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曲长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游玩(一)

一曲长风 十年一梦知洲 2382 2020.06.07 15:38

  第二天清晨,牧北先嫦兮一步醒来,他侧身看着在自己身旁睡得正安稳的女子。山眉远黛、面如温玉,她的长相真的很让他喜欢,娇而不媚俗、清雅而不孤芳,一切都刚刚好。

  牧北下了床,细心的为嫦兮掖好被子,就出了房门。等到他再回到寝殿时,已经过了许久,床上的嫦兮也已经没了身影。

  牧北小心的将自己刚做好的早膳放在桌上,环顾房中寻找着嫦兮的身影,却只听得远处传来长剑划破空气的啸肃之声。

  牧北摆好碗筷,就循着剑声去了后院。走过后庭,穿过一片樨木林后,就看见一身青衣的嫦兮正在林中的空地上练剑。

  他倚着木樨树,歪着头看着嫦兮,见她身姿翩翩,如似一只青蝶在这春日里戏舞。在牧北进入樨木林之时,嫦兮就已经察觉到了他的气息。

  此刻见他斜倚在树下,忽然就生出了几分想要戏弄他的心思。舞完最后一式剑招,嫦兮没有像以往一样收回剑,而是直直的向着树下的牧北而去。

  牧北见嫦兮突然执剑向着而来,立即侧身一转,躲过了嫦兮的剑锋,并以两指夹住了剑身,笑着说:“别闹了。”

  嫦兮见着牧北这一气呵成的动作:“身手不错嘛,二皇子。”嫦兮示意牧北放开手,等到牧北放了手,嫦兮收回剑后才又问到:“对了,你怎么过来了?”

  “我做好了早膳,结果回到房里没看见你,听到这边有声音,就循着过来了。走吧,再不回去,这早膳可就要凉了。”牧北从身上拿出一张手帕递给嫦兮说

  “嗯”嫦兮接过手帕,擦了擦额上的汗水

  待嫦兮擦完了汗,两人才开始往来处向回走,两人回到寝殿时,嫦兮望着桌上那丰盛的早膳,有些不信看向牧北:“这些...当真是你做的?”

  “如假包换!”说着牧北就坐下为嫦兮盛了一碗粥;“尝尝?”

  嫦兮也坐了下来,尝了一下牧北做的粥和菜,发现味道是真的不错:“没想到,你还善于厨艺。”嫦兮抬头看着牧北说

  “做饭而已,不算难。”

  嫦兮见他那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颇有些无奈的笑了。又过了一会儿,嫦兮突然想到自己从天宫带来的那些军队、嫁妆、军械都还没有安置好。

  她放下碗筷,思量了一下说:“那个,牧北,我能不能...问你要点东西?”

  “要什么,你说。”牧北边吃边说

  “嗯...我需要一个阁子,来装那些从天宫带来的嫁妆。还要一座带山的大殿来安置我的军队,对了,山上最好修一个练兵场。书颜她也要个开阔的院子,方便她晒药、制药。”

  嫦兮说完后就见牧北正在盯着自己看,嫦兮想着自己提的要求,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我是不是要的太多了,要是不方便的话,我也可以自己派人去置办的。”

  “哦,不,没什么不方便的,我等下就叫人去安排,咱家房子多,这不算什么。”牧北回过神来说,又看见嫦兮碗中还未喝完的粥说:“先用膳吧,吃完了,我待会带你出去逛逛。”

  “嗯”

  而郁书颜这边,她早早的就起了身,向侍者打探了靖安的住处。好好的梳洗后就赶去了靖安那里,结果她刚出门不久,就碰上了司南。

  司南看着自己面前这个仙气萦绕的姑娘,努力的思索这脑海中的记忆:“我记得你,你是个大夫对吧,我听人说你是嫦兮的好友,你...你叫什么来着?”

  “我叫郁书颜,你是?”

  “我叫司南,是牧北的好友。”

  “原是司南城主,幸会。”郁书颜笑言到

  司南也跟着笑了:“幸会、幸会,只是这一大早的,书颜姑娘是要去哪儿啊?”

  “哦,我是想去找靖安城主。”

  “找靖安,他不在啊。”司南一脸正色的说

  郁书颜根本没想到自己要找的竟然会不在,不免吃惊的说:“他不在!”

  “嗯嗯”司南点了点

  “那你知道他去哪儿了吗?”郁书颜询问到

  司南看着郁书颜有些焦急的面容,就告诉她:“靖安他回青桑了,昨天晚上就回去了,连夜走的。”但是司南没有说靖安回青桑是因为他母亲的事

  “回青桑了?还...还是连夜走的?”郁书颜想着昨天靖安明明是看见了自己的,但他却没有和她打招呼,也一句话都没有和她说。本想着今早来找他,却又得知,那人竟然昨日里就连夜离开了,不免有些难过了。

  司南见着自己面前这个瞬间就如焉了的花一样的女孩子,有些担忧的问:“书颜姑娘,你没事吧?”

  郁书颜平复了下心情,藏起那些微的难过:“我没事,既然...靖安城主不在,那我就先回去了,我还要回去整理一下行礼和药材。”说完就原路返回了

  司南看着已经远去的郁书颜,心中越发的疑惑了,这靖安和郁书颜到底是个什么关系。这一大早的郁书颜就跑来找靖安,而这靖安昨日临走之时又特意交代自己,一定要来拦住这郁书颜,不能让她进自己的房间。

  用过早膳后,牧北就领着嫦兮在这祝阳城中四处的逛了逛。了解了城中的民情风俗和祝阳城的邻域面积,两人也一同商定了那些地方作为嫦兮要的那些阁楼、院子和练兵场。

  时间飞逝,这逛着逛着就到了正午,两人也没回宫中,就直接在外面的酒楼用了午膳。用完膳后,嫦兮原本以为今日的行程也就结束了,两人也该会宫了。

  结果牧北却带着她去了魔宫的后山,嫦兮走在芳草幽幽的蜿蜒小路上,看着牧北的背影说:“我们不是应该回宫吗,你现在这是要带我去哪儿?”

  结果牧北回头说了句:“到时候你自然就知道了。”就走了

  见他如此做态,嫦兮也就不再问了,跟在牧北的身后继续向前走。过了一会儿前方出现了一处水沟,水沟的两边的道路呈现的是一高一低的模样。

  嫦兮他们所在的这边正是高的一边,要想过这水沟就的跳过去,这水沟虽然不深,但是春日清汗,这身上沾了水也不好受。

  牧北一下就跳过了水沟,而后回身,向着嫦兮伸出手:“过来,我牵你。”

  嫦兮本来是想去牵牧北的手的,但是看着牧北那一脸有些得意笑,随即就换了想法。牧北只见对面的人化作一缕轻烟就没了身影,而后一只手突然拍在了他的肩上。

  牧北回身一看,就见嫦兮对着他歪头一笑,得意洋洋。牧北见此也笑了:“我怎么给忘了,你可是个神仙。”

  “兴许是你记性不好吧,我既已经过来了,那就走吧。”

  “那你找得到路吗?”牧北在嫦兮身后有些玩味的说到

  听着这话的嫦兮停下了脚步,皮笑肉不笑的对牧北做了一个请的动作:“找不到,您...请带路!”

  牧北走至嫦兮身边,憋着笑说:“早知如此,何必逞强呢,让我牵你过来不也挺好的?”而后哭哦不向前,给嫦兮带路。

  嫦兮跟着牧北,深觉此人幼稚至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