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曲长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私牢(上)

一曲长风 十年一梦知洲 1810 2020.05.29 12:26

  因着方才与牧北交手时又出了汗,回到浴池的嫦兮正准备重新沐浴。谁知她刚解下衣带,就见一张纸条从她的腰间掉了出来。还好她眼疾手快的抓住了那纸条,免了它落入池中的命运。嫦兮看着自己手中的红笺小纸,想来应是方才他扯自己的吊穗时趁机放在自己的腰间的。

  想到这儿,嫦兮也算是明白了那家伙说的什么“想见自己、拿吊穗留作纪念”全都是假的。自己手里这张纸才是他今夜来的真正目的,看来这个人不仅是个流氓,更是个骗子!

  对于牧北今夜的戏弄,嫦兮心里已经有了几分不快,不禁冷哼到:“哼!骗子!”而此时正在回魔族路上的牧北突然打了一个喷嚏,他狐疑到:“难道是谁在这个时候想我了?”他又抬头看了看天,想到了那满院的白薇花和那个人,又赶紧摇了摇头说:“应该……应该不可能吧?”

  而另一边的嫦兮看完了纸条后,刚想烧了它,结果那纸条自己就在她手中化为了灰烬。嫦兮被这红笺自杀的行为给弄懵一下,随即又回过神来:“还……挺谨慎。”被牧北这么一弄,嫦兮原本还想洗浴完后处理一下一些事务,而现在也没有了心思,洗完澡后就立马上床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嫦兮就在白薇宫主殿召了自己的侍卫长朝辞过来,朝辞是翼族旁系的郡主。她于修行颇有灵根,七千岁那年便升了上仙之位,本来按照她的身份与修为完全可以在天界谋个更好的差事。但在嫦兮的上任侍卫长萝枝死后,她却主动前往北辰找到了嫦兮,自荐为臣。

  嫦兮还记得当时跪在自己面前尚且年幼的朝辞的模样,自己当时问她“为何愿舍弃天宫荣华,来到北辰此等苦寒之地?“

  只见自己面前的女孩仰起头,美丽的眸子中完全没有一点少女该有的柔情,全然都是一个战士该有的刚毅。她一字一句,铿锵有力对嫦兮回答到:“臣来此,为家仇、为族恨!”

  也许是她的回答、也许是她的勇气,又或者是觉得她与自己有些相像,总之从那天起朝辞就成为了她新的侍卫长。后来她才知道朝辞年幼时疾病缠身,她的姐姐朝月为她四处寻药。但却不想遭到了妖界之人的攻击,本来就不善术法的朝月最终没能活下来。

  朝月身体上虽然残留着妖气,但由于没有证据指出究竟是何人所为,妖界也就没有认账,加上两族当时关系微妙,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后来朝辞病愈后勤加修炼,两族战争又随之爆发,这才有了朝辞奔赴北辰,自请为臣的事。

  原本正在训练场上练兵的朝辞一听到嫦兮的传讯就立即赶往了白薇宫。入殿以后,朝辞就看见自家殿下正坐在位子上玩弄着她那把并不怎么锋利的匕首。

  朝辞最终开口打破了殿内的宁静:“朝辞参见殿下,不知殿下今日召臣来所为何事?”

  “哦,你来了,别跪着了,起来说话吧。”朝辞的话拉回了嫦兮的思绪,她立即收了匕首说。

  “是,殿下。”朝辞起了身,静等着嫦兮的吩咐。

  嫦兮若有所思的点了点自己面前的桌案说:“朝辞啊,你对……羭次山这个地方了解多少?”

  “羭次山?”朝辞带着几分不确信的说

  嫦兮点着头说:“对,羭次山,就是这个地方,你知道多少?”

  朝辞没想到自家殿下会问起这个地方,她仔细的自己对于这个地方记忆后说:“回殿下,羭次山是我们天族领地,多产赤矿,但仙气并不充裕。故少有仙家选择在那修行,至今只有几个地仙在那居住。羭次山没有出过什么奇宝,也没有出过什么战争,算是一个平凡之地。”

  嫦兮想了想朝辞的话,然后撑着下颚说:“你说的没错,在我们的记忆里面榆次山是很寻常。但是昨天我的到一个消息说榆次山里藏了一支鬼族人。”

  “什么?鬼族人,殿下……这个消息可靠吗?”朝辞吃惊的问道。这些年来鬼族屡屡侵扰天族边界,像只幽灵一样纠缠不清。但因为嫦兮及其他神将驻守着各边界,还尚未有过鬼族跨入过天界。而现在榆次山竟然有鬼族人,他们是怎么进入的天界、怎么能隐藏多时不被发现,是好是坏?又有何目的?等等都不得不让人深思。

  “这个消息应该不会是假的,就算肯能是假的我也不放心,还是得去看看。”嫦兮想了想说。

  “请殿下下令,臣这就带人去查看!”

  “好,你亲自带灵女令去花神宫挑二十五个没有露过面的女将与你同去。夜间起身,不要惊动任何人,到了榆次山小心行事、暗中探查。若那些鬼族人只是普通百姓,就悄悄迁至南漠浮州安置,若是心怀恶念的歹人,那就——杀无赦!”

  “是!”朝辞领了命,就离开了白薇宫。

  而嫦兮又侧头问自己的侍女长:“心柔,昨天,我带回来的那个人审的怎么样了?”

  一旁的心柔低头回到:“回殿下,那人从昨日被带入私牢,我们便一直在审,也用了刑,但还未能撬开她的口。”

  “都动刑了,都还不说,看来嘴挺硬。行了,反正今日也没什么事了,我亲自去会会她。”说完,嫦兮便带着她的匕首出了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