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曲长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宫宴

一曲长风 十年一梦知洲 2072 2020.06.27 08:45

  嫦兮还在原地楞神,而原本已经离开了的牧北见嫦兮没有跟上来,所以又折了回去。

  牧北从门外倾着身子探出头看着门内的嫦兮,“喂,你发什么呆呢?走了!”

  “啊……哦,好的。”嫦兮说着就赶紧跟了上去。

  他们到了谢夫人的房中时,大夫正在为谢夫人看诊,谢相和谢寒枳则都是一脸的愁容。

  “怎么样了,大夫,我夫人她可还好?”大夫刚诊断完,谢相就拉着大夫忙问。

  “回相爷,夫人是因为旧疾复发了,一时心神恍惚才会摔倒的。现下夫人需要好好修养,需得细心调养才行。这些日子不宜再多走动了,以后也得好好将养着,否则……”大夫摇了摇头,虽然他的话没有说完,但是其中之意不言而喻。

  谢寒枳和谢相的目光也都黯淡了下来,谢相望着自己躺在床上还未醒来的妻子,无力的对大夫招了招手。

  “我知道了,先生你先下去抓药吧……”

  大夫下去后,谢相轻轻的走到床边坐下,牵着自己妻子的手,温柔的为她整理着有些乱了的头发。

  谢寒枳也站在床边,看着自己父母,眼中含了泪意。

  见这父子二人的模样,想起谢寒枳说的,他的母亲很早就离世了。牧北和嫦兮两人静静的站在门口,没有去打搅属于这一家三口的时光。

  谢夫人醒过来时,已经是快近黄昏了。她一睁开眼就看见自己的夫君正紧紧的握着她的手,而自己的孩子也不在身边了。

  “夫君,我这是怎么了?还有寒枳呢?”

  “你不小心摔着了,大夫说这冬日里寒气重,你受了寒,需要好好休息一下。寒枳他我让乳母带着呢,今日宫宴我们就不去了吧。”

  谢相在她醒来的那一刻就将自己的悲伤全然收尽,又恢复到常时的样子。

  “这怎么能行呢?”谢夫人一听他说不去宫宴,情绪就变得有些着急,从床上撑起身来,还咳了几声。

  谢相连忙轻拍着她的后背,为她顺气,“你这是做什么?你现在不舒服,快躺下。你摔倒时崴了脚,我们不去宫宴,陛下也不会怪罪的。”

  谢相扶着谢夫人从新躺了下来,躺下后谢夫人也没有放开谢相的手。

  她微喘了几口气说:“我知道陛下待我们向来深厚,也不会因为此事怪我们。但是君王有喜,身为臣子理应贺之。身为好友,朋友生女,我们也应当前去为之庆贺!”

  “可是……”话虽如此,但是谢相还是有些犹豫。

  “好了,就听我的,你赶紧去收拾一下,快些入宫去,别误了时辰。对了,将寒枳也带去给陛下和娘娘瞧瞧,我呢,就在家等着你们父子二人回来。”谢夫人说这话时,语气很是坚硬。

  虽然谢相很担心自己的妻子,但是她一直在劝说自己,他也不想拂了她的意,而且她说的也是在理。

  但他刚起身走了不过几步,还没出得了房门,就有听到了她的咳嗽声。

  谢相有赶紧折身回到了床前,“你怎么样,我去叫大夫再来给你瞧瞧!”

  “不用了,只是咳几下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快去换衣服进宫吧,府里的丫鬟会照顾好我的。”

  但是谢相还是再待了一会儿,见她不再咳后,才离开了房间。牧北见谢寒枳还一直站在床边,看着谢夫人,就走了过去拍了拍他的肩。

  “待会儿你父亲马上就要进宫了,你难道还要一直待在这儿吗?”

  谢寒枳看着自己躺在床上的母亲,想了想说:“左右只是一场为公主庆贺的宫宴而已,我还是更想待在她的身边。”

  “不行!你现在是在回溯你的过往,那么你曾经去过的地方,你最好也跟着去,这样才能更详细的知道你的过去。”之前还在门口站着的嫦兮也走了过来。

  “谢先生,我知道你很担心你的母亲,但是你现在所经历的都是已经发生过了的事了,你没有办法改变过去,往事故人,太过执着于你们都没有好处!”

  嫦兮看了一下面色有些苍白的谢夫人,虽是不忍,但还是将那些话说了出来。

  谢寒枳低着头,想了一会儿后才抬起头说到:“好,我知道了……”

  最后谢寒枳还是嫦兮他们的话和谢相他们一起进宫去了。

  皇宫之中宫灯千百,将这象征着陈国威严的宫城映照的更加的华贵。

  皇帝将举行这次宫宴的地方选在了向来只办国宴的芙蕖殿中,犹可见他对自己的这位嫡女的重视。

  宫宴还尚未开始,来赴宴的朝臣和他们的家眷们都在相互交谈着国事或是深门后院的家事。

  谢相原本也是在和几位官员谈事的,但是在乳母怀里的只余一岁大的小寒枳突然哭闹了起来。

  不知怎么的,这次乳母怎么都没有办法哄好他,谢相只好将他抱了过去,亲自哄着。

  殿上的其他朝臣见到往日在朝堂之中威严的丞相大人,今日竟耐心的哄着一个小娃娃,全然一副慈父的模样,都不由得笑出了声来。

  “没想到谢相除了对夫人之外也会有如此柔情的一面。”

  “是啊,这真是难得一见啊。”

  笑声之中夹杂着人们的话语,而谢相一边继续哄着怀里的小寒枳,一边露出了显得有些无奈的笑来。

  “没想到,你们陈国的官员之间倒是相处的挺和谐的嘛!”

  牧北曾经来过几次凡间,也去过许多的大大小小的国家,他见过那些执政者之间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倒是第一次在凡间见到如此和谐的官僚关系。

  “我们陈国每年都会在全国之内探寻有才华的青年,将他们送入宫学学习。再择品学兼优的人留下,待他们成年后再按照他们所善之道,将他们举荐到各处为官。

  所以这朝中官员他们大多皆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同窗,亦或是师生,他们彼此都知根知底,也没什么仇怨,纵使政见不同也能坐在一起各抒己见。”

  “臣子和睦,君民同心,难怪这以后的陈国会成为诸国中的强者。”嫦兮听到谢寒枳的解释,联想到几十年后的陈国,很是欣赏这个不同于俗众的国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