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一曲长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游玩(二)

一曲长风 十年一梦知洲 2473 2020.06.08 16:30

  嫦兮又跟着牧北走了约莫两刻多钟的山路后,终于到了牧北所说的地方。嫦兮原本想着这牧北既是带着她往这山上走,那么他们要去的地方应该是个林子又或者是个别院什么的。

  结果没想到跟着牧北翻过这后山之后,入眼而来的却是一片花草葱郁的平原。这原上的花草虽然不是些什么珍贵的灵花异草,但也别是一番不可多得的美景。

  更难得是这平原上竟有一棵梧桐树,瞧那要五六个人才能抱住的树干,想来这棵梧桐也已是活了几千年了。它的枝干蔓延广远、叶叶青葱甚是难得。

  牧北领着嫦兮行过那一片繁盛的花海,走到了梧桐树下。看着嫦兮一直在盯着那梧桐树看,随手采了一朵花送给了嫦兮:“怎么样,好看吧,没有让你这一路的辛苦白费吧。”

  “嗯,的确没有白费。没想到这祝阳城内还有如此好的地方。”嫦兮又低头摸了摸手里花说:“对了,这里看起来不像是常有人来的地方,应该是你的私人领地吧,你是怎么发现这里的?”

  牧北摘了片梧桐叶,笑倚着树干玩弄着手里的叶子说:“年幼时贪玩,喜欢四处跑,有一次跑到了后山就发现了这个地方,后来这里也就成了我的私地,别人也不会擅来。”

  忽然风来,吹的那满树的梧桐叶沙沙作响,也吹起了牧北手中那一片。嫦兮看着那片叶子从牧北手中盈身而起,飞向远处,笑着说:“起风了。”

  牧北望着嫦兮的身后,立即起身,双手扶着嫦兮的肩膀,将她的身子给转了过去,还在她的耳畔轻声说到:“你看!”

  牧北那湿热的气息就纠缠在嫦兮的耳侧,但她并没有去在意。因为她看见他们刚才走过的花海中,那些原本快要离开枝头落入尘土的花瓣,因为这场突然到来的风都飞向了天空。

  不同形状的、不同颜色的、各种各样的都在风中欢舞着,现在这平原之上有了两个花海,一个在地上,一个在天上。

  牧北站在嫦兮的背后,握住了她那空着的手的手腕,缓缓的将它举过嫦兮的头顶,贴着她的耳朵说:“这是风来时的痕迹。”

  那些风中飞舞花瓣轻轻的嫦兮的指缝间溜过,柔柔从她的掌边滑过。

  牧北又用另一只手挡住了嫦兮的双眼:“你听,这是风来时的声音。”

  嫦兮在牧北的手下闭上了眼睛去聆听牧北所说的声音,只听那梧桐树上叶与叶之间的沙沙声变得更加的清晰,还有那花枝与花枝的缠绕声、蝴蝶振动翅膀的声音、花瓣迎着风飞起时划破空气的声音。

  那每一种声音都是如此的动听、撩拨人心,风还未停,时光正好,他与她皆在笑。

  一直等到风停花落,两人才开始返程归家。回到魔宫后嫦兮先去见了朝辞和心柔,交代了朝辞关于军队的安置和练兵场的一些安排。

  又交代了心柔对于嫁妆的放置,并让她细心的照顾好还未痊愈的宸商和监测好私卫跟踪影卫的事。

  等她交代完后,才从心柔那里听说今日郁书颜的心情似乎不好的事。原本打算回寝宫的嫦兮听她这么一说,当即改了方向就去了郁书颜的居处。

  嫦兮到了郁书颜的居处后发现她的院中竟摆了茉莉,嫦兮不免有些疑惑,自己和她一起长大,这么多年来也没听说过她喜欢茉莉啊。

  进了房内就见郁书颜正坐在桌案前,两眼无神,有一搭没一搭的研磨着药材。

  嫦兮走到郁书颜面前,看着她那放空的目光,敲着桌面大声说到:“回神了,你在想什么呢!”

  经嫦兮这么一吼,郁书颜立刻就清醒了,看着嫦兮:“啊...哦,嫦兮,是你...你来了啊”

  嫦兮坐在郁书颜对面,看着那几乎洒了一半的药粉:“你刚刚到底在想什么,磨个药磨成这样儿?”

  “没...没什么啊。”郁书颜说着,还一边收拾那洒在了桌上的药粉

  “真的没事吗,可我怎么听心柔说某人今天心情可不好了呢,从早上开始回房后就一天都没出门了,连饭也没吃。”

  “心柔那家伙,怎么什么都跟你说!”郁书颜没好气道

  嫦兮被郁书颜有些气恼的模样给逗笑了:“她是我的人,自然什么都和我说啊,好了,说说吧,到底出了什么事不开心?”

  郁书颜叹了口气说:“是因为靖安。”

  “靖安?”这让嫦兮更加疑惑了

  “昨天你和牧北的婚宴上,我从他的身边来来回回的走了三次,我很确信他一定是看到了我的。结果直到宴会结束都没和我说过一句话,我以为他是因为当时人多,害羞,所以才不和我说话,结果......”

  “结果什么?”

  “结果我今天一早去找他时,碰上了他的朋友,也是牧北的朋友。那个叫什么...叫司南的人告诉我靖安已经不在祝阳城了,他已经回青桑城了,你说他是不是在躲我?”郁书颜气愤的说

  “应该不会吧,人家回青桑城说不定是有什么事要做呢?”嫦兮劝慰到

  “那有什么事那么急,就连和我说句话的时间都没有吗?我们好歹也那么多年没有见了,你知道吗,司南和我说,他居然...居然还是连夜走的!”

  听到这儿,嫦兮察觉到了郁书颜口中的话有些不对劲儿了,按住郁书颜那因为心情而也略有些躁动的手说:“那个,你和靖安是有多少年没见过了?”

  “嗯...好像是从小时候分别以后就没见过了吧,这些年他行踪不定的,我也在萱草居学医,你也知道我师傅那脾气,他不许我随意出门的。”

  “那昨天晚上,你是怎么认出他的?”

  “哦,那是前几天,我偷偷到魔界来看过他。”

  嫦兮被郁书颜给气笑了:“那不就是了,你是因为偷偷来看过人家,才认得出他的。那要是人家没有来看过你,你们这么多年不见,他认不出你也很正常啊,他不和你说话也正常啊!”

  “你的意思是说,他可能没有认出我?”

  “嗯”

  “那我这一天到底在不高兴些什么?”郁书颜难以置信的说

  嫦兮耸了耸肩:“谁知道呢?”

  想到可能是这个原因后,郁书颜的心情一下就好的多了,嫦兮看见高兴了的郁书颜说:“你记得给宸商多配点药,他的伤还没好完。”

  “行行行,我知道了!”郁书颜见嫦兮关心宸商,又说到:“你怎么那么关心他?那家伙身上新伤加旧伤的,得还要一阵子才能好全去了。”

  “我救他是因为他的父亲是个不错的人,而且既然说了要帮他,关心他又有什么不对吗,反正你务必医好他就是了。”

  郁书颜没好气到:“这还用你说,我可是个大夫,医者父母心!”

  “嗯,那就好。”嫦兮又看了下郁书颜院子里的茉莉花说:“对了,你院中怎么摆了这么多的茉莉,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茉莉花了?”

  郁书颜也顺着嫦兮的目光往外看了眼后说:“哦,那个啊,那个不是我让人摆的,我昨天来时,它们就已经在这里了,应该是一直放在这里吧。”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是你让人放的呢。”

  “管它的呢,其实现在看看,觉得茉莉也挺合我心意的。”郁书颜看着院里的那些还尚未开放的茉莉说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