也要进入宫学了,以后我们就是同窗了,所以也可以在宫学里天天见面了。”江沅的声音越来越小的解释着。

  谢寒枳赞同的点了点头说:“照你这么说,确实是如此,不过可以与你常常相见,我感觉这很好!”

  谢寒枳刚说完话时,江沅还有些呆愣,像是不敢相信他说的一样,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开口到:“这可是你说的,男子一言九鼎,你可不许反悔。以后在宫学里我可会时常跟在你身边,你不可以感到厌倦!”

  “好!”谢寒枳爽快的应下了她的话。

  因为担心谢寒枳的身体情况,江沅不久后就又叫了御医来给他查看。等到御医检查完以后说谢寒枳的身体已经完全好了以后,江沅这才完全放下心来。

  原本江沅对于去宫学并没有多大的兴趣,她只想和苏将军学习武艺,以后做一个保家卫国的女将军。但是如今因为谢寒枳,她又觉得或许去宫学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大不了到时候让苏将军去宫学里教自己就行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