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曲长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心机

一曲长风 十年一梦知洲 4415 2020.05.31 21:00

  原本还神游在自己思绪里的少年听到嫦兮的话后,才回过神来看着自己面前的女子。眼前的女子墨发长倾,一身黑衣尽显利落,如春水般动人的眼睛里又有着难掩的英气。

  他看着女子手中那把星光粼粼的长剑,语气带了些疑惑:“星耀剑、天族、嫦兮?”

  嫦兮起身收好了自己的剑后,望着还坐在已经侵染了鲜血的草丛上的少年,伸出了自己的手想要拉少年起来:“你想的没错,是我。”

  少年没有理会嫦兮伸出来的手,自己倚着一旁的树干,挣扎着起了身:“看你的样子是为了我而来,你一个天族长帝姬,为什么要救我?”

  对于少年那动作之中的明显的拒绝之意,嫦兮到也并不在意。

  收回了手,看着已经站起来了的少年,可能是因为受了伤的缘故,他站的并不稳,身子还有些摇摇晃晃的。眼角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刚才的的场面吓着了,竟然还擎着一点泪水。

  “我救你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因为我的敌人要杀你,另一个是因为你的父亲为人仁善,我还挺敬重他的。所以我才救你——妖界前皇太子宸商。”

  “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

  “前些日子我碰到了另一支追杀你的小队,抓了一个活口,问出了他们是一支训练有素并且人数较大的队伍,有趣的是他们只为追杀一个人……”

  嫦兮说着又看了一眼宸商:“费了这么大的手笔,只为一个人。说明此人身份不简单,至少对于鬼族来说挺重要的,不过这些都还不足以让我确定你的身份。”

  “那你到底是怎么确定的?”

  “我是凭着你的这双眼睛确定的。”嫦兮看着宸商那双带了一点浅紫色的眼睛说

  宸商闻言立即撇开了头,躲开了嫦兮的目光

  “前任妖皇将渊与其夫人伏枝都非异瞳之人,但伏枝夫人的亲族中曾经是有出过异瞳之人的。所以他们的后代也是有可能出现异瞳的情况的。”

  “这世间异瞳之人虽然少,但也不只我一个。”

  “你说的没错,而且六界中也没有记录说前妖界太子有一双紫瞳。但是鬼族如此费尽心机的想要杀你,而现在鬼族又和妖界交好,那么从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是妖界要杀你。再加上你这双眼睛,这两个条件一合,我只能想到那个原本应该已经死去的妖界太子了。”

  宸商像是自嘲般的笑了笑:“对,你想的没错,我的确就是妖界前太子宸商。”

  “现在鬼族要杀你,妖界也不会放过你,你打算怎么办?”嫦兮踢了踢脚下鬼族的杀手的尸体

  宸商听着嫦兮的话,也看了一眼那具尸体,眼中的悲伤好像又加重了一些:“不知道!”

  “那要不你跟着我,和我一起去魔族?”嫦兮提议到

  “魔族?你不是……?”宸商由于一直逃命,走的都是一些荒芜人烟的地方,自然是不知道嫦兮要和魔族联姻的事

  “哦,那是因为我马上就要嫁给魔族的二皇子了,你若是要跟着我,自然要和我一同去魔族。怎么样,要不要跟着我?”嫦兮解释到

  “让我跟着你,那你又有什么好处?”

  嫦兮垂着眼,像是真的在想宸商口中的好处两字,而后又开口:“有什么好处,暂时我还没想到,但既然鬼族和妖界要杀你,那我就要救你。你想好了吗,到底要不要跟着我?”

  他没有立即回答,只是直直的盯着嫦兮,过了一会儿,宸商才开口到:“好,我跟你一起!”嫦兮说的没错,现在妖鬼两族都要杀他,朝不保夕的,跟着嫦兮他的确会安全许多。

  得到了想要的回答,嫦兮心情明显好了许多。只是她看着宸商的眼睛却皱起了眉:“你这眼睛……”说着就将手伸向了宸商的双眼

  而宸商却被嫦兮这突然的举动给吓着了,他立即后退了一步,避开了嫦兮的手。而他这一后退,嫦兮也明白了他可能是误会了,笑着放下了手:“你放心,我不是要挖你的眼睛,我只是想要给你换一双眼睛。”

  “换一双眼睛?”

  “对,你的这双眼睛始终太过招摇了,难免有一日别人也凭着这双眼睛认出你的身份,所以我要给你换双眼睛。”

  “那你要怎么换?”

  “我自有我的办法。”说着嫦兮就伸手变出一个周身寒气环绕的木盒子:“这里面装的呢,是我几千年前从一场交易里得到的一双眼睛。我现在要把它覆盖在你现在的眼睛上,遮去你的眸色,可能有点疼,你忍着点。”

  宸商点了下头,嫦兮就打开盒子,取出了里面的眼睛。施法将它放进宸商的眼眶中,异物的进入,带来的剧烈的刺痛感一下就让宸商的额头布满了汗水。

  嫦兮望着宸商头上的汗珠:“你再忍忍,马上就好了。”

  “嗯”宸商闷声回到,一会儿之后,嫦兮停下了手上施法的动作,看见宸商那已经由紫色变为黑色的眼睛:“嗯,这下就安全多了。行了,我们赶紧下山吧,这山上也不安全。”

  嫦兮说完就开始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走,而宸商最后看了眼脚下的尸体,紧握了一下拳头又松开,随即就跟上了嫦兮的步伐。

  走了一会儿,嫦兮把一个袋子丢给了身后的宸商:“这是我给你带的药,都是对你身体有好处的,你自己看着点儿吃。”

  宸商拿着袋子,待嫦兮说完后,就打开了锦袋,开始找药。其实宸商刚才眼里的难过和最后看那具尸体时的动作,嫦兮都看在了眼里。

  但她并不想追问个为什么,人生在世,谁还没一点不可诉之于人的事儿了,有时候问的太清楚并无好处。

  等到嫦兮带着宸商回到天族时,距离她离开的那天已经过了四日了。她回到白薇宫刚让郁书颜将宸商带回青黛殿治疗后,就从自己的侍女长口中听到半石湾被人血洗了。

  嫦兮本来想派人去查查这半石湾是怎么一回事的,但还没等她有所动作,她的侍卫长朝辞就匆匆的走进了殿内。嫦兮看着座下的朝辞:“回来了,事情办的怎么样?”

  “回殿下,榆次山的确有鬼族人,他们暗中杀了一些小地仙,伪装成这些小地仙的身份居住在榆次山上。”

  “可有查到他们是什么目的?”

  “回殿下,我们在暗中探查过,发现他们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举动。只是装成那些地仙的模样,在榆次山上生活。他们应该是被鬼族驱逐的一群人,逃到了榆次山,杀了我们的族人,伪装成他们生活在那里。”

  “那人呢,你是怎么处理的?”

  “我们将他们处决掉了,没有使用天族的武器和法术,但是跑了七个人。”

  “跑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嫦兮有些生气的问

  “我们是在晚上动的手,完事后我们在搜寻时,找到了一本名谱,发现有七个人在我们到达之前下山去外面采办物资了。我本来是想亲自带人去追他们的,但是有另一样更重要的东西要交给您,所以我交代了十个百花使去追杀他们,自己带着另外十五个百花使先回来复命了。”

  说完朝辞就从衣襟中拿出一个红木盒呈给了嫦兮,嫦兮打开木盒,盒子里躺着一颗光芒璀璨的珠子,她拿起珠子细细看了一会儿。

  “凤血珠?”

  “没错,殿下,我们在一间密室里发现了它,那群人似乎也很重视它。”

  “魔族的凤血珠出现在了鬼族人的手里,而这鬼族又躲在我天族的领地里?呵,看来这颗珠子才是你真正的目的啊,牧北!”嫦兮玩弄着手中的珠子嘲言到

  嫦兮将珠子收回于盒中,看着朝辞:“我去魔族一趟,至于那七个人,百花使只善近距狙杀,不善远程追捕。你持灵女令去羽族调十个飞羽卫去追铺他们,记着留几个活口!”

  “是!”

  见朝辞出了宫门后后,嫦兮也拿着木盒开始赶往魔族。心柔刚踏进殿门就见自家殿下拿着个盒子就要出门,急忙喊道:“殿下你要去哪儿?你的婚服送来了,仪官说了让你赶紧试婚服,如果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他好叫织女改!”

  但嫦兮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只留给了心柔一个背影:“你先放着,我回来再试!”

  魔族的赤炎宫里,牧北喝完自己杯中最后的的一滴茶,看了眼门外,又拿起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不是说已经回来了吗?算算时间也应该要到了吧?”

  说完又起身去给自己对面的空杯斟茶,等他刚刚斟好茶。就听见一阵敲门声从门外传来,他抬眼望去就见嫦兮站在了宫门处,她的一只手还维持着敲门的姿势。

  牧北此人喜好清幽,他的寝宫外也遍植树木。太阳照耀之下,整个地方显得郁郁葱葱、光影斑驳,而嫦兮就站在离他百十步的殿外。

  春风轻拂着她额间的碎发,一身绯衣艳若三月桃花。而在她的身后,几株白玉兰也开的颜色正好,她在花下冲着他盈盈一笑。

  那一刻,牧北觉得整个春日都在她的脚下盛放,一路蔓延、蔓延到他的身边,直至他的心间。

  “你今日怎么会来?”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放下茶壶说。

  嫦兮笑着径直从门外走到牧北的对面坐下,端起面前的茶一饮而尽:“我为什么会来,你不应该最清楚不过了吗?说着将带来的木盒放在桌上,笑的更加的灿烂

  但牧北并没有去看桌上的那个木盒子,他的目光一直看着嫦兮手里的茶杯。

  想到她那娇艳的红唇方才印在了自己喝过的的茶杯上,突然就觉得自己有点口干舌燥,就不自然的咳了几声:”咳咳……咳!”

  “你咳什么?”嫦兮看着突然咳嗽的牧北

  “哦,没……没什么,就是前两天风大,着了凉。”牧北说着也坐了下来,坐下后他才注意到桌上放着的盒子。他打开盒子,看着里面那颗熟悉的凤血珠。

  他将珠子拿在手中,压下心里的那股躁动,笑着说:“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将它给拿回来了。”

  嫦兮看了看自己手中和他面前放着的茶,心中不由的冷笑了下,但她的面上依然一副温柔的模样:“没想到?您怎么会没想到呢,你这不是连茶都提前摆好了吗?”

  牧北尴尬的笑了一下,嫦兮又接着说到:“刚开始看见纸条时,我还以为你善心大发了呢。现在想想,真觉得当时的自己可笑至极。”

  “话怎么能这么说呢?虽然我骗了你,但这场欺骗里,我们不是各有所得吗?你也不算亏啊。”牧北一边说着,一边又为嫦兮斟茶。

  对于这一点,嫦兮当然是知道的,她刚才也并没有真的生气,不过戏言而已。牧北倒好茶后又问道:“对了,榆次山的事处理的怎么样了?”

  “处理的还行,但是还跑了七个,不过……”

  “没事,那七个我早已经让人帮你杀了!”牧北打断了嫦兮的话说

  “你杀了?什么时候?”

  “就是你的人出发的那天。”

  想着自己刚刚派出的十个飞羽卫,嫦兮握着腰间的匕首,努力的压制着怒火,她现在是真的很想给牧北一刀。

  让自己冷静下来后,嫦兮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既然你都已经安排好了,为什么自己不全权经手,还要从我这里绕一圈呢?”

  “虽然我们马上就要成亲了,但不是还没有嘛。这擅自到你家地盘杀人,影响多不好。就连那七个人,我都是把他们引到天族之外才让人动的手。”牧北真诚的说

  像牧北这种人,又怎么会怕什么影响不好呢。

  嫦兮听着他一本正经当着自己的面说谎,抽出匕首扎在了桌子上:“二殿下,我想了想,既然我们都快结为夫妻了,还是相互坦诚一点的好。以后但凡有什么涉及到我们双方的事,您要是有什么想法或者是后招,提前说一句可好?毕竟我不想有一天用它扎在你的身上!”

  牧北看着嫦兮握着的匕首,点了点头:“好……好的。”

  嫦兮收了匕首,突然有想到自己刚回宫时,听到的半石湾之事,她试探着问:“我问你,那半石湾之事……”

  结果还不等她说完,牧北就又打断了她的话:“没错,是我干的。”

  嫦兮本来根本就没想到这件事也是牧北所为,听他这么一说,也一时哑言,而后才开口:“你这次倒承认的挺……干脆的啊。”

  “是你说的要坦诚嘛。”

  “那既然我东西已经交给你了,事也谈完了,我就回天宫了。”说着就起身往门外走去

  等嫦兮才刚走出几步,牧北就喊住了她:“这都快到中午了,你要不要留下来用个膳?我下厨!”

  嫦兮就侧着头说了一句:“我不要!”就走了

  结果嫦兮走到门口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得转身看着牧北:“对了,记着试婚服,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就告诉仪官,我不希望三天后的婚礼出什么问题!”

  “好的!”牧北立即回到

  得到答复后的嫦兮就离开了牧北的赤炎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