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曲长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离世

一曲长风 十年一梦知洲 2140 2020.07.01 10:20

  余下的那两日的时间里,谢寒枳一直都陪在他母亲的身边,谢相也是每日下了朝就连忙往家中赶。

  原本今年的冬日里,陈国时常都是白雪纷飞的模样,但是第三日时却难得的停了雪,艳阳高照,算是个好天气。

  谢夫人这几日原本也都是一副昏昏沉沉的状态,但大约是回光返照的缘故,今天的她面色红润,颇为精神。

  谢府的园子里,谢夫人穿着厚厚的冬装躺在一张竹倚上。虽然今日并无风雪,但是谢相也想让她在房中好好休息的。

  可是谢夫人却无论如何都坚持要来这园子里看看风景。谢夫人将小寒枳抱在怀里,满目贪恋的看着他稚气未脱的脸庞。

  谢相为她压了压披风,像哄孩子似的说:“洛君,我们回去吧,这冬日里的园子也没什么好看的。我们现在回去好好的修养,待到来年开春,我再带你来这园子里看那百花齐放的模样。”

  从今早起身时,他其实就已近发现了自己夫人的异样了,但是他不愿意,不愿意去接受那个残忍的事实,他还想骗骗她,也还想再给骗骗自己。

  但是今日的谢夫人也像个孩子一般,淘气的对谢相摇了摇头,表示拒绝:“我不要,各时各有各时的风景,我就觉得这白雪映红梅,挺好看的,你就容我任性这一回吧。”

  谢相见此,也不再说什么了,只是一味的看着自己的妻子。这时寒风轻动,带落了枝头的几朵梅花。

  眼见一朵梅花就要落到谢夫人的身上了,谢寒枳伸出手去想要为自己的母亲接住那朵落花,但是又突然想起嫦兮他们说的不可以让这里的人察觉到他们的存在。

  最后他还是无力的放下了手来,任那朵梅花落在了他母亲的肩头上。

  正哄着孩子入睡的谢夫人感觉到肩上的异处,侧头只见一朵红梅正落在自己肩头。她缓缓的伸手将它给取了下来,忽然似有所感的向着谢寒枳站的地方看了一眼。

  “洛君,你怎么了?”谢相发现她似在看什么东西,就顺着她的目光一同望去,却发现什么也没有,就感觉有些奇怪。

  “没什么。”谢夫人收回目光,笑着对谢相说到。

  或许是小孩向来贪睡的缘故,谢夫人不过才哄了一小会儿,小寒枳就已经睡着了。

  看着在自己怀里安眠的孩子,谢夫人笑的既满足又遗憾:“如果可以,娘真想看看我们寒枳将来喜欢的女孩子会是何等模样的。只是啊,这做人…总归是不能太过贪心的。”

  “洛君……”谢相按着她的手,似是想要让她不要再说了。

  但是谢夫人并没有停下来,反握着他的手:“九卿,我的这一生可以与你一同长大,能与你结缘、可以成为你的妻子,还能和你有了寒枳这么一个可爱的孩子。这些都是对我的恩赐,我很幸福的。”

  谢夫人说着又咳了几声,待她平稳了气息后才又继续:“九卿,我要走了,真的是……真的是很抱歉,要这么早的离开你和孩子,以后你们……你们都要好好……珍重……”

  谢夫人话音刚落不久,就已经没了气息。

  “洛君!”看着眼前已经闭了眼的爱人,感觉到手中的体温渐渐冰冷。谢相的眼泪不自觉的流了出来,他就像一个失去了家的孩子般的不知所措。

  从前年幼,不解伤痛,而今却亲眼看着母亲离开的谢寒枳,在这满是白雪的园子里,跪在她的身边,满目荒凉。

  原本以为不会下雪的今日又渐渐飘起了雪来。那些白色的冰凉的花瓣落在园中一家三口的身上,也穿过谢寒枳的身体落在了地上。

  嫦兮和牧北站在廊上,未沾风雪,他们一直看着园中的一切。虽然他们已经见过很多生死,还是会为此感到情景难过。但是往事不可追,他们也不可以去更改他人的命数。

  牧北和嫦兮这几天里都没有去打扰谢寒枳,一直让他按照自己的意愿来。直到这日深夜里,等到三日时间已到,他们才带走了他。

  场景变换,转眼就已经是一个夏日的时节了,嫦兮他们来到了一处小巷中。

  谢寒枳还没有从失去母亲的情绪中走出来。对于现在的这番并不熟悉的情景,甚感奇怪:“我们这是在哪里?”

  “你没来过吗?这是你的夫人柳蔓云的家。”

  牧北记得谢寒枳说过他记得他和柳蔓云的所有,但是如今却是一副连她的家都不熟悉样子,感觉很是难以理解。

  听牧北提到记忆中那个和自己相处了多年的女子的名字,谢寒枳依然和他从当时从昏迷中醒来时一样,心中没有丝毫的波澜,甚至还有些反感。

  “她没有带我来过这里,在我记忆中她的家是在另一个方向,样子也比眼前这处要华丽些。”谢寒枳看着他们这处面前显得有些破败的小院子说。

  “或许是她以后搬过住处吧,好了,今天是柳蔓云出生的日子,今日来此也只是为了看一看有没有什么异处而已,我们进去吧。”

  嫦兮之前特意让玉晗查了查柳蔓云出生的时间,她总觉得谢寒枳的一切若真是幻猫搞得鬼,那么之后柳蔓云会嫁给谢寒枳,这幻猫应该会和她有所关联。

  所以她想看看幻猫此时是否会出现在柳蔓云的身边。走进院内,虽然地方不大,但是倒也整洁干净。嫦兮开始施法在院中探查幻猫的气息,过了一会儿,忽而闻的一声婴儿的啼哭。

  “柳蔓云出生了?”牧北看着正在施术的嫦兮问。

  “应该是的”嫦兮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仔细的探看着这院中的每一个角落。

  又过了一会儿,嫦兮才停了手,见她已经结束了的样子,想着之前她为了帮谢寒枳改变时间的流速。

  耗费了大量的灵力,又没有休息,如今见到她额头上细微的汗珠,牧北不免有些担心:“怎么样,你还好吗?”

  “我没事,这里并没有幻猫的气息,看来现在这个时间,它还没有出现。”嫦兮接过牧北递过来的手巾擦了擦汗说。

  “对了,你要去见一见她吗?”嫦兮看着身旁沉默不语的谢寒枳。

  “不了!”谢寒枳漠然的回到

  见他这般有些抗拒的样子,嫦兮虽有些迷茫,但也没有勉强他:“那好吧,我们现在该去下一个时间段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